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黄甜甜:水印课程的感受与延续
.Art陈琦 . 2022/10/1

编者按:

黄甜甜参与了杨凌媛在四川美术学院的水印木刻课程,在学习之后她写出了这篇文章,这篇文章可以看作是对于杨凌媛教学的延展和呼应,对此可以参见杨凌媛在Art陈琦九月三号发的文章《我的水印木刻教学实录》。这两篇文章是教与学的关系,在此分享给大家作为教学研究材料。

水印木刻在版画的历史长河中源远流长。它是传统绘画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在版画中水印木刻存在了许多不确定的因素,比如在印制过程中,木板的干湿变化,都会影响着自己对画面的直觉判断。正是因为有了这种不可控的因素存在,水印木刻就此深深地吸引着我。
在一次国画选修课时,观看了《杨柳青木刻年画》,发现其有着丰富的中国画笔墨基础,与中国画有着许多相似之处。同时杨柳青年画使用的颜料也与中国画一致,画面色彩明亮,清新雅致。他们的制作工序中也有着水印这一版画过程,巧妙地将版画的刀痕和绘画的笔触融和在一起,具有刚柔并济的效果呈现,这种效果让我感到新奇。最开始了解水印木刻是在大三陈琦老师在我们学校木板工作室的一次演讲,其中陈琦老师作品中细腻的版画表现触动着我。因此在得知即将接触杨凌媛老师的《木刻1传统木刻语言研究》之前,我的内心一直处于激动地状态。同时也抱有很大的决心想要去做好。

 

 

图1 颜色平涂

 

图2 局部晕染加深

 

图3 颜色晕染增加线条版

 

 

为期4周的课程是由杨老师的带领下进行的,同时在这个课程上我也充分了解到了水印木刻的艺术特点和制作过程,并且熟悉了饾版、独版等印制方式。起初以为水印的独版和油印独版印刷一样,所以在第二张创作时,我选择了独版印刷,做了独版后,我觉得独版是最难的,在没有印好一版的前提下,就把自己想要的部分刻掉后,后悔都来不及。后来杨老师帮我想到了一个解决办法,就是重新加个版,这样的经历让自己对水印独版有了进一步地了解。在观看了杨老师的课堂示范之后,我发现杨老师刻制后的板面边缘干净整齐,在印画时笔锋的颜料落在哪,哪就有颜色,在画面中只要是不需要的地方,纸张都能洁白如新。
在观察了杨老师的过程后,这也在我后来刻制板子时有了更加沉稳的心态,只要是在刷色印制前,我都会反复去调整版面,将不平整的地方通通刻掉,从而使得在后续的印制过程中能够平稳地进行。在第一张习作我是抱着试错的心态进行的,所以第一张也是我印的所有创作中版数最多的一张,这也让我有了很多更改的可能。不知道为什么,在接触了水印木刻之后,我的内心感到一丝愉悦,在整个印画过程里,我也处在一个放松并自由的状态,我想这对于我来说,或许就是一种新鲜感吧,这种新鲜感带领着我踏入了一个从未接触过的版画领域,所以我对此充满好奇,并有一种莫名的热情驱使着我,让我通过水印木刻的整个学习过程,去了解和探索这一未知的领域。
在一堂课上,我清晰地记得杨凌媛老师不经意之间说出了一句让我记忆深刻的话,她说我在整个印画过程中就像在玩儿一样,这短短的一句话对我有着很大的影响,同时也点醒了我:我想这就是我在创作作品中一直想要达到的一种状态。在印画过程里还没遇到各种困扰我的问题之前,我一直保持着轻松愉悦的状态。但在我印制完成第一张画时,困扰我的问题就出现了,印的每个颜色饱和度都偏低,难以区分出每个色块的明度关系。后来听了杨老师的建议,在同一版的位置上将颜色加深后,画面突出了主体并且明确了视觉中心,最终让画面有了耐看的点。但是一直在同一个地方加色也是不可取的,班上有位同学就是想在一个位置不断上色,导致最后的颜色变得有些暗淡,没了之前饱和的效果。后来听了杨老师的分析,才得知水印最好的状态就是上了2遍之后的效果。次数过多就会让颜色变得不纯。所以如何才能控制好2遍之后的效果,这是个难题。
由于初次尝试水印木刻,所以在印画的过程中也频繁出现了很多问题,首先是对水的控制力比较薄弱,纸张的湿度难以控制,在我印制第一张画时,杨老师看见我轻松就拿起一张纸而感到惊讶,当时班上绝大多数同学都存在着这样的问题。能够轻松拿起湿润的宣纸,就说明纸张的湿度不够,水印的这一版画特性没有很好地表现出来。水印二字,最重要的就是水,首先在第一步湿润纸张就起着决定作用。
没有经验的我,在印制前,由于没有提前把纸的四周空压一遍,最后导致印出的画边总是会晕染出去,在处理画边时,稍稍不注意就会把里面的画面晕染出水痕,最后导致花费很多时间去用清水处理,所以在一个边上的处理,水的多少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印画用的马莲,它的底面很薄不好印画,经常会遇到颜色印不均匀的情况,换了勺子之后我觉得比马莲更省力,在马莲压不实的地方,勺子都能很好地去解决,并且可以处理好很多细节。水性颜料颗粒比较大,用勺子也能更好地使力还能把颜色压均匀。在印完所有颜色之后,我又单独刻了一张满是线条的板子。同学和老师们都用佩服的眼神看着我,因为刻的满版,所以在时间上也耗费了很久。当我充满热情地刻完线条之后,印画的过程却出现了吃力不讨好的状况:会遇到颜色还没涂完,前面的板子就差不多干了的情况。后来听了杨老师提议分区域印,在分区域印时也遇到了一些状况,比如颜色衔接不自然同时稍微不注意就会出现错版等问题。但这些困难,到最后都逐一击破。

