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杨鹏程:深圳大学的水印木刻教学
杨鹏程 .Art陈琦 . 2022/9/24

编者按:

杨鹏程师从陈琦老师,在其博士学习阶段围绕水印木刻的物性做了深入的研究,此项研究后来获得了中央美术学院优秀博士论文,杨鹏程是一个学者型的艺术家,这对于他的水印木刻教学无疑是一个好事,同时他从本科阶段就在中央美术学院就读,硕博阶段皆师从陈琦先生,这无疑对于他熟悉水印木刻教学体系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在博士毕业后杨鹏程远赴深圳大学担任专业老师,从学生到老师身份的转变从今天这篇文章中可见,杨鹏程从中已经逐渐形成自己的教学思想和体系,这些已经初见端倪,鹏程的水印木刻教学既是对于师者的传承,又兼具自己的独特风格,在这篇文章中他系统的介绍了深圳大学水印木刻教学的发展历程,同时在教学中他注重理论和实践结合,在实践层面加入自己对于物性研究的成果和思考,同时还有一版多创的新模式,这些都是具有建设性和开创性的模式。

深圳大学(粤海校区)艺术邨版画专业教室(外景)

 

深圳大学美术系背景介绍:

位于深圳市南山区的深圳大学是国内较早设立艺术学、设计学相关学科的院校。2019年初,学校整合优化校内艺术学科资源,将原深圳大学师范学院相关专业与原深圳大学艺术设计学院进行合并,成立艺术学部。深圳大学艺术学部是深圳拥有艺术类学科较为齐全的教学科研单位,下设3个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音乐舞蹈学院和戏剧影视学院)。
隶属于美术与设计学院的美术系,前身是深圳大学师范学院艺术系美术专业,开办于1995年,以师范为主体培养方向,为深圳输送了大批中小学教师。2005年,美术专业的培养方向转为美术学(绘画),培养对象扩展为能胜任企业工作、更具创作研究能力、创新思维和人文素养的美术人才。在2007年的学科调整中,艺术系美术专业独立成为深圳大学师范学院美术系,开启了深圳高等院校美术教育的新篇章。2019年美术系合并入艺术学部。
通过多年的发展,深圳大学美术系搭建起旨在培养本科生、硕士研究生的教学研究、创作实践和学术交流平台。美术系现设置四个专业方向:版画、油画、书画、雕塑 ,其中,版画专业尤为突出,在理论研究和创作实践上具有一定影响。版画史论家齐凤阁教授、版画艺术家钟曦、应天齐、隋丞教授在深圳大学培养了众多人才,四海桃李。青年教师周举、张晓东、张其田、王珅通过展览论坛、创作工程、课题研究等方式,共同推动了深圳大学版画专业的建设,扩大了其在国内外的影响。
自经济特区成立以来,深圳高度重视文化建设,从而形成了良好的文化氛围,借此契机,观澜版画基地、中国版画博物馆相继落成,《中国版画》杂志、《中国版画年鉴》落户深圳,“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中国版画大展”以及“中国当代学院版画展暨论坛”等展览陆续成功举办,这些资源都为版画人才的培养提供了优越的条件、环境与平台,而版画也成为深圳市文化建设的重要名片之一。凭借特区背景和学院背景的加持,深圳大学与观澜版画基地合作建立了版画研究所和教学实习基地,为学院师生开展交流学习与创作研究提供了极大便利。
深圳大学版画专业教学以训练学生熟练掌握平、凹、凸、漏等各版种的技法为基础,重点训练学生的艺术思维和创作能力。目前面向本科生开设的课程为本科二年级的专业核心课程《版画基础》,该课程以版画通识讲授与黑白木刻技法为主要内容。在学生择定版画专业方向后,本科三年级、四年级的专业课程包括《黑白木刻》《木刻(水印套色技法)》《版画思维拓展》《综合版技法》《丝网版技法》《丝网版创作》《综合版创作》《铜版画技法》《铜版画创作》。美术学学科版画专业硕士研究生的培养方向为《版画与数字图像应用研究》,此方向是以继承、学习悠久的中国版画的优秀传统为核心,同时借鉴吸纳信息时代世界前沿的版画创作理念、方法与材料,融会贯通形成个人独特的创作观念、审美取向及媒材运用,从而创作出当代的、个性的版画。

