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祭恩师张树云先生|陈琦撰文
陈琦 .Art 陈琦 . 2022/4/30

编者按:

2022年4月28日凌晨江苏水印木刻学派创始人之一,南京艺术学院德高望重的老教授张树云先生仙逝,老先生102高寿,在他漫长的102年的人生历程中见证了中国近现代史的发展,他在历史的风云际会中穿越了跌宕起伏的诸多潮流,最终成为一代宗师。张老先生既是艺术家,同时又是中国水印木刻教育的践行者和推动者,陈琦老师便是在南京艺术学院求学期间受教于张老先生,早在2018年编者组织“兰之猗猗”展览时采访陈琦老师,在访谈中陈琦老师便动情的讲述了张老先生对他的呵护和教诲。

“传业,授道,解惑”与“求师,问道,尊师”是中华文化传统中重要的师生情谊与道德品质,艺术教育的传承中同样如此,张树云先生和陈琦老师的师生情谊更是跨越了近四十年的时光,在这四十年既是中国社会剧变的四十年,又是中国艺术和艺术教育高速发展的四十年,对于中国水印木刻而言,是学科不断完善的四十余年,张树云先生和陈琦老师的传承在编者看来是水印木刻传承的范本。本期推送中陈琦老师撰文深情祭奠张树云先生,其中情谊溢于言表,同时作为纪念将以往陈琦老师为先生所撰文字一并呈现,再次向先生致敬!

《祭恩师》
文:陈琦

 

早上7:00醒来,打开手机,看到张树云老师女儿张莹女士发来的一条微信,告诉我,张老师今日凌晨在家中驾鹤西去!我看后非常惊讶,感到很突然。

今年春节,我回南京专门给老师拜年。他围了条大红色的围巾,身体状况很好,精气神足,我们围着他逗乐,欢声笑语,喜气洋洋。

不想今天老师仙逝。老师是1921年3月生人,今年102足岁,亦是人瑞。此高寿辞世,尽管民间谓之喜丧,我却十分不舍,非常难过,这种悲伤不能言表,痛隐在内心深处,源源不断的外放。

我痛失了自己的恩师,再也不能在他身边讨教或顽皮逗乐。老师是学生的天,是学生永远的楷模。这样的哀伤难以弥合,这样的痛需要时间慢慢抚慰。

个人的生命再长,对于历史来说都太短,如白驹过隙的瞬间。然而,生命价值又不完全取决于生命的长短,而在于精神创造与传承。一个人若能在有限的生命中,为社会创造出有价值的精神财富并产生广泛的影响,那便是他的生命的延续,肉身不存,精神不朽。

老师一生,经历坎坷,真正从事教学时间并不长,然而老师在教学过程中,以丰厚的学养与温润的人格魅力,培养了许多杰出的学术才俊。他们秉承老师的优良学术传统,在不同的教学岗位延续着老师的学术理想与精神品格。从这个方面来讲,老师的生命又何止百年?而是在一代代的学生中延续。

可惜我身在北京,为疫情所困,不能离京,不能够守护在恩师灵前祭拜,只能回首,凝视南方以寄托自己哀思。愿恩师羽化天堂,安享极乐 。

 

弟子,陈琦

2022年4月28日

 

 


《百岁巨擘,艺德双馨》
文:陈琦

 

 

张树云先生像

 


张树云先生1921年生于浙江瑞安。1939年开始从事新兴木刻创作并发表抗战漫画。1942年起先后就读国立东南联大、国立英士大学艺术科,195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相继在山东大学、华东艺术专科学校、南京艺术学院任教。为南京艺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版画家协会顾问。

 

1950年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干部训练班(后四排右三为张树云)

 

 

先生1973年在南京艺术学院创建版画专业,是江苏水印木刻学派创始人之一。为表彰其在中国版画艺术创作与教育上做出的杰出贡献,1991年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版画家协会授予其《中国新兴版画纪念奖》。

张树云先生的艺术创作始于上世纪30年代后期。不满20岁的他具有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和社会责任感。怀着对版画艺术的热爱,投身到左翼文艺运动中,以刀代笔,积极投身抗战。1949年后张树云先生的创作进入写实主义时期,他多变的刀法,丰富的色彩,创作出许多反映新中国热火朝天的建设图景。

 

1975年在南京炼油厂带学生实习

 

 

上世纪60年代江苏现代水印版画异军突起,1963年首次在北京举办了“江苏水印木刻展”,引起学术界的轰动,继而在全国形成影响广泛的江苏水印版画学派,而先生正是这一学派始创人之一。

