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林峰:水印版画印痕的推演
.Art陈琦 . 2022/10/15

编者按:

本期Art陈琦推送的文章由江西师范大学在读学生林峰撰写,林峰所在的美术教育系开设了水印木刻的教学课程,而我们之前所发的文章中便有青年教师王海迪水印木刻教学的文章,具体可以参见Art陈琦9月10日和9月17日稿件《赣鄱实录——从金镛到今用》上下篇两篇文章,林峰本篇文章可以看作是对于王海迪水印木刻教学的呼应,这三篇文字是教与学的互文关系,也是江西师范大学水印木刻教学的极具当下参考性的文献文本。

 


水印木刻版画作为我们现在美术学院学习的众多画种之一,其所具备的独特的东方特色气质和其传承发展至现在独有、具备完备工序与积淀、但可操作性强而开放的工艺成为如今我们所学习它的原因。
由我所在的江西师范大学美术教育系中我们程国亮老师对课程的安排下,我们的专业课有了两期水印版画课程,这两期课程都由我们的王海迪老师教学带领。十分幸运,这两位老师师都是非常棒的水印版画教师。我在大学前接触认知的水印版画很少,所以程老师的水印版画算是我最先认识到的水印版画之一,这给予了我们对水印版画的极大兴趣。同时王海迪老师的许多优秀水印版画作品也大大拓开了我们的视野,给我们呈现出水印版画现代感的一面。王老师作为本次课程的教学老师,承自陈琦老师,并把他的很多知识技艺同样带到了这次课程里,使我们受益匪浅。
在王海迪老师的带领下,我们的课程分为两部分,我想大概也可以称这两部分为:承学工技和今用创作
关于承学工技部分,其涵盖水印版画理论基础知识的讲解、工具材料及其特点分析、马莲的制作、制版分版思维的发散与制版印版基础操作学习。其中第一部分的版画内容是对清末江西籍仕女花鸟工笔画家范金镛先生作品通过木板水印的方式临摹学习。这样一个过程的学习一方面让我们感受到传统东方绘画的韵味,学习水印木刻的原本基础。如,从范金镛先生的花鸟线条习得一种古朴的造型并运用到木刻上,从他的墨色深浅晕染习得颜色浓淡过渡搭配等等。另一方面对于水印木刻初学者来讲,用传统工笔的内容带入传统工艺的水印木刻这种方式,在这样材料属性相似的前提中,对于我们而言,又有先生工笔画的参照情况下,似乎能更通俗易懂地掌握一部分木刻版画的刀法造型、颜料晕染、干湿把控等技巧。同时,对于传统绘画的临摹再现,仿佛是对我国以往传统水印木刻制作工匠过程如《十竹斋笺谱》等雕版印刷这般的实际运用之再现体验,于初入水印木刻学习的学习者来讲,是较为巧妙的。

 

 


图1 《以为是萤火虫》的分版

 

其中在创作第一幅水印版画时,我按照由浅入深的顺序,选择了范金镛先生工笔画的一小部分:两只推着食物的金龟子为临摹创作对象,控制了画幅大小(大概两个大拇指指甲盖大小),着重先认识习得掌握水印版画印制的基本操作,其画幅虽小,却也是我较为费力的,由于初次尝试,还是较为畏缩的感觉,光材料上就作了几番摸索。如,不同的板材所带来的操作效果,有的板材由于要求为能达到水印所需的吸水效果,导致印出来的画面不够理想。如,如何的进行版面在凸出与下凹部分刀口处理,斜坡口的切面具有晕开散墨的特性,竖直口的切面具有束型的特性,这样在一定力度下凌厉的切口能在压印中形成拱花,丰富了画面造型语言

 

 


图2 临摹范金镛工笔花鸟画局部 林峰《以为是萤火虫》水印木刻 10×10cm 2021

 

也有对于所印至不同纸张效果的尝试,这也算是阴差阳错,在第二张的拓展制作环节,我偶然使用了在初次选定之外的单层熟宣纸,本以为犯下了操作性失误,却不曾想印出来的画面效果得到了两个老师的肯定。

 


图3 林峰《重影实验》饾版水印 50cm×45cm 2021


在这方寸的初步尝试中,我并未能满足,总结了初次的经验,便很快有了再一次的尝试,这次所需的造型对象是一只长喙鸟,其在范先生的画中所展示的造型感觉是细腻且复杂的,同时我也挑战性的将这只鸟只分为两版来解决。

 

图4 《方圆之境》之中的长喙鸟分版其一

 

图5《方圆之境》之中的长喙鸟分版其二

 


这样的需求下,王老师便推荐我使用密度较大的梨木板来进行操作,如此一来,有别于金龟子的刻制,从板材的硬度和造型的复杂度来讲,这只长喙鸟明显吃力了许多,但也在这多样的尝试锻炼中,我们才能不断习得经验不断进步。

 

图6 梨木板刻制《方圆之境》分版之一

 

图7 范金镛工笔花鸟局部以单色水印木刻方式的模仿

 


同时我们也在以半创作性的阶段课程目标为目的,对整体画面进行了简单初步的创造,加入简单的环境,完善构成感,便形成了从临摹到半创作的转化。

 

 

图8 林峰《方圆之境》水印木刻 25cm×20cm 2021

 

 

