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青年艺术家访谈 | 刘启红——旧游无处不堪寻,无寻处,惟有少年心
.广东省现代水印版画研究院 . 2021/2/21

编者按:


青年艺术家访谈


水印版画作为中国独有的版画艺术形式,它的传承和发展需要青年版画艺术家的积极参与和不懈努力,因此我院将推出系列青年版画家的艺术访谈栏目。这些青年艺术家在水印版画领域里有着各自的艺术特色和成就,栏目以访谈加作品展示等多角度呈现出当代青年版画艺术家对于现代水印版画创作的思考和感悟。

 

作品欣赏

 

作 品

《生生不息系列之二》 水印木刻
60×90cm  2017年

 

 


《生生不息系列之三》 水印木刻
60×90cm  2017年

 

 


《生生不息系列之四》 水印木刻
90×90cm  2017年

 

 


《生生不息系列之五》 水印木刻
92×92cm  2017年

 

 

 

《生生不息系列之六》 水印木刻
92×92cm  2017年

 

 

 

《有纸飞机的回忆系列》 水印木刻
60×90cm×3  2017年

 

 

 

《让那一刻停留》 水印木刻
92×92cm  2014年

 

 

 

《和谐》 水印木刻
100×150cm  2014年

 

 


《依稀若梦》 水印木刻
92×92cm  2013年

 

 

 

《梦语》 水印木刻
80×150cm  2012年

 



创作随想

我的童年和少年时期都是在粤北的一个农村度过的,那时候没有什么娱乐设施也没有什么玩具可玩。上小学时老师布置的作业是很少的,课间休息的十分钟就能把上节课布置的作业做完,寒暑假作业会在放假的第一天几个小伙伴凑在一起一天把它们做完。如此,所有剩下的时间,除开吃、喝、拉、睡就是疯玩。没有游乐场、没有玩具无所谓,我们可以和泥巴,游泳,折纸飞机,放风筝,踢足球,打篮球,打乒乓球,抓迷藏,抓蜻蜓,抓泥鳅、抓黄鳝、抓蝌蚪……。这一切似乎又是特别的有意思,这种快乐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了小学毕业,二十多年过去了,现在每每回忆:初中时候的努力、高中时候的拼搏,大学时候的刻苦,硕士时候的钻研,工作后的自律都已经慢慢变得模糊了,而小时候的这些经历却越发的清晰,依然历历在目,大有一种“旧游无处不堪寻。无寻处,惟有少年心”的情景。
我的版画创作一直在遵循内心的声音,倾听记忆深处的呼唤。而这种最为真实的感受,那就是去表现那心中的喜悦,去表现那儿时的美好。因此,在我创作的某一个时间段,纸飞机元素成为我创作的主体,那其实也就是我对逝去后美好回忆的一种表达。再后来,我觉得纸飞机已经不能满足我的情感表达,于是,我把这些美好的东西再慢慢的去回忆和体悟,我发现另一种具有象征意义又具有鲜活生命的小蝌蚪,它们成为了我当下最适合创作的主体。

 

 


创作手稿

 

《生生不息系列》 创作草图

 

 

《生生不息系列》 创作草图

 

 


创作过程与体悟

美好回忆里的生命,是自由的,无忧无虑的,但是时间毕竟不能够回到从前。从创作设想到创作过程中就会有一些所谓的已有经验和审美意识在左右着自己。例如作品《生生不息系列之三》,画面主要是墨色为主,加入少面积的黄色和红色作为点缀,看起来沉稳而又不失活泼。墨色上的运用注意到了深浅浓淡的处理。看似机械的一排排蝌蚪也注重疏密的布局和摆放位置的不规则,在有序中寻求无序。深浅不一,长短有距的线条看似无意识而为之,其实它们的存在不仅使画面层次丰富起来,也观者看到了一种动势,使整体画面产生了动的韵律。《生生不息系列之四》的作品在努力营造一种特殊的光,这是雨中产生的一种神秘光。在偏篮绿色的雨中,平稳的水面上,一群小蝌蚪像是在迎接雨水的洗礼,它们是大自然中平凡的一个个小生命,在贪婪的吸吮这大自然的馈赠,使画面看起来充满了生机勃勃。画面下方的水泥池子,还有画面后面的红墙则预示着工业发展带来的环境制约。它们生存的环境不再是小溪、稻田、池塘,而是变成了人造的各类物体,它们被活生生的围困了起来,小蝌蚪就如芸芸众生一样,反观作为人的我们,是否有一天也会这样呢?作品《生生不息系列之五》的画面通过形态不一,色彩各异的元素努力在营造一个五彩缤纷的小世界,这个世界里,充满了美好的意愿,小蝌蚪能够在里面自由的穿梭,自由的游玩,无拘无束……这又何尝不是我们每一个人所向往的生活呢?作品《生生不息系列之六》的画面中间有密密的草丛,远处的山坡,平静的水面,中间的一小排小蝌蚪在顽皮的嬉戏,画面全部运用纯墨色,通过深浅变化,使人感受到既平静又热闹的场景,这是内心深处某一个片段的再现。


