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尚友录在陈琦工作室 | 印画笔记
.Art chenqi . 2021/9/25

编者按:

陈琦工作室是水印木刻的教学现场,同时也是青年探讨交流水印木刻的现场,现场教学是水印木刻必不可少的课程环节,是陈琦水印木刻教程中重要的组成元素。

《印画笔记》源自于陈琦老师的教学随想,他在教学过程中发现每一个水印木刻的学习者对于印画的技术和思维体会存在着差异,这种差异构成了看似单纯的印画过程中的趣味性,水印木刻教学与其他领域一样是因材施教,陈琦老师在这个过程中根据每个学生的差异进行不同方式的教学和启发,这些来自工作室实践前沿的教学现场和一手体验是难得的经验,因此陈琦老师发起了《印画笔记》系列写作项目,既是艺术家的创作感想表达,也是水印木刻技法交流,这些无疑会成为水印木刻学习者的参照,进而成为未来具有现场感的一手水印木刻的文献,《印画笔记》是一个持续的,关于水印木刻技术与观念的探讨和写作项目,敬请关注《印画笔记》。

本篇是我在陈老师工作室学习印画时的笔记。事实上,在陈老师的教学中技术的学习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又始终渗透着对于技术本身的思考。

海德格尔曾提出当技术被作为达到目的的手段来制造艺术品而被使用,当技术为人类提供能力,将一切转换为人类使用的资源时,我们便会罹患一种特殊形式的“失明”。我们将不再能以其他方式看见世上之物以及世界本身。即:我们无蔽的地平线受限于技术所能为我们做的东西。

对海德格尔来说,拯救的力量来自于审美解蔽的模式,他相信作为“生产”的审美解蔽可以使人类免于“座驾”之危险。关于“座驾”和“生产”他用莱茵河举过这样一个例子:在“座驾”之中莱茵河作为发电的河流,而在“生产”中莱茵河是荷尔德林一首赞美诗的标题。可见“生产”促成了一种开放的,拥有诸多可能性的道路,而“座驾”呈现的是控制的确定的道路。

掌握好水印的技术即是克服各种偶然事件的发生。错误在水印中体现为对版出现较大误差、颜色不饱和、形状跑掉、宣纸被扯破等。在陈老师的教学中他会时刻提醒我们这些“错误”是否可以在艺术创作中保留下来,在这⾥偶然事件不是错误,它不因为某⼀环节的缺失或偏离⾛向失败。

我们知道船桨是奥德修斯的技术对象,当他的桨被农夫误以为是在农业劳动中的大铲时,桨被移出航海的语境进入一种与农业文明相关的联系,从而开启一段不可预知的新历史。这也能够提示我们是否可以停下来思考自身与材料、工具的关系。当马莲、宣纸、木板以及颜料开始变得陌生或许会让罹患“失明”的我们重见五彩斑斓的大地。

既学习技术,又要思考“技术”本身是我目前在陈老师的教学中体会到的两个方面。因此,以下仅作为技术层面的总结。

工具材料:

印版,笔刷,颜料,宣纸,涤纶薄膜,调色碟,马莲,喷壶,刮板,衬纸,镇纸,铅笔,硫酸纸,抹布,图钉,壁纸刀,棉签。

 

工作环境:
有比较大的工作台面,湿润、干净、相对封闭的空间。

 

印前准备:
由于印画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且通常来说周期比较长,需要细心且条理清晰的完成这个过程。所以在印画之前务必安排好工作时间以及其它各方面的事情,当然也包括心态上的调整。琐事干扰,心浮气躁是很容易出问题的。


1:裁纸

在裁纸之前需要检查工作台面是否干净,避免弄脏宣纸。确保台面干净后,将宣纸铺在桌面上,用镇纸压平。检查纸张是否有污损情况或者其它瑕疵,如果纸张有问题需更换。所裁尺寸要大于画芯,通常画芯四周留10—15cm白边(具体根据画面需要定夺)。确定好尺寸后用长尺和壁纸刀裁纸。可用测量对角线的方法检查直角;裁纸时手要按住直尺避免其移动;壁纸刀要锋利,且在裁纸的过程中刀尽量压低一些,避免扯坏宣纸(见图1)。裁好后将纸张摆好位置,所有其它物品需归位,保持桌面清洁,裁下来的窄纸条可用于后期绷画。