 

 

一、课程的语境:

深圳大学的水印版画教学可以回溯至1998年。当年,创作《西递村系列》蜚声画坛的著名版画家应天齐老师调入深圳大学,深圳大学的水印版画的教学由此开始。应天齐老师的水印版画作品属于水印综合版,他的作品采用多种材质拼贴肌理来制版,通过凹印、凸印、平印、干印、湿印、多次印等手法拓印的综合水印版画技法,在中国现代水印版画领域独树一帜。2010年应天齐老师退休,深圳大学的水印版画教学先后由张晓东、陈小凤老师接续。
张晓东、陈小凤老师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广州美术学院的水印版画工作室建立于上世纪80年代初,在郑爽老师的带领下形成了一定的水印木刻特色,拥有良好的基础。在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的探索之路上,涌现出了众多具有广东水印版画特色的作品,例如潘行健的《水乡世家》、许钦松的《潮的失落》、李全民的《对白》、黄启明的《秋月观鱼之二》,这些代表作品体现出了广东水印版画强调提炼艺术感受,注重画面表现,而不是写实性再现的特点。张晓东、陈小凤老师分别师从李全民教授和黄启明教授,他们将广州美术学院的水印传统和特点引入深圳大学版画专业的水印教学中,强调“是表现,不是再现”,丰富了深圳大学水印版画的创作观念。
2020年,本人荣幸加入深圳大学美术系,继续水印版画的创作与教学研究,将自己多年的水印版画学习心得与实践经验教授给美术系的学子,为继续推动中国水印版画的发展,服务双区文化建设与美术教育事业尽己所能。水印木刻生根于中国,理应壮大于中国。作为一门历史悠久的优秀版画艺术形式,水印木刻在版画大家族中的位置却如同明珠蒙尘。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大众对于水印木刻有一种有失偏颇的刻板印象,导致它的艺术价值和发展前景被严重低估,进而造成大众认知度不够。因此,普及水印木刻相关知识、打破大众固有思维、扩大专业人才队伍对于水印木刻的发展显得尤为重要。
该如何走出水印木刻普及的第一步?回想当年,我坚定选择水印版画为专业方向,源自恩师陈琦教授的一堂水印木刻套色课程。通过这堂课,我了解了什么是水印木刻,领略到了水印木刻的魅力。那么对于我的学生,我首先要做的就是让他们知道水印木刻这门中国传统艺术的美与未来。
基于这种想法,我的《木刻(水印套色技法)》课程内容围绕着水印木刻版画的“前世今生”展开。本课程从中国水印木刻的历史、成就、技艺和练习四个方面进行全方位的介绍,旨在开阔学生的艺术视野,提高人文艺术素养,提高中国水印木刻在大众中的认知度。

 

二、课程目标:
木刻(水印套色技法)课程是美术系版画专业的限定选修课。这门课程的教学目标,是使学生了解水印木刻的概念、历史沿革、媒材特性及艺术特点等相关理论,进而对中国传统艺术形成基本的认识,同时激发学生对中国水印版画艺术的兴趣;在掌握基本知识同时,学习艺术发展的脉络,开阔艺术视野,提高艺术和人文素养。培养既深谙传统水印木刻精髓,又熟练掌握现代水印版画技术,同时具有一定艺术理论基础,能在不同题材方面创作出较高质量水印木刻版画作品的美术专业人才。

 