他参与了1962年至1964年间江苏举办了三期版画进修班教学,专门研究水印木刻技术。他们既汲取新金陵山水画的艺术表现,又揉合了明代彩色木刻套印技术,并结合现代西方木刻技法,独创出一种不同于油印木刻和传统木版水印的水印版画范式。这一时期他的《渔港》、《海上战斗》等代表作,标帜着新的水印木刻的成熟。1983年,“近代中国版画展”在日本大阪市美术馆举行时,他的《渔港》作为该展的海报广为刊印,影响广泛。

 

2005年与师母许美娟游扬州瘦西湖

 

 

上世纪80年代后,宽松的政治环境与个人的心态舒放使先生进入激情彭拜昂的艺术探索期。这一时期他创作了大量人物肖像作品,其中80年代中期创作的《鲁迅》,以神态自若、画面简净突出了鲁迅先生作为思想家的鲜明艺术形象,堪称表现鲁迅先生艺术作品杰作之一。

如果说,20世纪30年代是他血气方刚的艺术激情的迸发,20世纪60年代初则是他沉潜生活,艺术硕果累累的第二个丰收期。到了20世纪80年代后,则是他从战斗的艺术过渡为审美艺术的艺术升华。2000年后,先生仍屡有新作问世,艺术面貌更为纯净、高洁、隽永。

 

1993年与李桦先生合影

 

 

先生不仅是饮誉国际艺坛的中国现代水印版画标志性艺术大家,同时也一位杰出的艺术教育家。他为人笃实醇厚,勇于开拓。上世纪70年代,他受命创建南艺版画专业。从教材编撰,到工具材料收集制作,从课程设置,到教师引进,每事亲躬。

独创出集基础训练、水印木刻技艺与创作思维为一体的现代水印版画教学体系,最终将南艺版画专业建设为版种齐全,教学设备完备、教师队伍强大、教学与科研成果丰硕的品牌专业。培养出一大批版画艺术精英翘楚,为南京艺术学院版画教学高水平发展奠定了基础,为中国水印版画教育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2022年2月陈琦、万子亮与张老师及师母合影

 

 

《色彩、刀痕、韵律 —— 张树云的水印版画》
文:陈琦

 

在中国现代版画中,江苏水印版画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上世纪60年代初,江苏版画家们秉承十竹斋优秀水印木刻技术传统 ,吸收新金陵画派的艺术思想创作出了一大批以江南风景为主,色调清新,淡雅华润,优美动人的水印版画作品,形成了独具一格的现代水印版画表现形式和艺术风格。1963年江苏水印版画在京展出获得了较大的反响,由此而奠定了江苏水印版画在国内版画学界的地位,张树云先生正是此学派的始创人之一。
张树云先生的版画创作活动起步于温州中学时期,当时正值抗战爆发,作为可大量复制的木刻成为抗日救亡运动宣传的主要形式之一。其时的温中将木刻纳入到战时的宣传教育课程中,一时间全校掀起学习木刻的热潮,从初一到高三,人人动手,操刀直刻,张贴宣传。张树云先生正是在此期间得到了金逢孙先生在版画上的专业指导,很快掌握了各种木刻技法并创作出《上前线》、《全民团结迎接1944年》等较成熟的木刻作品。在此后50多年的艺术生涯中,张树云先生创作了大量的绘画和200多件版画作品。他的版画作品真实地反映了这一历史时期中国社会的巨大变革和中国现代版画艺术的发展历程。

 


《海上战斗》 水印木刻 47×57cm 1963

 

张树云先生的版画作品,大致可分为黑白木刻、套色油印木刻和水印木刻三部分。这三个部分的作品按时间顺序依次展开,技术方式由简至精,从黑白木刻向套色木刻过渡发展,日臻完美;同时他的木刻作品题材涉猎宽广,人物、风景、静物、花卉等皆有佳作。从艺术成就来看,则套色木刻为先,其中尤以60年代后创作的现代水印版画最为突出。
中国现代水印版画和传统水印木刻似乎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它从西方套色木刻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李桦先生1934所作的《春郊》可能是最早的一幅中国现代水印版画,从这幅作品中可以明显地看到西方套色木刻的痕迹,除了印刷油墨变成了水质颜料外,其表现手法无异于油性木刻,尚无水印木刻的艺术语言特征。
上世纪40年代,已有艺术家开始探索木刻民族化的发展道路,他们试图寻找一条西方木刻与中国传统水印结合的艺术表现方式,如1947年张仃的《喜气临门》、王式廓的《改造二流子》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喜气临门》采用了传统木版年画的艺术表现手法将战士立功报喜的场景表现的极具民间戏剧画色彩,而在《改造二流子》中,王式廓先生将西方写实主义明暗绘画手法与中国传统木刻单线和色彩处理手法相结合,生动细致的描绘了干部群众对二流子进行教育的场景,令人耳目一新。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现代水印版画发展迅猛,产生了如《阿诗玛》、《蒲公英》、《茅山颂》、《春风春水江南》、《绿遍江南》等优秀作品。其时,全国形成了北京、江苏、浙江、北大荒等几个水印版画创作中心。

