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陈琦:《早春》与中国青年水印木刻计划
陈琦 .ArtChenqi . 2020/12/26

编者按:

为更好地推动中国水印木刻在当代的发展,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陈琦教授与亚洲艺术中心李宜霖先生携手发起的“中国水印木刻青年计划”于2019年末首次启动。该计划以公益为目的,为期十年,计划包含组织水印木刻版画展览、学术研讨,编辑年鉴及文献库等系列学术活动。

——Art陈琦

2019年始,我计划每年岁末创作一件以瑞雪为题材的水印木刻作品由亚洲艺术中心代理义卖,所得款项全部用于中国水印木刻青年计划的展览和出版,这样做的目的是希望以己绵薄之力鼓励年轻艺术家投身水印木刻艺术创作,从而推动中国水印版画艺术事业的发展。
为让更多的人能认识水印木刻艺术之美,提高公众对水印版画认知水平,同时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分享我的水印木刻作品,因此每年创作的这件水印木刻作品印数定为200件,并且以极亲民的价格销售。除去人工及材料成本所余款项每年做一个展览应有盈余,尤其亚洲艺术中心鼎力相助,每年提供两周场地,令我十分感动。
这个计划预设为10年,每年拟定一个学术主题,邀请10名当代杰出年轻水印版画艺术家展出作品,展览期间将进行相关学术研讨,媒体推广并出版画册。这样10年后将会有100位年轻版画艺术家能得到这个项目上的学术支持。我想中国水印版画的繁荣与发展需要有人做出实质性的行动,年轻艺术家在事业发展初期需要学术支持和精神鼓励,如果没有一个学术平台供给他们思想和作品交流机会,那么他们的创作热情和持续动力或会减退,水印木刻创作往往是需要坐冷板凳的。

我很早便意识到水印木刻是源于中国深厚文化传统而形成的中国独有版画艺术形式,这样伟大的传统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去传承发扬,使其成为中国当代版画重要艺术样式。如果我们这代人没有这个意识,没人做这项工作,并不意味着这个伟大的传统会消失,它一定会在我们后人手上发扬光大。传统不会消亡,消亡的是我们这代目光短浅,胸襟狭隘,格局器小的庸者。



艺术家陈琦

 

基于上述认识,这些年我一直致力于水印木刻的推广与传播工作,我把它当做自己教学和创作之外最重要的工作。我知道这是一项艰辛的工作,水印木刻创作以及人才培养需要大量的时间投入且进程缓慢,很难快速得到实质性成果,需要漫长的等待,就像上好的木材,生长周期极为缓慢。一年成形的树木,不会是什么好木材。所幸的是,这些工作得到相当多的帮助,比如国家艺术基金两次支持我们分别在中国国家画院和中央美术学院举办水印版画艺术人才培养项目。
还有一批志趣相投的同道和青年版画艺术家,以及一些重要艺术机构,如亚洲艺术中心同心协作,使我在这项工作上开展的较为顺利,也使得我可以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如何做好这项工作的学术思考上,水印木刻的发展仅靠项目活动支持是不够的,还需要将其放置在艺术史发展逻辑上进行深入的学理性思考。
2019年首发作品《华枝满天》200件作品由亚洲艺术中心负责销售,发售伊始作品即被预定一空。本来我们中国水印木刻青年计划第一回展定在2020年7月,但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一切,我们的展览不得不一次次改期调整到2021年5月进行。


《华枝满天》 陈琦 50×58cm 水印木刻 2019

 

2021年度的中国水印木刻青年计划年度展将聚焦国内的水印木刻艺术相关的高校青年教师群体,他们既是水印木刻的学院派传承人,也将是未来水印木刻的学术中坚力量。他们就像是薪火相传的接力手,也像是星火燎原的星星之火。青年便是未来,尤其是当这些青年担负教学职责的时候,他们所指向的就是未来的未来。水印木刻艺术的发展和推动离不开这些年轻人的努力,也离不开学院传统的传承。现代水印木刻不仅仅是技术的传递,也是观念的发展,这些水印木刻艺术的教学者肩负重任,我们有必要将其单独作为一个聚焦点呈现出来。在过去的几年中“未来”成为了一个热点词汇,而本次的青年计划所关注的同样也是未来,是那些孜孜以求,努力工作,极富才华的青年教师们。

回到当下,转眼又近岁末,今年的作品创作主题似乎有些沉重,不似去年喜庆。是呀,我们不能漠视当下严峻的社会现实,不能忘却逝去的生命。谁也没有想到2020年,竟是如此不平凡,未来世界也许会以这年为分水岭,整个世界因新冠疫情而产生深刻改变。人类在病毒面前没有阶级,国别,贫富,性别,老幼之分。面对严峻的疫情,不同国家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态度,有全民抗疫,严格按照要求流行病防护要求进行严苛的措施,有上街游行,拒绝佩戴口罩,要求”解放脸部”。为什么面临人类公敌,我们不能团结一致共同抗击。不能想象面对疫情,那些漠视生命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竟然能大行其道。

这些现象似乎让我们看清了在光鲜民主之下那种极度的自私和对他者生命的忽视。我们也很难相信,短时间内我国14亿人能为抗疫拧成一股绳。庞大的人口基数和广袤辽阔的地域,复杂的社会结构,密集的人群,多元的社区文化居然能够统合为一个整体,从最先爆发扩散的灾难中走出来。现在全球处在灾难的边缘,在一波波疫情打击下惶惶等待救世疫苗,我们却能够在安全的环境下自由的生活,享受着节日的假期,能外出饱览祖国的山河。也许我们国度真是世界上少有几块不受疫情困扰的净土。


疫情期间的药店

 

今年的春节是在疫情的阴霾下过的,原先约好的聚会全部取消,大家都在关注疫情发展事态以及应对举措。正月初四,我北上回京,心情沉重,因为不知道疫情是否会蔓延到北京,北京是否也会像武汉一样封城,人们的生活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学校能够正常开学否?

高速列车在飞驰,我的思绪也在漫无目的的飘散,突然我的目光被窗外田野上一对喜鹊所吸引,它们在飘零的雪花中,划着优美起伏的弧线飞向水塘边的寒林,那是一个令人温情的画面,尽管天上雪花飞舞,空气冰冷凛冽,但寒林高枝上有它们的巢穴。家总给人以希望,给人予力量。于是我豁然心生喜悦,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无论多大的灾难终有过去的一天,只要我们不失希望之心。江南的原野,尽管还在凛冽的严寒中,但庄稼已开始泛绿,严冬终将过去,春天终将来临。《早春》隐喻着新生,隐喻着希望,隐喻着我们最先走出疫情的阴霾,见到了阳光。

 

 

《早春》 陈琦 42×60cm 水印木刻 2020

 

从一个春天到另外一个春天,2020年即将过去,《早春》的诞生与中国水印青年计划构成这样一个逻辑:我们所有对于未来的信心,以及当下的努力和感动,都将为了《早春》之后的欢宴和聚合,那时我们一起以艺术的名义谈论未来!


更多《早春》作品信息及订购方式,请点击:
(亚洲艺术家 | 第二期“中国水印木刻青年计划”正式启动,陈琦水印木刻版画《早春》限量发售)

本文系 ArtChenqi 内容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相关信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