三、课程设计:
本课程由理论授课和实践应用两部分构成,授课对象为本科三年级以及硕士一年级的学生。课程共7周,共计126课时。教学的内容分为理论讲授、技法训练、思维拓展、艺术创作四个部分。由于水印木刻制作具有较高的技术难度,且需要积累一定的实际操作经验方能在创作时灵活运用各种技法,因此本课程采用理论和实操双重并举的方式进行教学。具体到教学实施环节如下:
· 第一部分:理论讲授
以讲座的形式为学生介绍水印版画的历史和发展。从水印版画的概念、功能与形态、历史发展、技艺沿革、文化属性几个方面进行讲授,让学生了解水印版画的特点,理解作为绘画复制与图像生产的木版水印与作为艺术表达媒介的现代水印木刻的区别与联系。对传统水印木刻、现代水印版画及当代实验性的水印作品进行集中展示。
· 第二部分:技法训练
本部分分为两个板块,一方面是通过熟悉材料、工具,了解各种媒材的特性与用法;另一方面是通过临摹练习,掌握分版原理及刻印技术
在工具材料板块,我加入了马连的制作,要求学生亲手制作属于自己的印制工具。以此让学生在制作马连的过程中去体会人与工具、工具与画作、画作与人之间密不可分的联系。马连制作要求:底面平整,缠绳紧实,芯盘设计有个性。

 



马连制作(2018级)

 

在课程设计上,以技法切入教学,带动学生对水印版画实践操作进行了解与掌握。首先,进行课程所涉及的工具与材料的介绍,除了在二年级《版画基础》课程中已接触过的木刻刀与板材外,对于笔刷、颜料、墨、纸张及其他辅材进行介绍说明。我以《水印版画物性实验》相关成果作为教学示例,让学生了解不同媒材的物理属性、使用方法及呈现效果上的区别。
课程所涉及的基本知识和使用的基本材料技术将始终贯彻于整个课程的实践中,实践过程有助于学生逐渐加深对媒材特性的理解与消化、提高对材料技术的认识。实践经验的增加,理解的深入,有助于学生将获得的经验有效运用于自己的创作中。
在临摹练习板块。首先向学生介绍三种基本套色方法(主版法、饾版法、减版法)的分版原理。让学生逐步掌握一版一色、一版多色的分版方式。
在教学实施上,这一阶段以“主版套色”类型的作品临摹为主。对于初学阶段而言,向经典作品学习是初学者上手的有效手段,临摹有助于直观认识套印的原理,理解分版的规则,有利于打好扎实的基础。课程选用《撒尼族小学生》《小阿依》《藏族女孩》《阿诗玛》等一些经典的水印作品为摹本,要求学生对摹本进行解构分析,绘制分版设计图,通过仔细观察和思考,去反向推导作品的制作,复盘原作者的分版步骤和意图。让学生思考画面效果是如何进行套印的,为什么作者这样布局,如何在分版合理性与印制便捷性上最大程度进行优化。培养和提高观察力,使学生对经典作品的整体风格和细节处理能敏锐感受和反映;同时逐步提升完善水印技法表现的能力。
在临摹练习过程中,我要求学生去理解和感受画面关系和媒材性能,通过临摹练习,让学生掌握水印木刻分版设计、常用分版方法与分版原则。了解水印木刻印制的三要素。掌握水印画面的控制与调整。了解印制时的湿度、印刷速度、马连压力的把握。了解对版与纸张的收缩、印刷遍数与色彩表现、复印调整与溢出控制。
学生临摹时,我鼓励他们不要怕印坏,不要丢弃打样的每一张作品,要把打样的先后顺序记录下来。因为第一次临摹的过程,就犹如婴儿蹒跚学步的开始,每一步的跌倒都是为了奔跑的蓄力。与媒材初次打交道,一开始可能印出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在这些问题中,亮点有时会在机缘巧合下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效果存在于画面中,而这些亮点或许会在今后的创作中成为独特的表现手法。
最终提交的临摹作业实际上是一组印制过程的呈现,最后的那张作品并不是主角,过程才是。这也是我对于临摹的理解。
临摹作品要求:基本保持原作的面貌;主动把握印制效果;按版画规范签名。

 


临摹《阿诗玛》,吴于靖(2018级)

 