 


《苏南风光》 油印 1959

 

张树云先生正是在这样的社会文化背景下,最早参与到江苏水印版画的研创中。1961年至1962年间,美协江苏分会组织了一批专业版画创作骨干,深入生活,并集中在中山陵藏经楼进行创作。在此期间,张树云先生不仅创作了《出海》、《渔港》等水印木刻作品,还与吴俊发、陆地、张新予、黄丕谟、朱琴葆、陈汝琴等版画家去江苏各地举办水印版画巡回展,边深入生活,边辅导学员,宣传,普及水印版画艺术。
此后张树云先生便将主要精力集中投放在水印木刻创作与研究上,以丰富的生活阅历,深厚的艺术修养和精湛的水印木刻技术创作出《海上战斗》、《出铁》、《春江》、《姑苏春早》、《鲁迅像》、《乐山胜景》、《龙脊寨子》、《花瓶与果子》、《西双版纳之夜》、《迎霞初放》等大批水印木刻力作。

 


《龙脊寨子》 水印木刻 45.5×56cm 1982

 

张树云先生的水印版画艺术成就主要体现以下三个方面:一是现代水印版画技术的探索;二是水印版画艺术语言的确立;三是水印版画艺术的教育与推广。
现代水印版画与传统水印版画技术上最大的差异,莫过于线条与色块的运用。线条是传统版画主要的造型要素,这不仅与传统绘画以线为主的表现语言有关,也与雕版印刷技术本身有着密切的关联。雕版印刷的印版多为硬木,此类板材木质细腻,纤维密实可以用单刀刻制精细的线条,但蓄水性较弱,不适于印制面积较大的色块。

 

《古瓶风姿》 水印木刻 55×47.7cm 1992

 

显然这样的传统木刻技术方式已不能满足现代水印版画艺术表现的要求,因此现代水印版画兴起初期,版画家们在水印技术方面进行了大量试验,从五夹版和马莲的引进,到印刷工艺流程的改进,均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极大地拓展了水印版画的表现空间。张树云先生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地向传统学习,将传统水印版画中的积墨重叠法与浓淡法提纯到艺术表现的高度。
他说“在十竹斋笺谱中,这种现象(浓淡法)只在花瓣或小叶中不经意一小点,我们就是从一小点中加以放大……”由此,这两种技术方法几乎成为张树云先生主要的水印版画技术标志,从《渔港》中的浪花、《龙脊寨子》中的梯田,到《花瓶与果子》中的瓷瓶均有出色的技术表现。他不仅擅于小幅画面的精镂细刻,更善于大幅画面的水印版画制作。

 

 


《花瓶与果子》 水印木刻 54.2×38cm 1986

 

有过水印木刻创作经历的人都明白,大幅的水印版画制作对技术要求很高,在印制过程中,面对喷湿的宣纸,捏拿不当,极易失败。而在他的水印版画中,鸿篇鉅制俯首拾即,如《陈毅将军在江南》竟有120cm之巨。此外,张树云先生还特别擅长饾版套印技术。
饾版是传统水印版画的技术精华,张树云先生不但继承了此优秀传统,更在此基础上将之发扬光大了。他根据画面需要,将不同肌理的板材巧妙裁切,再用饾版技术进行套印,从而极大丰富了画面的视觉效果,提升了水印版画艺术表现力。如1989年创作的《鲁迅像》,为了表现长衫的麻布质感,特选了质地较粗糙的木版,施淡墨干印,将麻布颗粒松软的质地逼真地表现了出来。

 

《鲁迅》 水印木刻 64×41cm 1986

 

在艺术观念上,张树云先生特别强调生活感受,主张艺术源于现实生活。50年代初,他在华东艺专任教时,发现惯于画长期素描的学生不善于生活采风,因此建议开设生活记录画课,作为基础课和创作课之间的桥梁,经实践后收效甚佳。他不仅在教学上如此要求,也身体力行。
尽管他的工作岗位变动较多,但依然挤出有限的时间,深入生活,下乡写生,因此他的作品兼有叙事与抒情的特征,散发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并具有典型的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色彩。他说:“从早年到晚年,我的创作心路离不开时代背景,大致可以这么说,从追求力之美与表现现实美,走向主体意识与诗化意境的结合。”