 

 

图4 局部斑驳效果

 

图5 局部斑驳效果

 

我很喜欢木头带给我的直观感受,无论是木纹的走向还是木头的颜色,它仿佛有一种独特的魅力,都深深地吸引着我。其中木纹给了我一种既变化又统一的生命美感。我很想在画面中表现出这一感受,所以我选择在没打磨版子的情况下直接印画。经过了一晚上的等待,第二天到教室看时,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画面干后的颜色加上满版的点,在没有规律的组合下,第一眼望去,就给我一种发霉般的错觉,这种错觉形成了独特的斑驳感,带给我不一样的视觉体验,这也是我在油印版画中没有体会过的过程。木头本身不会说话,但我认为,这种画面恰巧是它在向我传达它岁月的故事。这一圈圈的纹理承载了生命的力量,它好像有很多故事都来不及述说,只有带着仅有的斑驳和画中的树一起呈现在人们的面前,这仿佛就是木头对人的一种特殊的表达方式。

 


图6 木头色素沉淀

 


图7 局部晕染效果

 


在练习最后一张创作时,我逐渐找到了一些状态。有了前两张失败的经历,吸取了经验后的我,在印画之前把纸的四周都空压了一遍,虽然最后还是把颜色晕染到边缘上,但我觉得这次晕染的效果比第一次好,颜色很均匀也很整齐。也正是因为这次使用的木头放置时间比较久,所以木头的颜色经过时间的沉淀,在纸空印时,颜色随着水和压力的作用下留到了纸上,形成了淡淡的肉粉色。木头的这种本色赋予了这张纸新的生机感。

 


图8 勺子实验记录

图9 实验效果

 


因为自己对线条的执着,所以这次画面之中又出现了线条。这一次我抛弃了对线版的刻制,从而去思考一种更加巧妙的印画方式,这时因为一次偶然,在用勺子印画的过程中,由于受力不均匀导致线条的出现,之后我便大胆推测,是否用尖锐的东西就能划出细致的线条?带着这样的疑问,我进行了实验,第一次我用勺子的边尝试,最后出来的效果并不理想,第二次换成削尖的铅笔后,效果还是和前面的勺子一样,线条都没有想象中的细。现在梳理之后,我认为除了尖锐的东西,应该还和板子或者纸的湿度有关,当时缺忽略了水的重要性。可惜由于时间的关系,没有继续实验下去。把印粗的线条晕染开后,这张习作也就此结束。
在水印木刻中杨老师也时常提起最难控制的就是湿度,经过反复地实验也取得了有效的进步。《木刻1传统木刻语言研究》就以这张画结束了尾声。4周课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从起初对水印木刻的不知到后来的有些了解,在这个过程中还是有很多收获的。当每次出现画面上的问题时,杨老师都能及时地帮助我。接触了这门新的语言之后,也让我拥有了多的一种方式去表达自己的画面。

