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杨凌媛:我的水印木刻教学实录
.Art 陈琦 . 2022/9/3

编者按:

近两年来陈琦老师在全国各地如中国美术学院,四川美术学院等地举办了水印木刻工作坊,以工作坊的方式推动了水印木刻的教学与普及,陈琦老师之后,杨凌媛在四川美术学院开设了《木刻1传统木刻语言研究》这门课程,其中包含理论与实践两部分,在今天的文章中杨凌媛对自己的教学进行了系统性的梳理和阐述,同时杨凌媛的文章也是近期Art陈琦系统性梳理水印木刻教学的第一篇文章,在接下来我们将呈现来自不同水印木刻教学生力军在教学一线的思考。

水印木刻语言与中国画语言有着一脉相承的关系,吴凡先生的《蒲公英》就是在水印木刻语言的基础上结合中国画的表现创作出来的作品,获得了第七届世界青年和平友谊联欢节展览美术作品奖和德国莱比锡书籍艺术展览会版画比赛金奖,在50年代创造了四川水印版画的高峰,有着独树一帜水墨意味的现代水印版画风格样式。我在国画专业博士毕业后去陈琦老师工作室学习了水印木刻,水印的痕迹在确定与不确定之间,这令我着迷,同时版的规定性与设计专业的计划性又有密切关系,这对从事十几年设计实践和教学的我来说并不陌生。所以,喜欢上水印语言是那么自然的事情,后来也一直在从事水印木刻的创作。2021年12月在川美版画系的领导大力支持下,陈琦老师开设了工作坊《当代水印版画的观念与表现》,向全院各专业的学生传播水印版画的观念和技术。也因此机缘,2022年4月川美版画系邀请我讲授了水印木刻课程,我非常荣幸的进行了四周的水印教学实践,学生的成果是令人欣喜的,分享如下。
今年的课程名称为《木刻1传统木刻语言研究》,长度为7周,是版画系三年级学生进入木版工作室的第一次课程。前3周由舒莎老师指导学生创作手稿,后四周由我指导水印木刻技术。课程开课恰逢疫情封校,前两周的课程是在线上进行的,这段时间同学们在宿舍里画了大量的手稿,尝试各种想法的表达。到第四周开课时刚好可以开始线下教学,大家手里已经有了很多稿子,只是选择哪些更适合以水印的手法来表现。在课程开始进行了理论的讲述和实操示范,理论部分分为四个部分:什么是水印木刻;水印木刻的历史流变及其艺术特点;水印木刻的工具、材料;水印木刻的制作流程和技术要领。首先,厘清概念是必要的,做为我国具有悠久历史的手工印刷技术——木版水印,它从复制的功能如何发展成为独立的艺术表现语言,其背后逻辑是怎样的?所以,概念不仅仅是名词解释;其次,水印木刻的历史流变及其艺术特点是重点的讲述部分,以图例为主的形式讲述从最初具有版画属性的图章、捺印等到21世纪水印版画所具有的形态和特点。对于从没有接触过水印木刻的同学们来说,了解水印木刻的渊源及其表现语言的可能性是重要的,他们能从中找到自己喜欢的表现语言并借鉴过来为自己所用;最后,讲述工具材料和制作流程,由于水印版画的技术存在多样性和复杂性,但技术是为艺术表达而存在的,每个艺术家大多有自己的独门技艺,技术之间存在着差异,但又有共性,所以在了解共性的基础上再找到合适自己的语言,是本科教学的重点。在这阶段主要介绍了陈琦老师的套印水印技术和分版方法,也以图例的方式讲述了主版法、饾版法、减版法以及综合材料版的基本原理和方法。在接下来的印制示范中详细分解了套印法的技术要点,将水印的技术难度归纳在几个重要节点中,以便让同学们能很快掌握其要点,不至于印不好而气馁,我想让大家建立起信心和兴趣。
由于工作室的同学在二年级已经学习过其他版种,对于版画逻辑和基本制作流程是熟悉的,所以在分版和刻制方面基本没有什么问题,主要是掌握水印技术、语言转换和表现,我让大家在创作时做好印画笔记,有助于一边动手工作一边用心反思。首先掌握技术,让大家用以前的小版尝试方利民老师的“水印宝典”中水和宣纸可能碰撞出的可能性,对材料有一个基本认识,并玩起来,然后再做作品。
在开始创作印制时,大家碰到的问题总结起来就是湿度和调色、刷色三大关键问题。陈琦老师的水印技术中最难把握的是湿度,刚刚好的湿度可以印出水墨华滋的效果,同时湿度的把控直接关乎到对版、掀纸、印刷的效果,所以将版和纸喷湿到刚刚好的程度是第一节点,同时也需关注空气中的湿度,4月份的重庆湿度大且温度不高,非常适合做水印。在印画时的湿度可以分为可控的湿度和不控制的湿度,可控的湿度体现在画面的四个边角,版画一般有留画边的习惯,当纸和版都喷湿后,由于宣纸中吸收了足够的水份,颜色很容易浸漫出来,为了控制白边的完整,在印制之前用干净衬纸和马莲将四周空压一遍,以保证四边的湿度小于画面中间,如此颜色能较好的控制在四边之内。但在印画面中需要浸漫出来的地方,可以让它湿度大一些,就有一种水墨滋润的效果,这也是水印语言的特点。关键在于如何利用这种语言,所以控制是好,不控制也是好,最终看画面需要的效果。如李文豪同学做了一系列表现幸福家庭的作品,在整个印制过程中他感觉是非常享受和自由的,无论上课还是下课都在教室里做画,四周时间总共做了四张大尺幅的画,还有一些小画。下图是他的第一张水印,开始没有蓝底色,后来我建议他借鉴大卫.霍克尼的色彩,最终作品中的形象更加突出了一些,也显得更为完整。