 


图1(a)

 

 


图1(b)

 

 


图1(c)


2:湿纸
湿纸通常需要准备两只喷壶,一大一小,如果画幅较大最好使用电动喷壶。湿纸要先湿边缘,再湿中间。纸张打湿后需检查湿度是否均匀,如果有泛白的地方需要用小喷壶局部加湿,使整张宣纸呈现均匀的半透明效果即可(见图2)。

 

 

 

图2

 

宣纸打湿后会膨胀,需把纸牵平。牵纸需要一定的技巧,打湿的宣纸如果操作不慎非常容易被扯破。首先要用食指和中指夹住宣纸一边(见图3),使其受力面积加大,然后向上掀起纸张随即落下,把空气兜进纸和桌面中间,使二者分离,然后轻轻牵平纸张。

 

 

 

图3

 

刚刚打湿的宣纸可以在空气中放置5—10分钟,在此期间需把桌面上的水份用抹布擦干。这一步需要掀开纸的一角,手拿抹布在纸的边缘下方缓慢移动,把四周水分擦干。手在纸下移动时需要注意两个方面:1,顺向移动而不是逆向推动,否则容易戳破宣纸。2,手指皮肤与纸张接触,不要用抹布接触纸张,抹布比较粗糙,摩擦纸张容易出现起毛等问题(见图4)。

 


 

图4

 

用涤纶薄膜把湿度合适的宣纸盖上(这张涤纶薄膜使用0.12—0.15mm厚度即可,其尺寸要略大于纸张。另外,最好把涤纶片的四个角修成圆角,避免用锋利的直角划破宣纸。)

 

3:湿板

由于印板与空气接触不均等情况,在存放的过程中可能会发生变形,因此印画之前需要检查板子是否平整。如果板子出现变形可在凹的一面均匀喷水,这样板子会变平。板子平整后两面均匀喷水以保持印板的湿度,从而保证上色和印制的效果。总之,在印画之前一定要保证板子的平整和湿度,否则在对版和上色的环节会出现问题。

 

4:对版

在印第一版时只需把印板放在宣纸的中间位置,保证四周留的白边均等即可。第二版及其之后的对版则需要一定的耐心。首先,要用镇纸压住宣纸和涤纶片的一个边缘,借助涤纶片将纸翻到另一侧,把印板放在一个大致准确的位置上,然后把纸再翻过来覆于印板之上(如果印后面重色版时,需要在印板上先覆上一层硫酸纸再把宣纸翻过来,以免在对版的过程中弄脏画面)。
将镇纸拿开,根据对位标进行对版。对位标对准以后再根据画面中的形状、线条等进一步检查和微调,这样才能保证对版的准确度。在对版的过程中需要移动宣纸,务必小心以避免牵破纸张。对好版后用镇纸压在涤纶片上,以免印板和纸张发生移动错位的情况(镇纸要足够重)。

 

5:调色

调色是比较有难度的一个步骤,它涉及到对颜料的选择。水印可以用水粉、水彩、国画颜料等进行印制,每类颜色也有不同的品牌和特点(见图5)。因此,我们有很多种选择,这就需要进行大量的尝试和摸索,根据个人喜好和画面需要找到一款最为合适的颜料。

 

 

图5

 

选定颜料以后进行调色,在调色的过程中存在我们对每一版色彩关系以及最终画面的想象。但是,绝不能仅仅依靠这种想象,我们另外还需要准备一个色标本(见图6),把每一版的颜色做一个色标,这样才能保证调出相对稳定、准确、恰当的颜色。

 


 

图6

 

调色要保证颜色的量是足够的,尽量不要出现在印制过程中颜色被用完的情况。另外还有一些细节需要提到,调色时先把颜色在调色碟中搅拌均匀,少加一点水再搅拌均匀,之后再加水搅拌即可,这样能保证颜料充分溶于水中。调好的颜料保质期是比较短的,几天后会出现脱胶变质等现象。如果用这种颜料必然会对画面造成直接影响,颜色饱和度不够是最直观的表现,其次还会影响到作品的保存等。