也是在这次尝试中,我渐渐发现了对于水印木刻这一版种的语言表达上,我所感兴趣的造型点之一——形状提炼与符号化
自然而然地,对于课程的第二部分,今用创作方面,我便能很自然地找到自己的方向点,创造具有一定经营感的画面,有特点有语言有符号感的东西。为了帮助我们创作,这部分课程的开始,王海迪老师带着我们欣赏到了诸多著名水印版画家的作品,并一一加以分析,也希望我们从各种不同的画面中,找到能服务我们所需,为我们所借鉴的趣味点。
结合前面所谈及水印版画其东方特色气质,我更感兴趣的则是如何运用创作内容及选择何种构成形式让其能在水印木刻这一版种的特点之中和谐起来。我们知道东方造型里的那些形象特别是人物,它们并非是完全写实的,它们是处理过的形状。况且在此之前,我们通过了版画初学者阶段对黑白木刻的初步学习,我发现我对造型的概括、浓缩、形式、符号化的东西抱有比较大的兴趣,如之前对麦绥莱勒的木刻版画的临摹,和一些较早年代的黑白装饰画思路。

 

 

图9 林峰《临摹麦绥莱勒·其一》黑白木刻 30×22cm 2020

 

 

我在此次王海迪老师的水印木刻教学课程中,对于画面内容,我期望将画面中的物体造型以一种“消化”后的形式去表现它们。让内容的呈现方式形成一套特殊的语言,例如对青绿山水画元素的图形概括,由图像通过多次试稿的演化,简化提炼了它们的形状和颜色。

 

 

图10  数码手绘图稿演变过程其一

 


图11  数码手绘图稿演变过程其二

 


图12  数码手绘图稿演变过程其三

 

 

对内容的选择也是在冲突和和谐中交错使用,山与蜿蜒水曲的和谐,泳池与泳圈的和谐,整体平滑形状的和谐,其中也有自然景同人造景的冲突,物与物比例的冲突,被框住的云和太湖石的物质本性的冲突等等,为了让这物体能相对稳定在统一整体里,如此我也便选择了国画中的散点透视。同时,在偶然尝试中发现线型部分分版同原有版面的错位让画面有一种静中欲动的感觉,丰富了造型。

 

图13  数码手绘图稿演变过程其四

 

同样的,面对如何把握创作内容及选择何种构成形式让所选内容能在水印木刻这一版种的特点之中和谐起来,有了第一部分课程的经验借鉴,我所学习汲取的范围同样也发散到了国画上面,我查阅了一部分的国画创作作品,部分这样的作品也让我对自己想要的画面有了一定的预设。

 

 

图14 参照工笔国画作品来源 :张小黎《重章 II Iteration》绢本水墨设色

 


图15 版画造型参照来源:桥本兴家作品

 

 

由于这次的挑战跨度较大,由起初的两个指甲盖大小的金龟子,到这次画芯为60·100cm的尺幅,其所需要的制稿分版到印制的难度和重点都有所不同,我便借助了数码产品的优势,用平板软件进行手绘画稿和分版,这样一来方便了图稿的不断变动调整,降低了误差概率,还能同时对比保存不同的造型、颜色的方案,对制版印版的大概效果也能做到一定程度的预览。

 

图16 《山水相叠》电子手稿分版

 

 


图17《山水相叠》木刻分版

 

 

在印制过程中,由于版面略大,在需要大面积的颜色过渡的情况下,操作的难度也随之上升,如在分段上色及版面干湿的衔接、如保持大面积情况下纸张的湿度均匀,以防胀缩不一,届时所印制的图案在纸张干后变形等等,由于是初次大尺幅印制,只能由浅色入重色的慢慢叠色深入,还达不到一遍或短时间拿捏想要的颜色过渡,如此一来,唯有花大量时间尝试,慢慢一遍又一遍的积累,才能熟练把控整个流程

 


 
图18-20《山水相叠》部分印制过程

 


同时,在遇到一些比较细的线型时,我便想到了结合到王老师所讲的拱花印制方法,使整个表达语言更加完整。

 

 


图21 加大力度下印制出的凸起的拱花图案

 

 

由于印制过程需注意的点颇多,细到颜料的水溶度,细到版面不同区域的吸水多少,以至于到很多时候一张画往往一天也印不完,有时稍微出点岔子就前功尽弃了,但也正因为这样的困难,便更让我对那些优秀的水印作品有了更多的感触与膜拜。

 

 


图22 由于版面较大,不得不爬上桌趴在板子上刻制

 

 


图23 喷壶打湿画纸时的作品局部

 

 


图24 《山水相叠》作品局部

 

 


图25 林峰《山水相叠》水印木刻 60×100cm 2022

 

 

同时在每次的制版印版过程中,也会面对不同的感受油然出更多不同的想法,如颜色叠套、干湿置换、一版多印、构成饾组、古今结合等等。这样的印制过程,在述说我们民族之智慧的同时,也将现代的延续纳入其中,这都是水印版画在根基固实的情况下通过实验不断延展拓宽的体现,探索并把握可控的印痕和非可控的水墨的变化,也是令制作水印版画者着迷其中的原因。
由此,仅凭这次课堂的短暂学习还未能止渴,我们还需要更多地投入尝试,去展现完善众多发散的、未实践的各式各样的画面,这大概便是我等渐入佳境的版画学习者更需学习沉淀投入其中的缘由。

 

 

 

林峰

Lin Feng

 

林峰,1999年生于江西吉安,2019年本科就读于江西师范大学美术教育系至今。

 

本文系 Art陈琦 内容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相关信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