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中国水印木刻青年计划·个案与生态丨顾亦鸣:我的水印版画创作与教学
顾亦鸣 .Art chenqi . 2021/7/25

编者按:

2021年6月26日上午,首届中国水印木刻青年计划第二次研讨会:“个案与生态”,在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院301会议室举办,本次参展的十位艺术家对各自的创作教学做了系统梳理与介绍,曹庆晖教授、陈琦教授及冯石老师做了精彩总结与点评。

本次参展的10位艺术家均来自我国各地区重要的艺术院校,他们的创作和教学较大程度上反应了当下我国水印木刻发展的生态。同时,作为个案,他们的创作方法和观念又具有特殊性,一方面来自个人艺术思维和创作的不同经验,另一方面他们的创作又有明显的地域文化特征。

因此,ART陈琦将各位艺术家的现场发言编辑成篇,最终形成“个案与生态”专题系列文章。现将文章定期推送,以期深化交流,共建水印木刻的未来生态。

很遗憾因为广州疫情临时取消了行程,没法跟大家现场交流。今天我想谈谈在水印版画教学和创作方面的一些体会,希望能同大家互相学习。

我来自广州美院,负责主持版画系传统版画工作室的工作。先介绍一下传统版画工作室的概况:这个工作室大概是2015年开始筹建,当时我接受了筹建工作室的任务,因此从工作室的设计到装修还有包括图中所见的家具和工作台的设计都是由我负责的。现在我也负责传统版画工作室的教学。


 

图1 传统版画工作室

 

图2 传统版画工作室


我们工作室一共开设了两门专业系选课,一门是《中国传统雕版与饾版印刷》,另一门是《木版水印》,这两门课程目前也是由我来上。如此课程设置是因为我想在两门课程的设置上面各有侧重:《中国传统雕版与饾版印刷》是重在对中国传统水印版画技艺的学习,让学生在全面学习传统水印版画的基础上,结合个人特点进行水印版画的创作,使得水印版画真正在继承优秀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得到传承、发展和创新。因此我在教学过程中也在进行探索、尝试和研究,着力让学生把传统版画的优秀技艺融入到现代水印版画创作中,将二者进行有机的融合。

 


 

图3 学生学习传统水印版画技艺

 

 

图4 学生学习传统水印版画技艺

 

 

图5 由我示范传统水印技法


自2015年筹建传统版画工作室,2016年正式投入教学,我们做了以下工作:同荣宝斋共建了木版水印技艺研创基地。这方面我们仍基于传统如何与现代创作结合的思路,谈起木版水印是绕不开荣宝斋这个名字的,它代表了传统水印版画的一个顶峰。

 


 

图6 与荣宝斋合作

 

 

图7 与荣宝斋合作

 

 

图8 与荣宝斋合作

 

 

图9 与荣宝斋合作


这是当时由我为荣宝斋策展,在广美美术馆的展览,比如说《韩熙载夜宴图》《清明上河图》这样的经典作品,都在现场进行了展示,对我们学生而言是一次非常好的学习体验。展览结束后荣宝斋向学校捐赠了当时复制的齐白石老先生的题字书法,这对发扬民族文化同样是非常有意义的。随后我们也邀请荣宝斋的老师们在现场跟学生上课。这些东西无形中都丰富了我们水印版画的教学。

 


 

图10 国家艺术基金项目

 

 

图11 国家艺术基金项目

 