临摹《小阿依》,苏钰茹(2019级)

 

· 第三部分:思维拓展

本部分分为两个板块,一方面是通过熟悉材料、工具,了解各种媒材的特性与用法;另一方面是通过临摹练习,掌握分版原理及刻印技术。
第一单元:物性与印痕探索
物质材料是版画家完成印制行为的媒介,它的自然属性和造型特点会启发或影响版画家的印制结果。物质材料的“物性”特征赋予了创作新的表现语言并丰富了作品的外在表现力。关注材料“物性”特征是版画家从事艺术实践不可回避的基础环节。材料所特有的质地和美感由作者对材料、技法的不同运用来展现,不同的材料有着不同的表达方式与视觉形态,以及其他材料不可取代的优势。在水印版画中,这种物性美与材料美主要来自其印痕独有的呈现。
在各个版种中,水印版画相对较难掌握,其难点在于对媒材水分的把控。一般来说,只有控制和掌握好媒材水分的多少,才能印好一幅水印版画,而最快上手的关键在于大量印的练习。水印版画的魅力在于“印”,印是水印版画中最丰富、最有变化和最有创造性的部分。以不同湿度的纸、不同的上色方法和压印方式让版上的颜色同宣纸接触,可以产生无数种效果,而这些效果都可以成为版画家手中的语言,用以表达版画家的情感。
我认为材料本体的视觉魅力应该被不断挖掘。材料自身的特有属性及其可以被拓展的各种可能性,在实际创作中与创作主体息息相关。将两种方法有机结合起来,让初次接触水印版画的学生在比较短的时间内能较快掌握材料的一些特性,与此同时,也能尝试对印痕的拓展,并将收获有效运用于自己的创作实践中。
在课程设置中,我加入“印法练习”的单元,利用“版”的复数性,有针对性的对媒材的特性进行实践。将之前教学环节中的媒材介绍、知识理论与操作实践相融合,要求学生通过大量的练习,加深对媒材特性的了解,强化对印痕的认识、激发探索“版”的可能性的兴趣、理解怎样运用印版进行创作的思维方式、尝试印版的肌理制作。
印法练习作业要求:记录印制的环境、条件、材料、手段,最大限度地发掘不同印制要素在画面上呈现的多种可能性。
例如:空气湿度(环境)、版与纸的干湿(条件)、颜料的类型(材料)、压印方式(手段)……

 


印法练习,张洁(2018级)

 

印法练习,李可意(2019级)

 

第二单元:一版多创
在水印课教学中,我要求学生对创作作品进行拓展性训练,即,在同一张作品的印版上,通过更换印制材料、印刷方式、印版排列等多种手段,以达到同版不同作的效果。该拓展性训练旨在帮助学生认识到在版画中版的独立价值以及“以版作画”的表现手段。

 


《防备》 42×29cm 水印木刻 2021年 范爱婷(2019级)

 

《防备》拓创 42×29cm 水印木刻 2021年 范爱婷(2019级)

 


· 第四部分:艺术创作

通过对水印套色木刻不同印制技法的训练,同学们基本掌握了水印版画的印制。在课程安排上进入创作环节,本部分主要讲授怎样用所学的方法印制水印作品。
因为水印套色版画是本课程的核心内容,要求学生绘制1:1的有色画稿。画稿要求尽量手绘,体现出创作主体参与其中的绘画性,因此,对于初次尝试水印创作的学生,不建议直接使用照片,或者把照片用PS简单处理后进行分版。
画稿的质量直接关系到最终版画的完成质量,需要反复打磨调整,因此,学生画稿完成后,指导其结合自身创作意图,全面考量调整画面的细节、色彩、布局以及完整度。强调版画语言的自觉,不要全盘照搬画稿,要体现水印版画的独特语言。
根据学生的创作思路以及不同的画面风格,引导他们选择更适合的套印方式和更科学的分版方法。
要求学生在创作过程中充分运用拓展思维,将印法练习中的印痕效果有机运用在自己的画面元素中,大胆进行创新。

