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青年艺术家访谈 | 程国亮——“想简简单单地去画自己想画的,那些我熟悉、喜欢的对象,并享受水印创作的整个过程”
程国亮 .广东省现代水印版画研究院 . 2021/3/14

编者按:

青年艺术家访谈

 

水印版画作为中国独有的版画艺术形式,它的传承和发展需要青年版画艺术家的积极参与和不懈努力,因此我院将推出系列青年版画家的艺术访谈栏目。这些青年艺术家在水印版画领域里有着各自的艺术特色和成就,栏目以访谈加作品展示等多角度呈现出当代青年版画艺术家对于现代水印版画创作的思考和感悟。

 

 


作品欣赏

 

作 品



《风物志系列——墨斗》 水印木刻
98×98cm  2020年

 

 

《风物志系列——刨子》 水印木刻
98×98cm  2020年

 

 

 


《风物志系列——斗笠》 水印木刻
98×98cm  2019年

 

 

《风物志系列——杆秤》 水印木刻
120×98cm  2019年

 

 

 

《风物志系列——烟筒》 水印木刻
98×98cm  2019年

 

 

 

 

《风物志系列——毛笔》 水印木刻
48×98cm  2019年

 

 


创作随想


关于我的水印版画《风物志系列》

从1995年大学三年级接触和开始学习版画,至今已26年。我们当时属于美术教育专业,大一、大二期间各种美术门类、技能都要学习,但为了让大家有一门比较突出点的专业技能,到了大三系里就提供国画、油画和版画三个专业方向让我们选,而当时之所以选择版画,绝没有像班上大多数同学那样,有明确的目标与考虑,如要做※画家,某个画种发展前途更好、社会更需要,或者确实是喜欢某个画种。我选择版画的原因简直有点可笑,那就是经过打听发现学习版画是最便宜省钱的,这有利于当时家庭经济情况非常拮据的我完成学业,当然,还有自认为在农村长大的我,从小就喜欢动刀子斧头等工具制作各种玩具,动手能力会比那些城里长大的同学们强一点。哪知就是当时这么简单幼稚的想法与选择,竟然让版画成为我一生从事的专业。而本来是有机会离开版画的,2004年考研时选择了考国画,且专业考试非常优异,但入学后选专业时几经思考还是觉得版画更适合自己,最终还是选择了版画,这或许就是我和版画的缘分吧!
尽管与版画结缘时间这么长,但细数起来实际用于做版画的时间并不是很多,其中有客观的原因,如大学毕业后到考研的八年间,在省内一个企业的子弟学校工作,学校没有任何版画器材,平时课程也多,周末和寒暑假要挣钱养家,故完全放弃了版画;研究生期间倒是静下心认真做了挺多作品,但基本都属于版画技法探索性的学习,留校后有将近10年里因学院只有我一个教版画的老师,课程特别的多,加上在省会城市安家生活,必须要去挣钱,但靠做版画是不可能的,所以大量的时间花在了别的方面,故实际上并没有做出多少作品,更别说什么像样的大作精品。当然,上述原因貌似冠皇堂勉,实际还是在为自己的懒散和不务正业开脱,版画界中有太多情况和我类似但出了很多好作品的版画家。
不过情况在2018年出现了转机,这年我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到中央美术学院访学的机会,并有幸拜在陈琦老师门下——这更是之前连想都未曾敢想的!对于水印,出于好奇和教学需要,我也曾按照国内一些著名水印版画家出的教材,尝试着做了几张,但或许是悟性太差,始终难得要领。所有对于去央美访学,我对自己的要求是明确和“很高”的,那就是一定要把陈琦老师的水印技法学到手!选择报陈琦老师的访问学者之前,对他本人我并没有去了解过,甚至连是男是女老师都不知道,但好像是大学时第一次见到过他的作品后,“陈琦”这个名字和有他独特图式风格的作品就永久的记住了,当然,在我真正了解他的作品之前的很长时间内,最吸引我和让我着迷的是他作品中展示出的近乎完美、不可思议的水印技法。而在他工作室一学年的学习中,不但如愿地掌握了水印版画技法,创作理念也在和他的交流中得到了提升,《风物志系列》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做《风物志系列》作品是从做《老布鞋》开始的,其实一开始并没有想太多,只是当做水印的技法训练来做,因为老布鞋的颜色正好是黑白灰,很适合用水印的单色水墨来表现,而且造型和结构简单大方,便于分版。但当作品做出了后,我还是很欣喜的,欣喜的不仅是通过该作品对水印技法达到了较好的掌握,更主要的是作品中散发出的东方造物独特的美感。当然,当时这还只是一种淡淡的感觉,并没有形成强烈的意识。接下来又做了张《毛笔》,因我平时喜欢用毛笔这种传统的方式来写书信或者笔记,也有带了一支到北京来,以夜晚闲暇时写用。毛笔我特别喜欢这种没加装潢修饰、就是用原竹做成的。而毛笔的发明对中国文化发展的意义毋用我说,它可以说是中国文化的标志性物品之一。还有就是从它的造型上可以感受到东方器物自然简洁、素雅实用的风格。在《毛笔》这件作品中,我力图表现出毛笔的这种精神气质及文化内涵。随着这两件作品的完成,一种比较清晰的创作思路便基本在我脑中形成。而当《烟筒》创作出来后,以有东方造物智慧和独特审美的普通生活物件为表现对象,用我们中国独有的水印版画来呈现出它们在材质、造型和意蕴等全方位的美感,以及展现这些传统物件背后的生活习俗、情感承载、文化渊源等,很快被我确定为接下来较长时间创作、探索的方向。