 


李文豪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上图水印完成稿,下图手稿)

 


在接下来的这张作品中,他还采用油画棒等材料在印好的画面上进行涂绘,婚纱的肌理和透明呈现出来,脸上贴了闪亮的贴片,这是年轻人喜爱的东西,他认为只要为他画面服务的就不择手段,四边还是很难控制好,最后都裁掉了,重新裱在白纸上。

 

 

李文豪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

 

教师点评:画面色彩火辣并追求平面性,人物造型夸张并具有童趣,洋溢着幸福的感觉,这是他个人生活体验的表现。在水印的表现中采用干印法,但黑版相对湿一些,同时加入其它材质的表现也增添了画面的随性感,建议以后尝试不同的印法,形成干和湿的对比。

赵瑞同学一开始接触水印版画时觉得很茫然,于是先尝试了“水印宝典”中印法,比如干和湿的对比,错版等。

 


在做创作时想借鉴日本艺术家斋藤清的干印法印出有肌理的效果,但时间有限,没有完全达到她想要的效果。

 

 

赵瑞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上图水印完成稿,下图手稿)

 

教师点评:将自然景观主观处理后形成更平面、构成化的画面结构,色彩温暖平和,在水印语言的转换中将色彩进行了更理性的归纳,几何形的面积也有了更明确的对比,方圆结合,传递出平静理性的情感,假如某些局部处理得更精微一些画面会有更耐看的地方。

黄甜甜同学很喜欢水、宣纸、木版之间产生的微妙变化,所以在印制时她一直在留意它们之间会带来怎样的效果,经过两张作品的实验后,到第三张时她觉得对材料工具有了一定的熟悉,并吸收了前两张的失败经验,开始玩起了水、纸、版、颜料之间的尝试,做得很轻松,并享受其中,在印画笔记中她说到时间有些短,刚有感觉就结束了。

 

 

黄甜甜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左图作品局部,中图完成稿、右图手稿)

 

教师点评:从稿子到版画语言的转换中能较为主观的处理,敢于尝试不同的印法,直接面对材料带来的可能性,画面中经过抽离的树富有节奏感,与地面的弧线形成虚实对比,色彩纯度高,假如将层次处理得更丰富些会更好。