 


创作画稿、分版设计  张洁(2018级)

 

 


《木马》 张洁(2018级)

 


四、参考书目与用途分析:
[1]陈琦著,《中国水印木刻的观念与技术》,中国画报出版社,2019年,(ISBN:978-7-5146-1733-7)。
本书从观念与技术层面谈论水印木刻的前世今生,类似中国水印木刻百科全书,兼具学术性、专业性、知识性、实用性。作者陈琦教授是当代中国水印木刻艺术的代表,在此著作中能看到有关中国水印版画最新、最全和最深入的研究成果。
[2]应天齐著,《水印版画技法》,人民美术出版社,1991年,(ISBN:7-102-00928-3)。
本书以“印痕”——转印的痕迹为核心,介绍综合水印版画的技法、工具材料与印制流程。应天齐老师在印版上结合铜版凹印和拼贴各种不同材质肌理的综合制版方法,结合水印技法手工印制,形成了其水印版画面貌,拓展了现代水印版画的疆域。
[3]郑振铎著,《中国古代木刻画史略》,上海书店出版社,2010年,(ISBN:7-80678-179-X)。
本书是中国古代版画收藏家、中国古代版画史研究专家郑振铎先生所著,是关于中国古代版画史最权威的书籍。
[4]应金飞主编,《水印千年(共四册)》,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7年,(ISBN:9787534064111)。
本书是由浙江美术馆、中国美术学院主办的“水印千年——中国水印版画大展”的画册,内容全面、资料详实、印刷精美。


五、教学过程思考:
在整个教学过程中,我常在想,如何能让学生较全面的掌握水印木刻的技术;如何能引导学生完成具有自身想法和独到表达的个人创作;最重要的是,如何能使学生切身体会到水印版画的真正魅力,从而充分调动学生的兴趣使其沉浸其中。
在第一年的教学中,我通过理论讲授与实践演示相结合,让学生对水印版画有了较为全面的认识;通过与学生深入交流,了解其创作思路的源起,结合学生的自身特点,引导他们找到最直接的表达方式和适宜的表现手法,形成自己的画面语言,使作品更加纯粹;通过经典作品的赏析及艺术案例分享让学生切实体验到水印版画的魅力;通过体验制作相关工具、鼓励学生互换自制的贺年小版画,组织他们在校内的创意市集上展示售卖原创版画作品等,提升了学生对版画的兴趣。
在临摹练习阶段,选取的经典主版法作品,大部分学生都能出色完成。但从临摹转向创作阶段,学生在这个环节出现了诸多问题,比如缺少线板的情况下,学生想要表现温润细腻或者层次叠加的画面时,在分版环节上就会无从下手,不知所措,从而造成分版陷入混乱。针对上述情况,经过总结,第二年我调整了教案,增加了无主版套色作品的临摹和印法练习的作业量,要求学生临摹两种不同方法的水印作品,其中一张是我规定的主版法印制的水印版画,另一张由学生自选非主版法制作的作品。希望以此帮助学生完成从临摹阶段到个人创作阶段的顺利过渡并能有所收获,在今后自己独立创作时能够有的放矢。
经过两个学年的教学,我认为引导学生的研究兴趣,帮助他们正确认识“版”、“印痕”、“物性”在水印版画中的作用对于水印木刻版画的学习至关重要。对于学生而言,如何将所学拓展到形式语言的完善与创作中,则是一个需要长期实践和探索的过程。


六、优秀作业与点评:
通过为期7周的教学,学生们逐步掌握了水印版画的技术要点,在水印木刻创作上取得明显效果,其中不乏精品。

· 蓝梓权同学的作品《拥抱》
蓝梓权同学的创作缘起于他援藏支教经历中的所见所感,作品以西藏察瓦龙地区的仙人掌为题材,有其独特的想法与视角。画面具有象征性,细节丰富,层次分明,用单纯的画面呈现作者对于生命的感悟,对于情感的思考。在蓝梓权看来,仙人掌是孤独的,它的外表带刺,一旦和人接触就会刺伤对方,有着爱而不可得的无奈