作者访谈

问:你为什么会选择用水印版画的方式呈现你的作品?
刘:我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水印木刻版画,小的时候开始学习国画,后来上了大学开始接触了水印木刻版画,对于墨色、对于宣纸我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总觉得国画和版画之间总是有着某种契合。后来到南京艺术学院版画系攻读硕士学位,有幸得到张放、周一清、杨春华诸位名师的耳提面命,加上江苏这个得天独厚的艺术环境,对水印木刻版画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问:你的创作思路如何形成的?
刘:题材的选择从创作者本体出发而言,更多的是生活体验作用于内心思考的直接体现。因此经过内心的筛选和再创作依然会留下个人经历的影子,或者带上个人当下的某种心境,这是创作题材选择的重要来源。当然题材选择后最终画面的呈现应该还会烙下个人文化的涵养和知识的修为。这种体现其实就是创作题材外在客观物体转化为内心主观的自我创造。个人的审美,个人的文化品格,个人的艺术修养……等几者的综合作用下,产生了艺术作品。正因为如此,题材的选择与文化意蕴的体现是融为一体的,选择怎样的题材同时就会呈现怎样的文化意蕴,而这种文化意蕴的形成也会为个人选择题材产生极大的影响,具有指导性的作用,这两者看似互不相连,其实是紧密相关的。

问:你怎么看待技术在水印木刻中的作用?
刘:水印木刻版画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代表之一,她温润、清新、内敛。与中国人传统的优秀品质谦虚、低调、质朴紧密相随。就现代创作性的水印木刻版画而言,其技术手段在整幅作品的完成过程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因此技术支撑就显得尤为重要。作品呈现效果不一样,就需要运用不一样的技术手段,干、湿、浓、淡,水味、刀味、木味、印味均各有特色,其中的把控需要作者心中有数,游刃有余,《生生不息系列作品》正是此中探索所得。然而技术手段毕竟还只是技术,画面所体现出来的清新、朦胧、缥缈、氤氲等艺术特质却是在印制前应该了熟于心,只有先决定了这种艺术特质在前,才有技术手段选择在后,这先后的顺序,一般是颠倒不得的。当然达到技与艺的高度融合,便是从心所欲,技亦是艺、艺即是技,应另当别论。石涛说过:“至人无法,非无法也,无法而发,乃为至法”当是此中状态。
 
问:对现代水印版画创作和发展你有什么自己的思考?
刘:我确实也常思考这个问题,当然这种思考可能很不全面或者有失偏颇的,简要说有那么3点思考。1.现代水印版画创作我认为应该是“百花齐放”的景象,因为创作从某个层面看来是非常个体性的,因此每个个体创作出来的作品都有独特性和唯一性。所以寻找和提炼作品中的可识别度或者叫可辨别度非常重要。2.现代水木刻印版画创作应该注重技术纯化和作品文化品格的提升。3.现代水印木刻版画有非常多优秀的前辈名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又有很多有实力的中青年版画家正在从事这方面的创作,加上现在许多艺术院校也特别重视,培养后备力量,如果大家都能静下心来好好的搞创作,我觉得现代水印木刻版画发展未来可期。


 

 

作者简介

 


刘 启红


1982年4月生于广东英德。

先后于湛江师范学院美术系、南京艺术学院版画系获得学士、硕士学位。

现任教于广东岭南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副教授。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协藏书票研究会会员,广东省美协会员,湛江市美协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委员,湛江青年书画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湛江青年版画研究会副主任。作品60余件参加省级、国家级各类展览,被中国志愿服务基金会、重庆美术馆、西南大学、湛江博物馆、汕头博物馆、深圳观澜美术馆、湛江市美术家协会、东莞莞城美术馆、岭南美术馆等机构和个人收藏,发表于《文艺争鸣》《美术观察》等刊物。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文系 广东省现代水印版画研究院 内容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相关信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