第二个节点是调色和刷色,如何把控颜色的明度和饱和度是一个问题,水性材料在干和湿的时候差异很大,不如油性材料显现得那么直接,但掌握好了会有一种温润的感觉,所以需要不断的积累经验才能调制到刚刚好。一般来说印刷两遍印出来的颜色能达到想要的效果是合适的,但由于干了会变浅,所以还需再调制深一些,要印两遍的理由是一遍有可能印不匀,两遍后可以弥补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解决只能在反复的实践中试错,然后渐渐的就能比较好掌握颜色调到什么程度为宜,此外不同的夹宣对颜色的承载和显色有些差异,为了能在印不同版数时做到颜色基本一致,最好做一个色标,以便后来印刷时做为参考。比如:李映宣同学在一开始进行色彩的调制和印刷时,觉得湿的时候还好,等干了就完全不是她想要的(如下图)。另外,她觉得颜色深浅靠加水的多少来决定,当印黑色时可以这样理解,但印彩色时,可以通过调整色相和饱和度来达到。此外,她一直想着还原她的稿子,经过与她沟通这是一次再创作,可以在印制时进行调整或者取舍等办法使之达到理想的效果,假如只是复制原稿,数码喷绘机可比我们更擅长。她慢慢的能在印制好的画面色彩关系中找对比,而把原来的稿子搁置一边,随机应变的进行再创作。

 

李映宣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

(第一张作品印刷时湿的状态和干的状态对比)

 

 

李映宣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印第二张作品时的效果)

在印制第二张作品时,她经过不断的尝试收到了不错的效果,还采用勺子隔着薄膜的办法刮印,她认为会印的比较匀和省力。在课程快结束时,她又重新试印了第一张,这次她摆脱了稿子的束缚,获得了一次新的创作体验。
她在印画笔记中谈到:学习水印的过程中让她懂得如何让自己静心下来,一点点的完成,一个一个问题的突破,这些体验和学习也会成为她将来解决问题的宝贵经验,只是觉得时间有些短。

 

李映宣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
(左图为重印第一张作品的效果,右图为手稿)

 


教师点评:蓝、紫、绿、黄之间的微妙色彩变化以及面积的对比是在印这个作品时不断去尝试调整的关键点,而且在水印中这几个颜色的干湿状态差距很大,要印到刚刚好确实不容易。画面中浪漫神秘的色调与妖娆的树枝如歌般低吟,传递出作者善感、青涩的情绪。

康艺月同学在前两张作品中调制颜色时加入了过多的白粉,因为她想得到一个温和的色彩,但结果是降低了水印的润泽感,且饱和度和明度都受到影响。但在最后的作品中她尝试绝版,由于有黑色的参与,画面的效果明快了一些。

 

康艺月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上图为水印完成稿,下图为手稿)

 

康艺月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第三张作品)

 

教师点评:平和沉静的色彩感觉是水印的特点,而要把握得刚刚好又确实有难度,在不断的尝试中最后这张作品呈现了不错的效果,黑版的随意性线条也增添了几分画味,色彩既和谐又有对比,画面中女孩一霎那的表情有那么一丝的茫然和羞涩。

翁玫玫同学在第一次做水印时就尝试绝版的办法,两张作品都是利用两张版完成。绝版是刻一版印一版,刻到最后一版时被刻到所剩无几,这种办法要求作者能很好的把控画面的整体效果,在每次印制中调制颜色要刚刚好。她在这个过程中深刻体会到不可逆转的感受,由于水性颜料在干和湿的状态下差异比较大,她常常在干了后再次补色,但一直怀着好奇心和勇于探索的精神在一张版上不断的将比较浅的颜色刻掉,最后通过六版的印制达到了她想要的效果,她觉得水印比油印透气并存在更多的可能性,非常愿意多多尝试。以下是她的板子和最终的作品效果。

 


翁玫玫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第二张作品的板子)

 

翁玫玫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第二张作品的效果,左图加了黄底色)

 

 