 

6:上色

在上色前需再次检查对版是否准确。确认准确后掀开宣纸到另一侧,开始上色。根据印板中形状的大小、疏密选择合适的笔刷,如果形状比较大或者排列密集则选择宽笔刷上色,反之则选用小笔刷。
沾取颜色时需要对其进行搅拌(可能会出现沉淀现象),然后在调色碟边缘将笔中的颜色挤压出一部分,使毛刷蕴含的颜色适当,避免出现颜色滴落及堆积等现象。上色时笔刷和印板的角度尽量小一些(见图7),下压的力度也要轻一些。如果笔中颜料比较多,可以先在大面积部分上色)。

 


 

图7

 

另外,还要注意不同的形状组合对应不同的运笔方向,这些都是保证避免将颜色刷到形的外面(这一点需要一定的练习,如果颜色刷到了缝隙或着外边,及时用棉签处理干净)。在保证上色质量的同时速度尽量快一些。如果笔刷中沾取颜色适当,通常先从印板的边缘上色,随后再上中间的形状。
上完色后要检查是否有没刷到的形状,以及形状之外是否沾到颜色,着重检查印板边缘是否干净。一般来说上完色的形状从侧面看统一呈现哑光质感是比较理想的(见图8)。检查处理完毕后将宣纸翻回,快速确认对版是否仍然准确。(如果画面尺幅较大或者形状细微,一版可分多次上色。多次上色需要注意漏掉或重复上色的问题。需分清区域,并且可在区域边界地带做过渡处理。总之如果分多次上色要保证画面统一连贯。)

 


 

图8


7:印制
上完色后将宣纸翻回来,检查宣纸是否平整、对版是否准确,没有问题的话开始印刷。
印大画可以先用砂纸架在涤纶片上整体刮一遍,力度要适中。这个过程有一种将颜色从印板中刮揉出的感觉。随后将涤纶片掀开,用马莲印。这时我们需要用到涤纶片(29×️38cm,厚0.15mm,圆角)、衬纸(尺寸略小于涤纶片)、马莲。将衬纸放在涤纶片下面,左手握住一边,落在宣纸上,右手抓握马莲落在涤纶片上,随即右手下压做逆时针旋转运动(见图9)。

 


 

图9

 

下压的力度及马莲的角度需要随时根据宣纸背面呈现出的效果以及画面不同的形状做出判断和调整,这是一个难以描述但又关键的过程(纸的湿度和形状大小、颜色深浅要有恰当的配合,比如印深色小形时纸张可以稍干一些,如果纸太湿可以用衬纸把水分吸一下。在印刷的过程中要感受到宣纸的湿度以及衬纸湿度,在某种程度上两者可以有一定的互补。
另外印比较大的形时需要的力度要大一些,形状和边缘要印的清晰明确。小形状,尤其是点状的小形或者线条如果压力太大会使颜色透过纸张渗到背面,那么正面的颜色就会不饱和,而且线条会被压粗。如果印小的形状衬纸太湿的话形容易跑掉。总之,需要大量的实践和经验积累才能掌握好这些)。
通常一版要印两遍才能把颜色印到比较饱和,而且在印的过程中也要随时检查对版。北方天气干燥,在印画的过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纸张会逐渐变干并出现收缩现象,如果需要可喷一些水。印完后要检查每个形状是否都出来了,是不是有没压到或颜色不够的情况,如果需要可及时补印之。

 

8:晾干

印完一版后把镇纸拿开,将宣纸翻过来,正面朝上,然后把涤纶片从纸下面抽出(这个过程也涉及到牵纸,要熟练掌握),宣纸放平晾干即可。待干透后将画卷起放好,印下一版按以上步骤依次进行。每次停止工作后把所有工具归位。

 

