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青年艺术家访谈 | 曹欧——“我不喜欢版画里的偶然效果,我比较理性的对待画面,即我要能够较严谨的控制画面里每个过程的表现”
.广东省现代水印版画研究院 . 2021/8/8

编者按:

青年艺术家访谈

水印版画作为中国独有的版画艺术形式,它的传承和发展需要青年版画艺术家的积极参与和不懈努力,因此我院将推出系列青年版画家的艺术访谈栏目。这些青年艺术家在水印版画领域里有着各自的艺术特色和成就,栏目以访谈加作品展示等多角度呈现出当代青年版画艺术家对于现代水印版画创作的思考和感悟。

 

作品欣赏


作 品

 


《共存--“邪恶”回旋》 水印木刻
53×78cm  2020年

 

 


《共存--”无序“循环》 水印木刻
53×78cm  2020年

 

 


《共存--蝶“化”庄生》 水印木刻
53×78cm  2019年

 

 

《共存--荒原“堡垒”》 水印木刻
53×78cm  2020年

 

 


《共存--未知“领域”》 水印木刻
53×78cm  2019年

 

 

《叶“朽”虫生》 水印木刻
53×78cm  2019年

 

 

《“戏“山水-剖析》 水印木刻
45×60cm  2019年

 

 

《“戏“山水-景观山》 水印木刻
45×60cm  2019年

 

 


《“戏“山水-围山》 水印木刻
40×60cm  2019年

 

 

《“戏“山水-碎石》 水印木刻
40×60cm  2019年

 

 


《“戏“山水-夏凉》 水印木刻
50×50cm  2018年

 

 


《“戏“山水-知秋》 水印木刻
50×50cm  2018年

 


创作随想

 

《共存》系列的思考

这个系列的由来,是我近年前有过约两年时间的自然博物馆展览工作的经历,当时参观了不少地方的自然博物馆,我对这个也很感兴趣,在当时接触到了一些动植物化石和骨骼,以及观看了不少动植物标本和一些博物绘画等。这个共存是人类与动物的共存,多种类昆虫的共存等等。这个字面的理解是一起在自然中生存,但对我的启发更多的是生死的循环过程,以及各个物种的相处之道,它隐喻着自然界中许多循环规律,人类也是生存在自然界中的,所以就也是规律的参与者。《共存》系列描绘的以动物和昆虫为主,我把这些动物像摆棋子一样来排阵布局,以观者一个视角为出发点来表达我对自然界规律的一些思考。如《共存--局部“地带”》:想表现的是日常中很不起眼的一个小小角落,这种角落自然界中很多,它虽然小但它仍然很规律的。优胜略汰,生死循环依然在秘密的进行着。我用一个玻璃瓶把它装起来,想创造一个和外界“貌似”无关的局部地带。
《共存--叶“朽”虫生》:这是一个自然界中的正常现象,它们互帮互助。昆虫吃掉了生长出来的叶子,昆虫的粪便或者它们死后的身体会掉落在地上,化成肥料来帮助植物更茂密的生长。这种互助的规律在自然界有很多,也说明了世界的万物生存都是互相制约影响的。
《共存—“无序”循环》:看似自然界中没有秩序的事物,其实背后都是有序的进行并循环着,自然界的基本法则是从无序到有序再到无序。例如,太阳系从无序的混沌状态演化成秩序井然的现状,未来随着太阳的消亡又将陷入无序状态;生命从杂乱无章的无机物质进化成现在丰富多彩的生命形式,将来也要随着太阳的消亡而化为尘埃;世上的所有建筑都由无序的沙石构建而成,最后全都化为沙土;金属从无序的矿石中提炼而成,最后也将化归本源……
《共存--荒原“堡垒”》:自然界中的不管是人,动物,植物。他们潜意识里的“害怕”和“争夺”都是出自于对自身的保护,我这里制造了一个人与动植物共存的荒原,他们看似没有关联,却都无序的存在于荒原之上,潜意识的自我保护成了他们的堡垒,这是一个无序的荒诞画面。