教师点评:色彩表达明确,左边这张尝试整体铺了黄底,在冷暖的对比中更为和谐,胆子大,一开始就尝试绝版来做水印。但叶子的归纳处理中稍显有些凌乱,花的处理也需要更明确的主次关系,可以借鉴学习宋人花卉中更为主观和带着生命观的角度去审视花卉。

此外是刷色,在版上留下的颜色会直接反应到作品上,假如想得到一个比较平整润泽的效果,在板上的颜色不能太湿也不能太干,从侧面观看板上的颜色呈现哑光状态说明这个时候是比较合适印制的,但假如想获得绘画的涂扫效果,那就可以直接在版上涂绘然后再印,我们在李文豪的作品中能看到他在板上直接涂绘后的效果。又或者想印出木板上的木纹,那就需要版和纸都相对干一些,张瑞同学在印制过程中尝试印出木纹来,还是有些效果,但因为是椴木版,水分的控制还有些问题,所以并不是很明显,若想得到更明确的木纹,可以采用水曲柳板,会有更好的效果。另外,想要印出渐变的效果,那需要先上浅颜色,然后接染深颜色,再用浅色笔接染过渡的位置,这个方法与中国画接染的方法极为相似。如王一然同学在印制这张蝴蝶时就非常耐心的一点点润染,将起伏转折的地方表现出来,只是稍微显得有些干了。

 

 

王一然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

 

教师点评:非常耐心的一点点的润染表现好了纸折蝴蝶的质感和明暗关系,蝴蝶是中国文化中具有哲学意味的符号,寓意着此和彼的对立与转化,王一然没有直接表现客观世界中的蝶,而是折叠过后再把它表现出来,这个折叠和再表现出来的过程暗含了她对现实和理想之间的思考和质疑。

另外,黄甜甜同学记录她在画面中做渐变前后的比较,局部加了渐变后画面会更加丰富,如下图。此外,她在刷线条版的时候发现整体刷完后,开始刷的部分就已经干了并印不出来,于是采用局部刷色局部印的办法。

 

 

黄甜甜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

(左图平涂、中图局部做了渐变并加了线条版,右图手稿)

 

熊婷同学的稿子是用不同的材料做成的,所以在一开始也想用综合版来尝试水印,我让她借鉴应天齐老师的综合版办法。但由于贴的材料太吸水并过于细密,所以刷的颜料都滲入其中,很难呈现出想要的肌理,课堂时间太短她也没有进行更多的实验,于是还是按照常规的印法来进行。她在印画笔记中记录了很多问题,大多围绕湿度,其中有一个普遍的问题就是刷色时形体边缘会比较浅,中间会深,可能是水有些多使得颜色聚在中间,另外在压印时要先着力压一下边缘再压中间。如下图。

另外,她在画面中多次尝试渐变,最后还是收到不错的效果。但是黑色的印制还是一个问题,水印中黑色需要多次反复的印刷,并且压印的力度和干湿度的把控要合适,太干太厚的颜料会粘版,甚至将纸粘破在版上,水份多则不容易印出厚实的黑色。

 

熊婷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左图作品局部)

 

教师点评:小丑是给人带来欢乐的表演角色,他们通过各种丑态拉低自己来博取观众一笑,其背后是一种牺牲和奉献,也隐藏了自己的苦与悲,在熊婷的画面中不断表现小丑,那是带给人类温暖和奇迹的使者。

其他几位同学,做了很多关于刀痕、油印与水印、版的凹凸等方面的尝试。如吴巧兮同学在第一张作品中偶然发现“拱花”的办法,这种技法也很符合花卉的表现。

 


吴巧兮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

 

教师点评:吴巧兮也是一开始就尝试绝版,这是她们本来就具有良好版画功底的原因,她淡定的一版版的刻制并印刷,最后“拱花”在画面中表现得那么和谐,超乎了预期的效果。

于永波同学是直接在版上画稿子,尝试了两张后,印出了一张令人惊艳的作品。

 


于永波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

 