在做完《毛笔》的同时,我便寻思要再做一张和我的生活有密切关系或者熟悉的器物,于是便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烟筒,烟筒是我们老家的叫法,普通话中应该称之为旱烟枪,但我不愿改掉我一直以来的叫法,包括在最后为作品取名时,仍然坚持用“烟筒”这个名称。之所以会一下子想到这玩意,是因为我爸他老人家几十年来都用它抽烟,但因小时候对这玩意发出的味道难以接受,所以从没仔细去观察它。但前几年有次顺道去贵州山区的一个毕业生家中玩,当我看到他外公手中那根因长年(至少十多年)使用而包浆成像深红色琥珀的竹制烟筒,使我惊叹的同时其形象也深深地烙在脑海里。于是便让他微信专门发来老人家的烟筒照片,又从网上查询相关资料,发现早先的工匠们对烟筒的设计制作可谓煞费心机,从中可以感受到我们东方造物道法自然、装饰繁简搭配有度的审美取向。于是通过对一造型本来就比较别致的烟筒在比例、弧度、粗细、长短及两头的装饰反复进行了调整,使看上去的视觉效果基本满意;另在投影方面也下了功夫,进行了多种样式的效果设计比较,如水平贴着烟筒头部的、和烟筒成三角形的,但最后还是觉得处于下方一定距离的更好,这样可以使构图更饱满,也更有空间感。当作品通过三、四张的打样最后印出了满意的效果后,我很兴奋,尤其是当这件作品得到了当时来北京举办展览的日本版画名家小林敬生先生的认可后,我更加坚定了《风物志系列》的创作方向,并从历史、哲学、美学、民俗等方面加深了学习,以希望使自己的作品更有深度。
中国传统审美中强调“大美无言”、“大道至简”以及“道法自然”,禅宗思想中的“虚静”和“空灵”境界自产生的一千多年来一直影响着东方的文化和艺术,甚至是我们的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太多东西是这种美学影响下的产物,像石磨、犁、毛笔……,当然,这或许是思想受此影响太深,以至于习惯用带着上述观念的眼光来观照万物。美的东西不一定是那些材质名贵和造型别致的,美的画面也不一定需要依靠绚丽的色彩和复杂的画面构成来体现,朴素、简洁、自然同样是大美,尤其是对于我们当下这些时时刻刻在被动接受生活中绚丽色彩和繁乱无序、吵杂社会景象的现代人,这种简朴的画面往往更能打动人,甚至如某些带有治疗效果的音乐那样,也可以产生视觉治疗效果!试想当一个在人车川流不息的街道上疲惫奔波、身累心烦时,突然在某处看到陈琦老师的《古琴》或者《水》系列作品,我想只要是他是受过艺术教育的文化人,此时他应该会顿时沉静下来、会忘记烦躁的,如果此时有协调相应的音乐效果会更好——我突然明白了陈琦老师的作品展览喜欢现场请人操琴的原因了!
《杆秤》、《斗笠》、《刨子》与《墨斗》等《风物志系列》正是这种理念下创作出来的。这些一开始完全以实用为目的器物的发明,本身就是我们先人智慧的体现,像墨斗至少在春秋时期就已经发明,它是两点确定一条直线几何原理的实际运用;杆秤作为生活中最重要的度、量、衡工具中的一种,也是了不起的发明,其中还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而这些器物在长期的使用过程中,一点点的被改造成今天所看到的样子,这期间实际是实用和民族审美心理的双重作用,也就是说它们的样子——从材质、造型、色彩等各方面,不仅是为了实用,同时也是我们民族的审美造就的,从它们身上很容易发现与西方造物之间的区别,这种区别最主要源自彼此之间的审美取向的不同。我系列作品想表现的正是这些器物上体现出来的我们中华民族的造物智慧与审美,而我认为独具中国美学意象的水印版画是最合适的表现手法,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实现两者之间的完美结合。
当然,我的作品想表现的还有我个人的情感,像老布鞋我妈妈从小就做给我穿,我仍然清晰地记得小时候晚上坐在妈妈身旁,看着她在油灯下一针一线的做,盼望着她早点做好能穿上新的去上学、好在同学面前炫耀!看到烟筒,我就会立马想到我的父亲,我甚至都想好了他百年离世时我让他带着他的烟筒走!再如斗笠,小时候我们村总共就没有几把伞,大家下雨用的几乎都是斗笠,我爸怕我上学下雨时被淋着,特意自己帮我编了个和一般的伞差不多大的斗笠!前面有提到我当初选择版画是自认为自己动手能力强,就与很多工具有关——好像小时候就对各种工具特别感兴趣,记得小时候家里请木匠或者蔑匠师傅做活,等傍晚他们走了,我便开始动用起他们的刨子、锯子或者凿子等工具来。我作品中关于情感这点,未必每位观者能体会得出,但我想和我有过类似经历的人应该能感受得到的。
我清醒地知道自己绘画天赋平平,也难以理解绘画史上的各种“主义”或者流派,更参不透绘画的最高目的与怎样的画风才算得上现代的风格,我只想简简单单地去画自己想画的,那些我熟悉、喜欢的对象,并享受水印创作的整个过程;我也更不敢去想在美术史上留下姓名,我甚至知道自己所做的别人早已做到了极致,如陈琦老师的《明式》系列,但真的如我跟他聊天中所坦白的那样:我没想过对他或者别的版画家作品的超越,并戏谑说他的作品就如古琴中的风花雪夜,而我的则是下里巴人,下里巴人也应该要有人去表现吧,我很善于自我安慰,也确实是这么想的,也会继续这样做下去的,至少现在这个阶段!

