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张向颖:否定之否定中前进
.ArtChenqi . 2021/3/13

编者按: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对人生三境界有过形象而精彩的描述,我以为艺术创作亦会经历此三境。“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

艺术创作中第一阶段我们在为心中汹涌澎湃的激情找寻表达的路径,这种表达渴求会转化为登临眺望,上下求索的状态。 第二阶段是在受尽折磨,朝思暮想,不得要领,这一阶段最大的痛苦就是选择!似乎有无数条路可走,但似乎都不对,于是否定又否定,在否定中看到希望,又在希望中走向绝望,这是一个磨砺意志,同时也是艺术功底渐长的成长期。 而到了第三个阶段,禅机触动,豁然洞开,自己所欲表达之“象“清晰毕现,似乎一直在那等着你,那是种妙不可言的欣喜。

张向颖的作品有种孤寂苍茫的时空感,她的创作似乎在此人生三境之路上踟蹰前行,““许多东西舍不得,许多地方舍不得,许多时间舍不得,许多人舍不得,知道一切难舍,最终还是要舍得。无论甘心,或不甘心,无论多么舍不得,我们最终都要学会舍得”,艺术创作与人生感悟实为同道,因此我们总能在艺术家作品中品味出不同的情感体验与生命张力。

——陈琦

在创作过程中,创作思路发展整个过程是由肯定、否定和否定之否定诸环节构成的。否定之否定是伴随创作过程的核心,是创作最终形成的结果。当我们决定创作某一题材时,起初是处于肯定方面,当所思考内容经过时间沉淀和推敲,否定之初想法,战胜肯定方面并居于矛盾主导地位时,所要表达、阐释的事物特征和趋势就会发生变化。这种变化是对旧的创作题材转化为新的创作思路,并不是对旧的题材做简单抛弃,而是变革和继承相统一的扬弃。
创作过程的每一阶段,都是对前一阶段的否定,同时它自身也会被后一阶段再否定。经过否定之否定,创作轨迹会表现为周期性的思想变化。由简单到复杂的周期性螺旋上升式发展过程。在创作思考过程中需要不断完善自己和发展自己的一个有规律的过程。也体现创作中选题材到作品完成在整个过程中的曲折性。在这个曲折的过程结果里,上一个否定之否定过程的结果,变成另一个发展过程肯定环节,开始另一个否定之否定过程,所以否定之否定即是结果,又是开始。
“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这一观点是由哲学家黑格尔提出的,“绝对精神”从逻辑阶段到自然阶段到精神阶段,以及每一个阶段中的一系列小阶段,都是由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组成的。每一次否定之否定既是对原来概念的说明和返回,又是新的发展起点,即下一个否定之否定过程的开端。在自我肯定与否定中,每一次否定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提升。


 

 

图一《看见不等于看到之一》张向颖 2015年

 

事实上,没有否定,就没有真正的进步。那么说到我自身的创作灵感、思路及过程,在我创作之初做了一组《看见不等于看到》系列,通过水印木刻技法,运用单纯墨色印制了一系列表现恬淡心境,云水飞动意出尘外,以大面积的面来表现山峦起伏,画面构成极度简洁,概括性的效果。在此创作过程中想法思路都比较简单,后来再创作新的作品时,思路慢慢的打开,增加了新的内容,新的想法,但创作主线路没有变,仍然以山水题材为主。

 

 

 

图二《那山、那川之二》张向颖 2016年

 

 

在《那山、那川》系列中,主要是以纯粹的线条来表现中国山水情怀。其表现形式单一,平面化。随后又创作了《那山、那溪一、二》画面单纯、简净,图式具有装饰意味。画面中山石的挺拔、硬朗及云雾缭绕的柔情,以单纯墨色深浅浓淡的来表现其中变化。


 

 

图三 《那山、那溪一》张向颖 2016年


 

 

图四 《那山、那溪二》张向颖 2016年

 

 

在完成了初步的预想效果,于是我抛开之前的创作思路和表现形式,开始寻找中国传统山水之精髓,将其精髓融入我的创作中,发扬其传统文化。于是有了研究生毕业创作《那山、那溪系列之一》至《那山、那溪系列之九》系列作品,在创作过程中所有的成长都是在否定自我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否定自己抛开之前的创作思路形式,克服原有思想中的一些缺点,保留原有思想创作中的优点,其中并不是对原有思想的全盘推翻。在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过程中,塑造一个更适合自己的创作思路。


 

 

 

 

 

 

 

 

图五-十 《那山、那溪系列》张向颖 2017年

 

在创作《那山、那溪系列》灵感来源于中国传统绘画题材,对于传统绘画的思考贯穿创作始终,一直以来,在不断地研究和实践过程中,运用传统绘画中的元素及语言与现代水印相结合。对传统绘画题材进行分解、分割、重构、拼接、组合的观念,重构让画面形成新的空间。山、水、云、石可以在图式的规律和自由中随意组合、构建。构建具象山水空间分隔的流动性。对画面中色彩块面的有机分割与组合、错乱与排列、对称与均衡、虚实与空白、节奏与韵律的表现形式。

作品中“屏风的间隔分割、云雾的弥漫缭绕、水纹的交汇错杂、线条的环绕、山石的变幻、空间的留白”以及线条与块面的分割来制造画面错位及多个空间的意境。进而完成了此系列作品。作品通过水印木刻技法来展现和表达传统绘画中的元素。突破对于中国传统绘画的认知,拓展视觉形式的层次感。除了形式与视觉审美外,更想传达的是一种精神与象征。通过探索中国传统绘画形态感知与观念认知,赋予它新的意义。

 

图十一 《舍得·本我》创作草图 张向颖 2018年

 

 

 


图十二 《舍得·本我》创作草图 张向颖 2018年

 

在创作《那山、那溪系列》告一段落之后,我开始在创作中寻找真正的自我,创作灵感是由生活中来,故应从自身的审美品味个性角度出发,尽可能的寻找内心深处,这与惯常创作的山水系列创作不同。《舍得·本我》以探讨“本我”为主要元素,表述内心的困惑、焦灼、滑稽、痛苦、失落、狰狞等情绪,画面中人和物的不同形态,借以表达自我内心某种情绪及精神面貌的感受和体悟。
除了“本我”思想表述,另一半则表达人生中有很多的舍与得,有舍才有得,阐释内心对禅意人生的向往。“许多东西舍不得,许多地方舍不得,许多时间舍不得,许多人舍不得,知道一切难舍,最终还是要舍得。无论甘心,或不甘心,无论多么舍不得,我们最终都要学会舍得”这组作品对我来说没有特定的语言、特定的符号、特定的根源,更多是来自于我对自己本身的一种观察与反思。

 

 

 

图十三 《舍得·本我》 张向颖 2018年

 

 

 

图十四 《舍得·本我》 张向颖 2018年

 

在我们创作的路上,艺术是在否定之否定中前进的,欲取得个性鲜明的艺术语言,需在创作中不断的创新、革新、创造,故艺术的道路是曲折前进的。


 

 

 


张向颖
Artist Zhang Xiangying

1988年生于内蒙古,2013年本科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版画系,2018年研究生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版画系 ,2018-2019年进修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2020年工作于安阳学院美术学院。

本文系 ArtChenqi 内容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相关信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