教师点评:在课程开始的时候他似乎没有进入状态,可是在这张作品中刀痕与水痕碰撞出有意思的味道,在方形的画面中采取横竖结合的构图,窗帘和中间的植物朝向相反的方向,打破了横平竖直的结构,画面的黑白灰处理得当,植物的坚锐与窗帘的柔软飘逸形成对比,但窗帘的表现稍显有些简单和生硬,黑色的印制也还需多尝试,干与湿的处理需进一步琢磨。

黄映淇同学不喜欢按照一般的“画稿-分版-拷贝-刻-印制”这一常规流程来进行创作,而是直接绘在板上,然后在这一张版上再进行刻和印刷,他做了非常多的尝试,并将油印与水印结合。

 


黄映淇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

(左图油印打底,中图在左图基础上做水印、右图纯粹用水印印制)

 

教师点评:走不同寻常的路自然会碰到很多问题,但也许能收获别人无法遇见的风景,他尝试直接画法和印法、水印叠加油印,他经过非常多的尝试积累了大量的经验,这个过程比结果更为有意义。

任飞同学在他印画笔记中说到他从一开始就有些抵触水印,所以他选择了之前油印课的板子进行创作,用一张小版熟悉水印材料和印制过程。如下图。

 

任飞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


他发现自己很难接受规规矩矩的刻制、对版这些流程,于是选择更为放松的方式,比如用钢钉破坏木板制造痕迹,在他喜欢的痕迹上用宣纸上着色拓印,然后对纸进行随机破坏,这张作品最后形成了一条“鱼”的形态。

 

 

任飞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

 

他说他在课程的进行中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想去做油印,接着就做了一张90x180cm的独版进行了油印和水印的尝试,这张作品名为《冰山》,其创作冲动是在3-5月经历的一系列事情和人,让他觉得每个人都是一座冰山,有一种未知的恐惧感。由于作品尺幅太大,教室以及工具设备有限,印制过程在各种拼凑下进行,他试图将水的部分通过湿印印出一个柔和的效果,然后用干印法表现冰山上坚硬的肌理感,但最终不是他想要的效果,最后他将干印换成油印,达到了他想要的样子。如下图。

 

 

任飞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左图干湿叠印,右图水油叠印)

 

任飞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 《冰山》(左图局部,右图手稿)

 

教师点评:任飞也是一位不走寻常路的同学,他很真实面对自己的情感并表达出来,他有很强的造型和表现能力,并主动把握制造痕迹的意识,如:版的痕迹、水与油的痕迹等等,以及这些痕迹在他作品中的价值。作品《冰山》表达蕴含着危机,画面中在水平面上露出“人”的眼神充满了冷酷和神秘,虽然在最终的表现中不是很充分,但这个尝试是值得肯定的。

陆乔同学去年12月参加了陈琦老师的工作坊,她有更多的水印经验。同时她有韧性并喜欢思考,她的印画笔记做得非常详细,包括从想法到手稿、分版、制版到印制呈现的全过程。她首先用一个小窗做了一些“水印宝典”的实验,她认为这些小实验给了她灵感,窗是沟通内外的眼睛,于是在最终创作中她选择了“窗”做为元素,并要设计出能承载多种深浅叠压关系的版,且非常精细的套印在一起,主题为“良辰”,通过不同的印法得到“明”“香”“深”等感觉,是一种非常含蓄的表达。

 

 

陆乔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左图为水印宝典的实验、中图为创作手稿及笔记、右图为最终创作的手稿)

最终,她一直在这套板上印刷,进行了不同的明度对比,以及板材肌理的语言尝试等等,一共做了24张。

 

陆乔 川美木版工作室三年级 《你我》


教师点评:中国的“窗”是具有传统文化意味的,窗的形式和窗花图形寓意丰富,同时从物理上来说具有内外交流信息的功能,陆乔选择这个元素非常好,并做了大量的尝试和表达,在单一的图形中寻求变化是她这次创作的诉求,但“变化”显得弱了些。