《“戏”山水系列》概述

山水对中国人来说是非常熟悉的一个事物,从小看古代的山水画,就耳濡目染,画作里,诗词里,音乐电影里,包括爬山的亲身经历等等太多接触,每个人对它都有自身的感悟与情怀。虽然每个时代对山水自然的呈现都有记录,但必定通过个人的思维加工,这样才能有血有肉有情。因此,艺术家的主体意识及自身的审美观深深主导着创作过程中的特殊视点。一个人的独立思考,能够使他在选择创作内容和手法上不同于大众化思维模式,回避那种被人们所熟悉了的广泛使用的形式语言,抱有中国的山水自然能成为什么,而不是中国山水文化是什么的态度。这一过程我觉得才是个人意识对客观物象加工的过程,这样同一世界才有多种样式,同一事物才有多种描述。
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西方文化观念、创作技法、激进思想的进入和城市化进程带来生活方式和自然面貌的改变,以及工业文明带来的技术上的革新,可能艺术家不会身临其境去参照现实的自然景观。在这种情况下,山水留给艺术家的可能是一种想象,一种自身认为的山水,一种从古画古诗古乐中得到的山水意境。所以,在这个层面上,个人趣味、个人记忆、当下的图像信息材料等已经远远区别于古人对山水的理解。于是,也就出现了各种观念,各种材料,各种形式对山水的不同表达手法。
   “戏”山水这系列创作,视觉再现上延续并拓展了“重构山水”的表现手法—扁平化的风格,但这组作品我每幅都加了些叙事性内容进去,让每幅作品不是纯粹的风景表现,而是在作品里可以找到一些故事或者说趣味点。所以画面出现了文字、人物、动物、房子等等不同事物内容,最终的想法是表达当今生活状态下的山水文化与人们自身的多重关系—人们对山水自然的游玩.保护.占有.剖析.破坏等等。人们对于山水自然的关系是这种经常转换的关系,这种转换可能是人们不同的需求造成的。所以,希望观画者看到这组作品能够对周围山水自然的关系有更深层的思考。
这批画媒介是木刻水印版画,每幅画都是几十块木板套色完成,使用的纸张都是温州皮纸。

 

 

作品评论

有时我在想,艺术媒介的语言特性,究竟是其质料占主导还是艺术家的精神探索占主导,它们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诚然艺术媒介的物性决定了艺术作品的基础质感和精神禀赋,但这些媒介质料中深藏的灼灼光华却需要艺术家点亮。米开朗基罗的大卫雕像让冰冷的大理石变成血脉贲张的肌体,张旭的狂草使书法脱离了文字表意而进入形神共舞的抽象意境。
因此艺术家的创造力决定艺术媒介语言的张力,艺术媒介语言的表现潜质或将是无穷尽的,它取决于艺术家永无休止表达诉求和锲而不舍的实验精神,而这正是我在曹欧身上看到的闪光点。
他希望突破水印木刻现有媒介语境局限,另辟新径展现心中现实或历史图景。他用色彩艳丽的几何立方体对卷轴山水画进行了视觉重构与精神转换,极大拓展了水印木刻既有视觉经验和当代人文气息。


 
——陈琦

 

我喜欢曹欧的画,不仅仅是因为他做的水印版画,是我的本行,是因为他的画不像我们固有观念里的水印版画,也不是某个大咖名家的翻版。他做的是中国的、现代的、年轻人的水印版画。他的作品让我忘掉水印版画这个词,让我们摆脱了那些对技术和材料的无尽追求,和对所谓的艺术样式的固化的认识,而这有时让我们忘了艺术的本真。
我喜欢曹欧的画,他的画里我们可以看到传统水印木刻的深厚的功底,那是学院多年训练给他留下的底蕴。但是,他没有被这些传统所束缚,他的画里没有老气横秋,是新鲜的视角和全新的表现手法。他的画里有现代艺术的形式和语言,但不是在表面上对所谓的现当代艺术形式和语言的鹦鹉学舌。对传统的深研使他成为一位具有高超技艺的版画家,对现代生活的关注,使他具有自己的思想。能把他的思想用艺术的语言和手段传达给我们,让我们共情,同时,让我们感受到他隐藏于作品之后的技艺的力量。这是他的高明之处。
我喜欢曹欧的画,是因为他的画能给我以年轻人的视角,读他的画,我可以知道现在的年轻人是怎样来看我们的世界的,他们的想法,他们的痛苦,他们的向往和他们对生命的体验和感悟。他的画里有面对生活的沉静和从容,能让我们在这个浮躁的时代静下心来,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需要也是人们最缺少的秉性。


 
——方利民

 


作者访谈

 

问:你现在的作品风格是怎样形成的?
曹:我个人作品的风格是阶段性的,我从开始做版画到现在也不是单一的风格。从本科阶段开始,基本上两三年会有一个系列作品形成。而每个系列作品的形成都是和当时时间段的经历有关。比如:本科阶段做的“铁皮玩具”是对当时毕业一种心态的记录,有迷茫,压力,无所适从等等,我把它们都表现在了作品里。再到读研阶段的“重构山水”是我对山水表现形式的一种思考。中国自古就有各种“画论”的出现,我是通过自己现今的生活处境而提炼了一种几何符号来表现自己心中的山水意向,而近几年这个“山水意向”在我心里又出现了新的思考,我思考更多的是山水与人类的多重关系,人类对山水对占有,开采,保护,生产。。。。,所以出现了“戏”山水系列的作品。我日后几年内应该还是围绕着人与山水的关系来创作作品。


问:在你的作品中,为什么会用很多用当代的元素重构古代的图示或古代的文化。

曹:因为我们都是当代生存的人,我们现今的生活模式与审美趣味必然会与以往不同,这也是艺术的魅力之处。我个人认为美术史的发展主要就是功能性,审美方式(或者说观念性)与材料媒介的发展。古代的图示(人物,风景,花鸟等)对我们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我是想通过一种现代的视觉语言与古代的图例、文化也好再创作出一种新的图示,这个新的图示里应该含有传统的内涵与新的视觉表现。所以,重构古时绘画价值就成为我近年一直思考的问题。