在2018年的时候我申请了国家艺术基金的“中国传统版画创作创新优秀青年人才培养项目”。项目由我主持,持续了一年时间,当时招收学员就是定位在全国各个高校的老师。因为我有一个思路,教书育人就是我们教师的职责,这些老师在我们的项目当中学到的传统水印技法亦或现代水印创作的观念,他们回去以后就可以在各自的学校开设相应课程,一届一届地教授出优秀的学生。通过这样的途径,水印版画就能真正发扬光大,形成一片非常繁荣发展的空间。当时招收的20位学员全部是高校的老师,后续同这些老师们保持联系得到的信息反馈是非常好的,很多老师回去以后成功开设了水印版画的课程,所以我们能完成这么一件工作是非常有意义的。
基于以上所讲,我在传统版画工作室教学的思路就是:紧抓传统文化不放,只继承也是不行的。因为部分传统图式跟现代人们的审美观念、艺术语境仍是脱节的,传统文化也需要与时俱进。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将传统水印与当代艺术语言相融合,探索传统技艺如何作用于当代版画艺术创作的语境。首先我会从自身创作中去实施,另一方面会在教学当中用这种观念引导学生。我认为,在大时代的环境,国家是大力提倡传统文化的,这对我们水印版画的发展、传承甚至创新都是一个非常好的机遇,所以我希望水印版画的创作能够体现出我们本民族的文化精神瑰宝。不只是口头上讲,还需要落到实处,创作、教学也好,落到实处它才是真正可持续发展的,就像现代版画的倡导者鲁迅先生说的那样:“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先生的这句话也是我在今后的教学与创作中会一直坚守努力的方向。

听前五位老师的发言,我的感受颇深,觉得交流和分享是非常好的,感谢陈琦老师给我们提供这样的机会。

我将从自己的版画教育背景、版画创作经历以及个人创作理念三个点来阐述。为什么要从这三个方面讲呢?因为我个人的版画创作同所受的专业教育和创作经历是非常息息相关的,它直接影响到我的创作理念以及创作方法等一系列的形成。就像前面石磊老师提到:在座的十位艺术家,每个人的教育背景都有所不同,有的一开始就接触水印版画,有的是半路出家。我的版画教育背景也比较复杂,我大学本科四年学的都是石版,研究生期间我的专业研究方向是黑白油印,然后丝网版画也做了十多年。

 

 

 

图12 《寂寞空庭春来迟》 丝网 80x150cm 2016年 纸本

 

 

图13《林里风生月上门》 丝网 85x130cm 2014年 纸本


直到2015年因组建传统版画工作室的需求,我才开始接触到水印版画,从那以后我的版种研究方向就发生了改变,直到现在一直在进行水印木刻的创作。

因为我对于版画各个版种都有所研究,多年来积累的经验包括黑白木刻和丝网,使我在版画创作中有了更好的思考和发挥空间,为后来的创作带来了帮助,同时它们也形成了环环相扣的关系。在长期创作实践当中我能深深体会到不同版种间特性、效果和气质的不同,我会把各个版种的某些特征包括肌理,印痕等有意识地融合到我的水印版画创作中去。自己习得的东西我是不愿意舍弃的,总是想尽办法将它运用到我的创作当中来。
比方说刚才大家看到的画,是在做丝网版画的过程当中将木刻的手法融入进来,而做水印木刻的时候我亦会将丝网版画细腻的层次关系与渐变关系有意识地应用到水印木刻创作当中。我从本科到现在,从事版画创作也将近三十年,虽版种有所改变,但我个人的创作理念还有思路实则是一个延续的过程,刚才前两张丝网版画同我现在水印版画的创作理念是一脉相承的。我希望在我的创作当中能够展现现实生活的本质,在创作当中我非常关注人文的精神、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世界的关系,然后人与城市的关系,这是我一直延续创作的思路和探索方向,力求在图像语言的转化过程中能带给大家一些全新的解释和视觉世界。

 

 

 

图14 《造景起幽·风影婆娑》 水印木刻 70x40cm 2020年 绢本

 

图15 《造景起幽·静影沉壁》 水印木刻 70x40cm 2020年 绢本

 

图16《造景起幽·枝附影随》 水印木刻 70x35cm 2020年 绢本

 

 

图17 《造景起幽·如影随形》 水印木刻 70x40cm 2020年 绢本

 