 

 

《新兴版画运动导师》 水印木刻 52.5×43cm 1981

 

色彩、刀痕、韵律是张树云先生水印版画的鲜明艺术语言。张树云先生的水印版画,色彩运用极为丰富,他擅长用大面积的对比色来烘托画面的主题和意境,同时又在细节处理上注重色彩的微妙变化,使得画面既宏大又精致。《出钢》是他多次下钢铁厂后创作的作品,为了表现生产车间翻腾的热气,坚硬的金属和紧张的劳动场面,他用有力的碎刀,抑扬顿挫的刀法刻画出钢水出炉瞬间的动人场景;色彩上仅用大面积的红黑二色叠印,既真实地表现了生产车间的环境色彩,更突出了画面白亮的钢水,使得画面简洁而充满视觉张力。
而在《迎霞初放》中色彩运用则微妙细腻。这幅作品中的荷花和叶大量采用了浓淡印法,花瓣上的色彩由深到浅、由冷到暖,交替过渡,水色温润,清新自然,将霞光映照下的初荷羞怯与娇嫩表现的美轮美奂。

 


《春》 水印木刻 41.5×61.2cm 2003

1983年4月《近代中国版画展》在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隆重开幕,张树云先生的水印木刻《渔港》作为该展览会的海报,广为刊行,影响深远。
在这件作品中,张树云先生将色彩、刀痕、韵律三者完美的结合,展现出一幅高度诗意化的生活画卷。画面构图宏大,布局顶天立地,满而不塞;近景采用低视点,突现出波荡起伏的海水、硕大的渔船和矗立的桅杆,渔船虽然不多,仅三、四只,安排却错落有致,极富动感,宛若其境。色彩处理上以大面积的墨块、线条为主,配以高纯度的红、黄两色,对比醒目,艳而不俗。
同时在刀法组织运用上,极具匠心,为了突出表现画面的厚重与力度,他以阔口原刀为主,选用了涩刀法,动中有静,进而不前,势中见力;刻法组织上,根据不同的表现对象,采取切、推、削、挑、剔等刀法,整个画面刀味十足,充满张力。尤其称道的是干湿印法的交叉运用,从而将水印木刻的技术语言和艺术表现完美的结合起来。渔船、桅杆、人物为干印,显得刚劲有力,而海水、浪花则采用的湿印法,使得整个画面刚柔叠进,交相辉映,极具艺术感染力。

 

《渔港》 水印木刻 67×81.5cm 1962

 

值得指出的是,张树云先生不仅是位杰出的版画艺术家,同时也是一位德艺双馨的美术教育家。他在水印版画教学与人才培养上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为中国水印版画教育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中国版画教育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最初对版画进入大学课堂成为一门专业学科争论激烈。
1953年中央美术学院率先成立版画系为中国版画教育开创先河,起到表率作用,之后各地专业院校陆续成立版画专业。1973年下放回到学校的张树云先生,经过艰难的说服工作与准备,终于创建了南京艺术学院版画专业。
创办之初,条件十分简陋,仅先生一人执教,三名学生,由于没有设备,只能开设木版画一门专业课程。如杨春华所说:“在版画的开创阶段,受设备条件的制约,不能完成对所有版种的练习,张老师会带领学生去浙美学习石版、铜版,来完善我院版画专业的教学。”
而今南京艺术学院版画专业已成为江苏省重点学科,在办学的34年间培养了大量的专业版画艺术人才,尤其是水印版画人才,如周一清、杨春华、陈琦、万子亮、张放等人,这些学生现都已成为江苏水印版画创作的中坚力量,而蜚声艺坛。

 



《富士山印象》 水印木刻 41.5×54.5cm 2007

 

如今已届耄耄之年的张树云先生,仍孜孜不倦地进行水印版画艺术创作。春节前笔者上门看望先生,但见先生案头有未见过的新印作品《富士山印象》,色彩清雅,意境悠远。先生无不揶揄地说是拿着放大镜印出来的……笔者闻后不禁汗颜,反思自己正值壮年却不如老师勤勉。
记得上大学时,先生上课很少和我们谈大道理,却始终以自己高超的技艺和深厚的修养来点拨我们,启发我们,悄悄地塑造着我们,此种育人方式颇似春雨,润物无声。愿先生艺术之树常青,健康长寿!

2007-3-13夜于黄瓜园

本文系 Art 陈琦 内容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相关信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