back
美术院校的水印木刻
陈琦 .w.p.w . 2021/11/20

编者按:

20世纪80年代初,专业院校的版画教学也正经历艰难的改革,20世纪50年代以来对中国美术教育产生深刻影响的苏联美术教育模式,在西方艺术思潮的狂飙冲击之下逐渐失去主导地位。频繁的国际交流使专业美术院校的版画教学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教育理念,建构新的教学体系,探索新的教学方法,使以往沉闷的教学焕发出青春的活力......

封面作品:《建新居》,彩色木刻,53cm×39cm,苏新平,1986年

 

20世纪80年代初,专业院校的版画教学也正经历艰难的改革,20世纪50年代以来对中国美术教育产生深刻影响的苏联美术教育模式,在西方艺术思潮的狂飙冲击之下逐渐失去主导地位。频繁的国际交流使专业美术院校的版画教学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教育理念,建构新的教学体系,探索新的教学方法,使以往沉闷的教学焕发出青春的活力。

 

20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黄永玉先生在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教授水印木刻课程,李桦和古元先生均有水印木刻作品创作。之后,黄永玉先生离开美院,由梁栋先生和张佩义先生主持水印版画课程教学。20世纪80年代初,随着国家改革开放,中日版画交流密切。已经留在美院任教的史济鸿先生依据自己曾经在北大荒做知青的生活经历创作出一批以木纹肌理板拼贴的水印木刻作品《北疆日记》,在当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从1987年到1991年,徐冰用传统雕版工艺刻制了4000多个自己创造出来的汉字,完成《析世鉴》,成为一时的文化现象。20世纪90年代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设立传统木版画工作室至今,为学生提供传统水印木刻技术教学与创作指导。版画系许多教师多有水印木刻作品创作,如宋源文的《白山黑水》、广军的《青衣》、张佩义的《京华春绿》、谭权书的《豫剧演员马金凤》等。

 


宋源文,《白山黑水》,水印木刻,41cm×58cm,1981年

 


广军,《青衣》,水印木刻,96cm×84cm,2006年

 


高荣生《钟楼》,水印木刻,42×58.5cm,1988

 


张佩义,《京华春绿》, 水印木刻,56cm×74cm,1992年

 

浙江美院版画系从成立之初,就确立了继承新兴木刻的使命精神和战斗传统,重视研究和吸收民族民间丰富的艺术遗产的办学理念,张漾兮、张怀江、赵延年、赵宗藻等先生以自己的艺术创作,或感人的叙事风格,或强烈的黑白力量,或放拓的写意方刀,或纤秾的诗化倾向,形成了美院版画系的创作代表,确立了版画系基本学术品格和发展方向。版画系在教学上有两个立足点,一是建立在中国新兴木刻运动“直面人生,追求真理”旗帜下所秉持的现实主义精神的创作方向,二是学习古代优秀文化传统,弘扬民族精神的本土文化立场。在水印木刻教学上,一直延续最初由荣宝斋引入的传统水印技术,并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渐渐进入现代版画课堂教学,力图实现传统木版水印的现代转化,使水印木刻成为一种具有创造潜力的当代艺术手段。

 

进入20世纪80年代,美术学院老一辈教师们的创作进入了一个艺术形式语言创新的新天地,赵宗藻和李以泰先生都致力于木质肌理的视觉象征研究。在赵宗藻先生《黄山组画》作品中,木质纹理被运用得出神入化,有时是山,有时是云,有时是雾,清雅的色彩在洁白湿润的宣纸上沿着木板纹理纤维慢慢洇化开来,又无声地沁入人的心脾。

 

俞启慧先生则把艺术探索的触角伸向中国传统拓印领域,创造出水印与色彩拓印木刻融为一体的全新样式。他1992年创作的《瑰宝》系列拓印版画,选材以中国古代的文物瑰宝为主,通过跨时空架构手法将中国传统造像艺术进行了现代视觉呈现。“从洛阳龙门到西安,尤其是到了碑林博物馆,立即被眼前众多的盛唐雕塑和秦汉碑刻征服了。”现有的技术无法表现那种厚重的历史质感,于是他希望独创一种技术来表现这样的感觉,经过反复试验,用水印和拓印相结合的技法,终于实验出一种既能表现画面的整体效果,又能体现古物的肌理和沧桑感的彩色拓印技术。从画面里透出古旧的神秘,仿佛千年古迹穿越复活。

 


俞启慧,《瑰宝》,水 印版画,40cm×55cm,1992年

 

此外,韩黎坤、朱维明、甘正伦、张远帆、辜居一等教师均创作出大量优秀的水印木刻作品,同时也培养出蔡枫、方利民、王超、张晓峰等一代青年水印木刻名家。

 

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南京艺术学院为代表的学院派水印版画在江苏版画界开始崭露头角,涌现出一批新人和新的水印木刻艺术样式和技术。1985年南艺恢复版画专业招生以来,便设立了水印版画课程,聘请吴俊发、张新予先生来进行水印木刻教学。版画专业成立伊始,张树云先生就确立了以木版画为主,三版(铜版、石版、丝网)为辅的教学思路,他与后来调入版画系的张仲则先生分别负责木版画和三版的教学。在水印木刻教学上,因材施教,注重学生个人创造力的发挥,创立了以传统江苏水印版画为基础,现代绘画视觉语义为主要表现风格的新形式,培养了张放、万子亮、陈琦等水印木刻艺术家。他们的作品具有现代绘画意识,表现题材突破了原来的江南水乡风情或单纯的风景,这些艺术家面对快速发展的社会开始关注自己的个人内心体验与精神表达,不仅在绘画构成上具有强烈的现代语境,而且在水印木刻表现语言上也突破了江苏地域性水印木刻艺术风格,如张仲则的《影子从墙上跌下来》,周一清的《夏荫》,杨春华的《春华秋实》,陈琦的《琴》《二十四节气》系列作品等。

 

本文系 w.p.w 内容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相关信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