9:绷画

印完最后一版可晾干后再湿纸绷画,如果纸的湿度够也可以印完直接绷。下面叙述晾干后的绷画步骤。
需准备足够的宣纸条(宽约2cm即可,长度在50cm左右为宜)、浆糊、水粉笔一支、一张A4纸、喷壶、抹布。
用湿和干抹布各擦一遍台面,保证其干净。拿出画将其展开,然后打湿(此过程参看印画湿纸部分即可,注意湿完纸后要擦干桌面), 湿好纸后牵平。
把宣纸条展平放在一张报纸上,然后在纸条上均匀涂抹浆糊(铺报纸是为了不要把浆糊粘到桌上)。把涂好的纸条沿画面边缘依次粘到台面上,纸条与画重叠的部分大约在5mm即可。(粘纸条需要将其压实,先用手掌侧面垂直向下锤敲,然后用A4纸盖在纸条上将其压实)依次把宣纸四周全部粘好,晾干即可绷平。最后把绷平的画沿边缘裁下,卷起收好即可。残留在桌上的纸条可湿水后清除。

 

错误总结:
1:纸张破损。
宣纸在打湿后会变得非常脆弱,而且在整个印画的过程中宣纸都处于被打湿的状态中,因此稍有不慎就会使纸张破损。一旦涉及到牵纸或其它与纸直接接触的环节务必小心。我最近有两次弄破纸张的经历,如下:第一次出现在用马莲印画的环节。马莲在下压移动时,其边缘跃出衬纸直接碰触到了宣纸,导致宣纸破损;第二次出现在湿纸的环节。湿完纸后在用抹布擦桌面时,手在宣纸下向前推动,遇到一个纸边的起伏,搓破纸张。在水印木刻的印画过程中有很多细节看似并不重要,但很有可能就会因此出现问题。当然,牵纸也是非常容易出问题的,需要大量的练习和谨慎的态度才可以减少犯错。

 

2:纸张污损。
在印画的过程中始终保持桌面的干净是最基本的,所以每次在桌面上铺纸前一定要擦一遍桌面。如果允许,桌面上避免放置其它物品。上完色务必检查形状以外是否沾到颜色,尤其要注意画面中亮色区域和边缘的白色区域。一旦污损,可淡化却无法清除
在这方面我出现过以下几次问题:

1,印重色时衬纸沾到了一些透过来的颜色,然后在印边缘时没有及时更换衬纸,导致颜色沾到了边缘的白色区域。如果颜色比较重,对正面也会有影响。

2,上色时沾到了空白区域,但没有及时用棉签擦干,把画面弄脏。

3,上完色后检查了印板边缘,但仍然有颜色沾到纸上。因为这是离我最远的一边,当时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检查的不够仔细。

4,印深色版对版,虽然铺了硫酸纸,但由于硫酸纸的尺寸小,没有铺满印板,导致弄脏画面。

5,在印画台面上临时放置过冷饮,且在印画前没有擦桌面,铺上宣纸后才发现纸已沾到淡红色液体。

 

3:其他问题。
对版是比较需要耐心的过程,而且随时都要检查对版是否准确。因为即使对版很准,在之后的操作过程中也可能会有轻微的移动。所以关于这方面是不能偷懒的。如果一版的印制时间比较长,一定要注意纸张的干湿变化,始终要保持纸的湿度。纸张的收缩与对版的准确性直接相关。我在一幅画的最后一版时印的时间比较长,宣纸逐渐变干,导致部分线条有明显的错位现象。湿完纸后把桌上的水擦干是务必养成的习惯。涤纶片在桌面上移动是要非常自如的,一旦桌面上有水分,涤纶片会吸附在桌面上无法移动。

 

结语:
首先,这些文字仅作为技术层面的记录也并不全面,真实的印画过程还要远远复杂于此。其次,印画毕竟是一种实践,一定是在扯破几张宣纸后才能掌握好牵纸的技巧,通过文字描述我们永远无法理解宣纸的脆弱和韧性。也只有在马莲和涤纶片的摩擦中,伴随着手指的疼痛我们才能真正理解何为马莲。

 


尚友录作品:

 


 

图10 尚友录《21-1-5.8》水印木刻 88×70cm 2021年

 

 

 

图11 尚友录《21-2-4.10》水印木刻 86×62cm 2021年

 

 

 

尚友录

Shang Youlu
1990年生于河北易县,本科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油画系,现研究生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师从陈琦教授。

本文系 Art chenqi 内容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相关信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