 

 


创作画稿、分版设计

 


《拥抱》42×20cm 水印木刻 2020年 蓝梓权(2018级)

 


课程体会&作品说明:

木刻水印让作品拥有水的绵柔韵味和独特的木质纹理。

“你愿意拥抱一株仙人掌吗?”画面中不同层次的黑营造出神秘的纵深感,在密密麻麻深不可测的仙人掌植株中,刺痛正穿透抱着仙人掌的人物身躯,孤零的人在布满仙人掌的荆棘地显得无处可躲。世界上有很多扎人的东西,或事或物亦或是人,或者存在原本就是带刺的,刺痛是一种常态,但总有人愿意去拥抱令自己疼痛的事物。画面中的人物选择和带刺的仙人掌主动发生联系,这是一种对于危险的事物惧怕又渴求,难以割舍的共生矛盾状态。

*作品《拥抱》入选第九届广东省版画作品展、第十五届全国高等院校版画教学与创作年会作品展、第二届全国大学生美术作品展,并被深圳大学美术馆收藏。


· 刘寒冰同学的作品《问》

 

 

《问》 54×36.5cm 水印木刻 2021年 刘寒冰(2019级)

 

课程体会(部分摘录):

“如果我要把我目前所掌握的两门版画技法做个比喻的话,黑白木刻就应该是个刚正的男人,泾渭分明、非黑即白,容不得商量的余地,你刻出的板子是怎样画面呈现就怎样,是恳切确定的;而水印与之相比则显得像个善变的女孩,水的参与赋予了她灵动的魅力,微妙的晕染与木水交融的肌理让人欲罢不能,而水的参与也让一切都朦胧难以把握起来。就像女孩的心思一时晴一时阴,水的流淌也似乎有它自己的意愿,笔尖多一滴水少一滴水,刷色缓一时急一时最后的效果都不相同,这让人难以切脉的属性实在是剥夺了我一些睡眠时间,也确实消磨了我一些开始的热情。但总归方法是比困难多,这七周的学习后我终于能够稍微摸准这个多变的孩子的性子,同她说上几句话。”

 

· 成志婷同学的《‘我’被孤立了》
成志婷同学在7周的课程中,勤奋认真,印制了大量的作品,在创作的拓创上也不断进行尝试探索,发掘水印版画的趣味。她尝试运用传统的饾版、拱花技法来表现荔园的风景与鸭群,借景抒情、托物言志,作者通过叠印的方式体现出自己对于“版”的理解,并呈现出妙趣横生的画面。

 

画稿 1

 

《冬天的荔园》 25.5×39.8cm 水印木刻 2021年 成志婷(2019级)

《‘我’被孤立了》 水印木刻 2021年 成志婷(2019级)

 

课程体会:

经过这个课程的学习,我深感版画人的不易,创作时需要很多的想法不易,分版制版不易,刻板印画更不易,我们经常吐槽版画是个“费手的体力活”。但是版画也有它自己的乐趣,一版版印出来时每一次的效果都不一样,最后却能组成一个画面,很神奇,也很有成就感,又觉得这一切的辛苦都值得。或许这就是间接艺术的魅力吧,不过于直接而保留的一丝神秘感,让你好奇为之奋斗。

 

 


 

杨鹏程

Yang Pengcheng

 

201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获学士学位;201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获硕士学位;202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院,获博士学位。

现任教于深圳大学艺术学部美术与设计学院美术系,从事水印木刻版画的创作与教学研究。

作品入选共生的力量·2021国际水印木刻版画邀请展、首届亦雅·中国现代水印版画作品展、第五届中国当代学院版画展、行远及众·中国水印木刻版画文献展、水印千年——中国水印版画大展、第一届埃里温国际版画双年展等国内、国际展览。

作品被浙江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广东省现代水印版画研究院等机构和个人收藏。

本文系 Art陈琦 内容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相关信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