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青年艺术家访谈 | 初艳淼——“技术对我来说不只是一种辅助创作的手段,也是直接的思考对象”
.广东省现代水印版画研究院 . 2021/5/5

编者按:

 

青年艺术家访谈


水印版画作为中国独有的版画艺术形式,它的传承和发展需要青年版画艺术家的积极参与和不懈努力,因此我院将推出系列青年版画家的艺术访谈栏目。这些青年艺术家在水印版画领域里有着各自的艺术特色和成就,栏目以访谈加作品展示等多角度呈现出当代青年版画艺术家对于现代水印版画创作的思考和感悟。

 

 


作品欣赏


 

 

 

《守夜人-纪念新文化运动100周年》 水印木刻

97×136cm  2019年

 

 

 

《景观·石》 水印木刻

87.7×97cm  2017年

 

 

 

《景观·云》 水印木刻

87.7×97cm  2017年

 

 

 

《如花世界·罂粟》之一  水印木刻

70×80cm  2014年

 

 

 

《如花世界·罂粟》之二  水印木刻

115×79cm  2014年

 

 

 

《如花世界·罂粟》之三  水印木刻

115×79cm  2014年


 

 

 

创作随想

《守夜人-纪念新文化运动100周年》

 

1915年9月,陈独秀在上海创办了《青年杂志》,标志了新文化运动的开始。1916年,改名为《新青年》的杂志编辑部迁至北京,李大钊、胡适、鲁迅等成为杂志的重要攥稿人。蔡元培就任北大校长后,北京大学和《新青年》杂志一起,成为了新文化运动的重要阵地。在当时,陈独秀、李大钊、胡适、鲁迅、蔡元培的平均年龄不到35岁,最小的胡适只有24岁。以他们为代表的一大批年轻的精神先驱们所倡导和引领的新文化运动,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反封建的思想解放和思想启蒙运动。特别是1919年“五四”运动的爆发,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开辟了道路,成为了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向新民主主义革命转变的重要标志之一。

这场思想的革命和文化的革新运动整整过去100年了。作为纪念,我创作了《守夜人——纪念新文化运动100周年》。在作品的构思上,我以超现实的手法把陈独秀、蔡元培、鲁迅、李大钊和胡适(自左至右)的形象集合于一个画面,大面积的黑色背景象征着他们努力打破的那个黑暗保守的封建时代,画面上方七个留白的圆点意指北斗七星。我试图用写实的风格呈现这些历史伟人的精神风貌,他们是漫漫长夜中的独醒者,也是我们精神探索的引路人。

在作品的制作上,我选择了木版水印技法,人物部分共使用了6个套版。在印制的过程中,墨色经层层叠加,由浅至深,如同照片显影一般,人物形象得以慢慢的清晰、立体和丰满。通过这次的创作,我仿佛看到了这些思想巨人们的鲜活生命,更感受到了他们历久弥新的民族之魂。

 

《景观》

以被禁锢的自然物——云、石、树等为对象,以木刻水印为手段,结合数字图像处理和精雕机械技术,试图营造一个源自私人经验的自然与人工、集中与弥散、鲜明与晦暗的相生相克的意向世界。这一系列作品,我思考的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城市本身和正在被城市逐渐吞噬的大自然之间的关系,并籍此追问当下现实在技术化进程中的种种问题。

 

 

作者访谈


问:你的创作思路如何形成的?
初:我创作的灵感来自于日常经验,希望通过作品传递我对人性、社会、生命和宇宙的思考是直接的创作动机。换句话说,整个创作过程是呈现“我思”的途径。从灵感到制作这一阶段,我通常会花很长的时间,所以我不是一个高产的创作者。其中,我会经历困惑、怀疑、推翻再重建的不断反复的过程,直至创作完成。而所有的困难和纠结会转换成下一次创作的经验,回味起来内心也会涌动一种满足感。读书的时候,在美院受到的训练是先思考,再创作,充分的思考是创作的条件。慢慢的,思考成为一种习惯,和作家写文章,音乐家谱曲写词一样,创作成为我的一种语言。

问:你的作品很多是通过数码分版和机器雕刻,请问你怎么看待新技术与在传统艺术上的应用,技术的改变是否会影响到你创作方法的改变,技术的改变怎么影响你作品的最终呈现。(请举例)
初:技术的进步在今日,是绕不开的话题。它正改变着我们的日常生活,例如移动支付的出现改变了我们的付款方式,而人工智能技术的日趋成熟正迫使我们重新思考人之为人的根本。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技术对艺术形态的影响是必然的,无论你是否愿意接受这种影响。从摄影术诞生之始,技术就不断冲击着我们的艺术传统,同时也改变着艺术家的思维方式。在乐观的层面上看,计算机的普及为艺术的呈现方式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伴随而来的是图像媒体的大量使用对从文艺复兴开始艺术家们只忠于对自然的描摹的艺术形式的冲击,继而引发人们对艺术目的的广泛思考。因此,技术对我来说不只是一种辅助创作的手段,也是直接的思考对象。当下社会是鲍德里亚描述的“拟像时代”,真与假的二元对立的世界被符号、代码和图像构建的虚拟世界取代,我在系列作品《景观》中就试图营造这样一个源自私人经验的自然与人工、集中与弥散、鲜明与晦暗的相生相克的意向世界。人造景观是真实自然的摹写,城市化进程中,消逝的大自然被重新安置,城市绿化本身何不是大自然的仿真?在创作中,我常使用的技法是木板水印,这是源自于中国的传统版画技法,我个人学习木刻版画的经历也是从中国传统饾版水印开始。传统水印在当代艺术的大氛围下如何拥有一席之地也是我学习过程中一直思考的问题。我国现存最早的版画是《金刚般若波罗密经》的卷首图。此后,版画便以插图的形式成为佛经、小说等书籍的附属品。明清时期,《程氏墨苑》、《十竹斋画谱》等用于传授技法的“画谱”将传统水印的“刻”和“印”的技术都推向了新的高潮。而19世纪中叶,石印术传入中国,便有了第一次来自于西方的“新技术”对中国传统版画技术的冲击,这种近乎毁灭性的冲击不仅使版画作坊大面积缩减,也使得今日的传统水印的传承仅存在于少数地区的为数不多的传统版画制作基地中,如苏州桃花坞木版年画制作坊、上海朵云轩、北京荣宝斋和杭州紫竹斋等。如今,在经历了技术和风格的盛衰交替和险象环生的过程之后,艺术呈现出风格上的极致多样和主义的百花齐放。传统水印在其中依然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在我看来,这与艺术家个体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问:在水印版画创作中你更看重技法上的独特性还是作品的观念性?为什么?
初:中国有非常厚重的水印版画的历史,传统水印技术对我目前的版画创作有直接的影响。精湛的木刻和印刷技法对作品的最终呈现是很有帮助的。而作品的观念性一定是我创作的内核和原动力。创作是基于我对生命、世界的思考以及对社会的观察,从而产生强烈的诉说和表达的愿望的过程。因此对我来说,二者同样重要。

 


作者简介


 

初 艳淼


初艳淼 ,1991年生,辽宁省大连人。2014年本科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获学士学位;2017年研究生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版画系,获硕士学位。现任湖州师范学院教师教育学院教师,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省版画家协会会员。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文系 广东省现代水印版画研究院 内容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相关信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