 


图10 局部晕染效果


这张作品是距离《木刻1传统木刻语言研究》结束之后的第一张近期创作。和之前的习作对比,自己开始变得大胆起来,还学会去玩水和表达水,虽然在印制的过程中,之前的问题还是反复出现:边缘同样会晕染出去。问题出现后,我还会想起杨老师之前在课堂的示范,然后不断补救,在同样的位置上清水去压它。虽然自己还是经验不足,但画面最终还是形成了我想要的柔和效果。

 

图11 黑色直绘效果

 


借鉴了《杨柳青木刻年画》中刻绘并存的方式,画面中的黑色线条我选择了直接绘画,黑色的直接绘画增添了画面趣味性。不过杨柳青年画中使用的木头坚硬密实,木纹细密,雕刻时不起毛岔,线条光洁整齐。而我用的椴木比较粗糙,在绘制线条颜色时,由于没考虑到木头材质会带来的影响,最后导致黑色沿着木纹往外延伸,起初我以为是木板湿度的问题,最后在干的状态下也是如此。后来不断用清水笔在纸上修改,最后晕染出上图效果。经过反复观察,发现木纹多的地方颜色就容易跑,最后我推测是木头的问题,虽然椴木不太适合精细的直绘画法。但是黑色沿着木纹被浸染后的效果,也能呈现出不同的画面感受。

图12 第二版效果

 


之前一直想表达色彩饱和度低的画面,最后使得画面缺乏视觉中心,一味地加水修改后,导致画面变得不够明快,近期的这张作品和第一次的习作相比,色彩上浓郁许多,之前的习作颜色色度总是调地不够,画面在干湿变化后对比明显,问题就出现在调制的颜料,刻制的木板和印画的纸张三者之间没把控在一个合适的度上,有过之前的经验,现在自己在调制印刷的颜色时,会适当地去控制调色的水量。因此这张色彩湿度对比也变小很多。水量的多少使得颜色具有深浅的变化,从而画面有了空间关系。
有人说,一看到这些颜色就能想到我。这种绘画感觉,我是一直到大二才开始明确的。回顾了以往的画面,我发现都有着许多相似点。渐变鲜艳的颜色、平面简洁的造型和松动有趣的线条组合成了我独特的风格。这种风格使得我的每张画面都具有联系,但在创作不同作品时的心境也不一样,所以每张画都像每个人一样,具有独立且相似特点。

 

图13 《等花开》28×20cm 2022年

 

 

对自己而言,不管是从画面还是技术上来看,这张作品和之前的习作都有所不同。我认为不同阶段做的水印木刻都有着不同的体会,学校的课程是为了让我们去了解水印木刻的这一方式并不断去学习的过程。而现在由于掌握了一些制作步骤后,没了课程的安排,在家创作这张作品时的心境也更加轻松自在,是一个十分随心的过程。相对于之前的课程来说,这是我最逐渐熟练的一张,画面的关系也明确很多,同时画面中也逐渐有了杨老师所说的润泽感。

由于接触水印的时间并不长,之前在课堂上了解的只是一些基础,在技法上的经验还存在着许多的不足,但自己还是很喜欢水印这种表达方式,认为这是一次不错的体验,我很喜欢水印带给我很多的不确定性,正是因为水印许多偶然的存在,所以带给我了很多不同的体验和挑战。有了杨老师的《木刻1传统木刻语言研究》课程之后,给了我全新的启发,最近的一些小稿,让我在后续的创作中,有着想要延续下去的想法。

 

 

 

黄甜甜

Huang Tiantian

 

1999年出生于重庆合川,2019年考入四川美术学院版画系,2022年入选木版工作室学习,目前本科在读。

获奖情况:2020年参与制作装订活字印刷作品《中庸》,获得周春芽奖学金。

本文系 Art陈琦 内容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相关信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