通过以上的介绍,川美版画系三年级木版工作室13位同学的大部分作品都已呈现,由于篇幅原因没有一一例举。四周水印课程很快结束了,课堂每周两天半时间,加起来总共只有10天,大家利用大量的课余时间才能完成如此大量的工作,整个过程是不错的体验与实践,并收获了满意的成果。在印制过程中碰到最棘手的问题就是控制湿度,但通过反复的实验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看到大家的成果,我感到非常的喜悦。从上面的介绍我们可以看到作品呈现出丰富多样的面貌,大家在创作中结合自己的感受和思考进行了表达,并且很多同学都期望表现丰富的色彩,这不同于一般版画是黑白的印象,又由于大家有着良好的黑白木刻基础和造型能力以及版画思维,所以在水印版画中自然表现了刀味的感觉,还进行了大量不同的尝试,比如绝版、水油叠印、粉印等等,也呈现了四川地区独特的面貌样式,当然这背后的原因是复杂多元的,在这就不探讨了。水印语言的探索是一个螺旋上升的过程,需要更长的时间去实现,所以在以后的教学中让同学们去尝试更为主动的把握水印语言并进行创作,同时进行大量阅读以打开视野,而不能停留在匠人的层面。因此在教学中发现每个同学与生俱来的天赋,做为教师应该了解并引导它,我想这就是孔子所说的“因材施教”,而不是教出来的学生像老师,所以让我们一起努力,将会有更多的惊喜出现。
通过今年的教学,我的收获也颇多,可谓“教学相长”,回想四川版画在全国的重要地位,自20世纪30年代新兴木刻运动以来,中国版画吸收了西方黑白木刻为主要艺术语言,同时也出现了一批用水性颜料印制的版画,如李桦先生的《春郊小景》等,作品呈现出木刻刀味突出同时又水味十足的特点,开启了现代水印版画的先河。新中国成立后,基于对传统文化的自觉和回归,艺术家们去荣宝斋、朵云轩、十竹斋等地学习传统雕版水印技艺,50年代,中央美术学院和浙江美术学院先后将水印木刻纳入版画系的教学课程当中。同时,李平凡先生在全国传播他从日本带回来经改良了的日本水印木刻技术,其中包括来四川美协、四川美术学院做讲座和示范,可以说,李平凡先生是四川水印版画的最早传播者,吴凡先生的《蒲公英》就是此阶段的作品,50-80年代继吴凡先生之后涌现出一批四川水印版画创作群体,如:李焕民、牛文、李少言、傅文淑、宋广训、吴强年、谢子文、其加达瓦、徐匡、阿鸽等先生,他们创作了一批表现川藏少数民族地区生活的水印作品,每个人有着不同的艺术风格,但可以看出四川地区的水印创作与江苏、黑龙江等地区的差异,反映出不同地区画家逐渐注重地域性与个人风格的结合,首先,表现题材有着特殊的川藏民俗特点,其次画面追求刀味线条的表现和平面构成化的效果,局部套色晕染,吸收中国画空白与写意语言、民间剪纸等手法,尤其阿鸽先生在水印版画创作中简练抽象的造型和线条更富有中国画笔墨的意趣。这些特点明显对吴凡先生的水印木刻风格有着承继关系,吴凡的水印木刻一直遵循“版画要有中国的味道,要有自己的想法和思路”。李平凡先生也评论四川水印版画时说道:“结合中国实际,坚持走民族化道路,是难能可贵的。”85新潮后艺术家们纷纷向西方学习艺术形式和哲学思想,批判传统和追求个性,艺术形式呈现多元化。但总体来说,四川地区的版画广泛吸收西方黑白木刻和其他艺术语言并向当代转型,以注重粗旷刀法组织和黑白布局的木刻为主要艺术特色。

 

2022年8月7日星期日

 

 

 

 

杨凌媛

Yang Lingyuan

湖南省新化县人

2018年 四川美术学院影视动画学院教师

2018年 中央美术学院 中国画花鸟专业 博士学位 导师郭怡孮

2008年-2017年 任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基础部教师

本文系 Art 陈琦 内容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相关信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