这是我最近两年一直做的系列作品,目前这个系列已经做了二十多张,都是把空间的观念引入到我的创作中来。是为什么呢?因为除了版画相关的创作、工作经历之外我个人还有过十多年的设计经历,我在做水印版画创作的同时也会把一些设计的理念融入到作品中去,比如说在创意阶段,画面的构成阶段,甚至我的工作方式、工作条理和逻辑都来自我在做设计时形成的工作习惯。因为设计工作是比较有条理的,思维也是比较缜密的,我觉得设计专业这个特点也跟版画的创作特点即版画的实践性和工序性是有相近之处的,所以我在进行个人创作的时候也会把设计的一些理念和方式方法融入到我的个人创作当中来。

就像我刚才讲的一开始是因为建立传统版画工作室的工作要求,我跟大家是有一点不同的:我选择水印版画是被动地。因此我从开始学习接触水印版画时目的是非常明确的,我完全没有考虑观念或个人风格这些东西,把它们暂时放到一边,而是直接从技术入手的。为什么呢?因为我学完以后要面临课程的设置,以及给学生上课。那么首先就要从技术传授开始,自己必须过了这关才行。

在此我想再次感谢陈琦老师,在刚开始接触水印的时候,我征询过陈老师的意见,当时陈老师就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建议:出于我的客观实际所需,他建议我先从传统版画学习入手,然后再学习现代水印。当时我是采纳了陈老师的建议,先进入到中央美院传统版画工作室学习传统雕版技艺,在这期间我又联系到了荣宝斋,进入到荣宝斋学习他们的传统饾版印刷即木版水印技艺。

如此系统的学习过程当中,我有一个很大的收获是,我个人从传统水印到现代水印,在技术与流程上做了一个全面的梳理,同时接触的过程当中我也开始喜欢上水印,因为水印版画的一些特点跟中国的传统水墨画是一脉相承的,它有人文的情怀,所以我觉得单就这个版种特色来说它跟我现在的创作观念也是达到了一种契合。

 

 

图18 《造景起幽·浮光掠影》 水印木刻 40x70cm 2020年 绢本

 


图19 《造景起幽·霁月清风》 水印木刻 30x90cm 2020年 绢本


下面大家看到的就是我自己工作台面的状况。我的作品基本上是黑白灰的色调,之前我做丝网版画,而丝网版画有着丰富细腻的层次和渐变效果,我会把那种语言特点有意识地引入到水印创作当中来,所以在刚才看到的版画中,每一版颜色我都很注重它细腻丰富的渐变效果。

 


 

图20 工作台局部

 

图21 工作台局部


这个台面上的颜料罐里的颜色看起来都是一样黑,实则深浅不同,每一块版上面我都会用不同深浅的颜色去做晕染,少则是两到三色,有时一块色版上面可能会做五六种颜色的渐变。我喜欢这种效果所在创作的时候也会特别去研究材料工具方面。

 


 

图22《绿染乾坤万物苏》印版局部

 

 

图23《绿染乾坤万物苏》印版局部


这是当时一个刻版的情况。

 

 

图24 《绿染乾坤万物苏》印版


其最终完成了这个作品。

 

 

图25《绿染乾坤万物苏》2020年 56x160cm 绢本水印木刻


最后鉴于版画的特点,即实践性、工序性较强,我个人在创作当中体会到两点,第一脱离技术谈观念是虚的、空洞的,关键还在于怎么将个人的创作思考落到实处。技术是观念的翅膀,如果给我们的观念插上翅膀,就能让我们的思想飞得更高更远。第二我认为什么样的技术就成就什么样的作品,因为每个人的作品风貌、特点是跟个人技术息息相关的。这是我自己的一些体会,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谢谢。

 

 

顾亦鸣

Gu Yiming


先后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附中、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本科、研究生。现为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教授、硕士生导师、传统版画工作室主任、高级平面艺术设计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委员、第三届广东画院签约画家、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油画雕塑院特聘研究员、广东省现代水印版画研究院院长。

本文系 Art chenqi 内容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相关信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