 

 


创作手稿

 

风物志系列草图

 

 

 

风物志系列草图

 


作者访谈

问:你的创作思路如何形成的?
程: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涉及的方面也很多。我想每个艺术家创作思路的形成,可能主要和他生活、成长的环境、所受的教育以及自身的性格等都有非常密切的关系。从我本人的创作思路来说,正是我的生活环境和所受的教育慢慢“造就”了如此的我——对传统的生活器物很感兴趣,喜欢去观察和发现这些器物本身的美感和它们身上散发出的东方美学气息、造物的智慧,以及这些器物身上蕴含的“温度”与情感。当然呢,我创作思路的形成也应该和大多数艺术家一样,经历了一个由一开始没有特别目的到有一点点感觉,再慢慢上升到比较深刻系统的认识及思路形成的过程,这点在我写的《创作随感》中有比较详细的介绍,有兴趣的读者不妨去阅读下。

 


艺术家工作照

 

问:在你的作品中,经常会选择将中国传统器物用比较写实的方法表现出来,请问为什么?
程:我作品中表现的作品,都是原来生活中常见和实用的,它们都有着很长的历史,这意味着它们的造型——包括大小、长短、粗细比例及重量、材质、色彩等各个方面都是经过很长时间的改造一点点沉淀下来,成为今天我们看到的模样的,所以我觉得这种模样既是最符合实用的,也是符合使用它的这个民族审美的,所以只有写实的方法适合对它们的表现,这也是对造物者的最大尊重。当然,最重要的是我希望用写实的手法表现出它们的特点、性格,它们的美感,它们蕴含的“温度”与情感,以及这种造物民族的智慧与审美。