 

问:版画作为一种媒介,你怎么看待水印版画在当代艺术下的存在方式,在你的作品中又如何体现。

曹:我发现做水印版画的人近几年貌似增加了不少,不少高校都开了这门课程。然而版画作为艺术表现的一种语言,它集合了绘画,雕版,印刷3大过程,在古代的时候版画的表现形式主要用在书籍、插图里,而切绘,刻,印都是有分工的,不是一人独立完成。而现在的水印版画基本都是一个人独立完成,这个过程也正是体现了一个“匠人”的工作流程。它要求你必须去了解每种纸的特性,木板的纹理,印制的方法等等。它是一个很全面的过程。然而制作的流程越多,它发生各种的可能性就会越多。所以,现在的水印版画也就出现了很多不同的面貌。这种独特的版画语言即有承上的历史,又有启下的媒介、审美的发展。然而画面里所表现的扁平化、趣味性就是我追求的美学基础。


问:你做过哪些水印版画的实验性尝试(请举例并配图片),今后是否会继续进行一些新的尝试。

曹:我个人对版画的实验或者说技法的尝试主要就是两方面:用线和用色。这两点都是依附于画面的表现上的。我并不喜欢版画里的偶然效果,我是一直比较理性的对待画面,即我要能够较严谨的控制画面里每个过程的表现。比如刚开始接触水印,我对它的着迷是在线性的表现上,所以我也化了不少时间去训练雕刻的技能。我当时找了一幅古代版画来临摹,《鸾》这幅画主要就是练习在梨木上雕刻细线。

 


《鸾》 水印木刻
45×45cm 2010


当时这一段时间对雕刻线的练习,衍生了我近年的“共存”系列的作品。这批画里我主要就是用梨木来雕刻的。

 

 

《共存--“邪恶”回旋》水印木刻

53×78cm 2020

 

 

《共存--触底“虫”生》水印木刻

53×78cm 2019

 

 

《共存--”无序“循环》水印木刻

53×78cm 2020

 


再就是对画面里颜色的尝试,我做了“重构山水”与“戏-山水”系列。我也针对画面实验了一些技法,即对画面较鲜艳颜色的把控及颜色的均匀性,我尝试了不少的纸张,最后选用了合适的纸来印制我需要的画面效果。近些年的作品我仍然用是用类似的版画技法在做作品,它依然成为了我的版画语言。

 

 

 

《重构山水-2》 水印木刻

50cm×88cm 2014

 

 

《重构山水-10》 水印木刻

50×70cm 2015

 


近年的《“戏”山水》这批作品,仍然是扁平化的风格。颜色上我采取了“灰调子”,很多颜色都加入了白色,让每幅作品不再是纯粹的风景表现,而是在作品里可以找到一些故事或者趣味点。

 

 

 

《“戏“山水-陈列物》 水印木刻

50×50cm 2019

 

 

 

《“戏“山水-嬉水》 水印木刻

50×50cm2019

 

 

 

《“戏“山水-四季山》 水印木刻

50×50cm 2019

 

 

 

作者简介

 


曹 欧


1987年  生于山东省菏泽市

2007年 考入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

2011年  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 获学士学位

2015年  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 获硕士学位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现工作居住于杭州

 

个展

熵在绝对零度时消失—浙江美术馆 杭州 2020年

 

获奖

2020  第四届英国木板教育信托“木板奖”二等奖

2015  院级优秀毕业生  省级优秀毕业生 开元奖学金 毕业展铜奖

2014  林风眠创作奖

2013  韩国E.LAND奖  开元奖学金

2011  国家励志奖学金  韩国E.LAND奖 林风眠创作奖  本科毕业展金奖

2010  国家励志奖学金  韩国E.LAND奖

 

参展
2020

鲁迅与中国现代版画巡回展 英国爱丁堡

2020自系列当代艺术展 苏州

2019

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 成都

2018

异托帮-中国传统版画展 重庆

伦敦亚洲艺术周 伦敦

水印千年-中国水印版画大展 北京

2017

艺术中国“Art China”伦敦亚洲艺术周 伦敦

水印木刻-伊吨公学展 伦敦

湖山胜概-西湖主题水印版画展 日本静冈

2016
第31届英国伦敦原创版画博览会 伦敦

“闪亮的风采 ”十三人艺术作品展 上海

水印千年启动展之“湖山胜概” 杭州

牛津sinolink画廊木版作品展

三人行—杭州青年艺术家交流计划:第一回 杭州

2015

 第六届居室版画展 杭州

湖北工业版画三年展 武汉

第三届中国青年版画邀请展 青岛

第二届初·计划青年艺术家联展 上海

2015年中国美术学院优秀毕业展 杭州

 

作品收藏

大英博物馆 湖北省美术馆 浙江省美术馆 英国木版教育信托

美国克利夫兰博物馆 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文系 广东省现代水印版画研究院 内容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相关信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