问:对现代水印版画创作你有什么自己的思考?
程:我真正接触和进入水印版画的时间很短,对现代的水印版画创作更多的是在进行学习,但对自己在版画创作的思考多一点。对于水印版画创作,首先对于技术来说,已基本成熟,很难再有什么创新,但传统的水印版画技艺仍然有值得去学习和挖掘的地方,比如说“拱花”这种技艺在国内鲜见有人在创作中运用(目前好像只见央美的张海迪在用),但去年我在中国美术馆浮世绘的展览中就看到浮世绘的作品中有对这种技艺非常精美恰巧的运用。另外就是创作内容和形式的新颖性,这点在当下的艺术创作中非常关键,我入选第十三届全国美展进京展的水印版画《文化经纬》正是依靠这方面。而在这方面陈琦、应天齐等一大批现代水印版画家都给我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在央美访学期间,陈琦老师在这方面非常重视和严格,也给了我很多启迪。还有我认为这种新颖性不是为了新颖而去特意新颖,最终还是要达到作品内容和形式的完美结合。
 
问:谈谈你对中国现代水印版画语言文化形态的思考?
程:首先我认为水印版画是非常适合我们中国的艺术表现形式。很多人认为艺术是没有民族和国界的,我不太认同这种观点,我认为一种艺术形式的产生和一个民族或者国家生存的环境以及这个民族的总体性格、心理、审美等各种文化因素是密切相关的,换言之,油画与铜版画出现在西方国家与水墨画与水印版画出现在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都是有其必然性的、是天生含有各自民族文化基因的。水印版画作为中国发明和特有的版画艺术种类,在国家文化战略中理应得到重视。当然,对于我人来说,会在努力做好水印版画创作的同时,利用好自己在大学教学的平台及自己在当地的影响,尽力做好水印版画技艺的推广、传播与传承工作。


 

 

作者简介

 


程 国亮


1973年生,江西余干人,2004年硕士研究生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2018-2019年中央美术学院访问学者,师从陈琦教授;江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美术教育系主任,江西省版画艺术委员会秘书长
 
主要成果
版画《文化经纬》被评为全国第十三届美展进京作品  2019年
课题《中国佛教版画谱系考索与图像研究》立项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项目  2019年

版画《风物志系列——烟筒》入选第二十三届全国版画作品展,中国美协主办,2019年

版画《风物志系列——杆秤》入选第十届“民族百花奖”——中国各民族美术作品展览,中国美协主办,2020年

版画《圆明园之殇4》入选全国第十七届小版画暨藏书票展  2018年

版画《红光医院》获2016—2017年江西省重大历史题材创作工程优秀提名奖  2016年

版画《圆明园之殇1》获2016年江西省藏书票暨小版画展一等奖

版画《圆明园之殇2》入选全国第十六届小版画暨藏书票展  2016年

版画《明月何时照我还》获江西省第十六届版画展金奖 2015年

版画《红色记忆之井冈山小井医院》 江西省第十四届美术作品展二等奖  2014年

《藏书票》 入选2010首届中国.广州国际藏书票暨小版画双年展

版画《又到芦花漫烂时》江西省第三届教师优秀美术书法大赛  绘画类高校组一等奖  2013年

版画《命运随想》  江西省第十五届版画展一等奖  2013年

版画《秋风徐吹》  江西省第十四届版画展二等奖  2012年

版画《 即将逝去的家园 》江西省第十三届版画展一等奖  2011年

版画《生生不息之那丛蕉叶林》 江西省第十二届版画展金奖 2010年

版画《生生不息》  江西省第十一届版画展金奖  2008年

版画《古屋夕阳》 江西省第十届版画展一等奖   2007年

      另作品及论文多篇先后发表于《出版发行研究》、《文艺研究》 、《中国宗教》、《芒种》、《大舞台》等国家级中文核心刊物。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文系 广东省现代水印版画研究院 内容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相关信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