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书籍作为载体
柴鑫林 .ArtChenqi . 2019/6/22

编者按:

“曾几何时,书本身也成为当代艺术表达的重要媒介,从书的形制、质材、装订工艺到内容制作,无一不体现艺术家的思想力量与创造才情。

从最初的《华盖集》到后来的《十七点五厘米》,从”图文互释”到以水印木刻创作的“书的静观”皆体现了柴鑫林对“书”独到的理解与天马行空的丰富想象。”

——陈琦

柴鑫林
Chai Xinlin


书籍是多页的集合,时间与空间的属性存在于每一本书中。一本书是一段凝固的时间,跨页作为时间的切片被完整的保存了下来。


《华盖集》插图便是尝试以跨页形式呈现的插图作品,右页以木刻方式保留了一九七三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版《鲁迅全集卷三》原著的文字书影,左页配以油印版画插图,以游弋的方式阐释对经典文本的再解读。

 


华盖集——青年必读书 56cmx76cm 2015年

 


华盖集——咬文嚼字二 56cmx76cm 2015年

 


华盖集——杂感 56cmx76cm 2015年

 

 

《金宝牌浓缩》同样是以图文对照的构图样式完成的,画面中呈现了四种印刷方式的交汇:超市购物小票实物的热敏印刷、金宝汤罐头实物的胶版印刷、安迪·沃霍尔金宝汤罐头系列作品的丝网印刷和这幅画面中呈现的水印版画印刷方式。

在此,我以一种看似印刷效率最低的方式完成了一幅本应以最快印刷方式完成的图示,引入了水印版画之于我的意义。同时,将插图回归到作为载体的书籍中,文字与图像的内容及关系成为了必须要思考的内容。


 

《金宝牌浓缩》 水印木刻 21cmx27cm 2018年

 

在加拿大作家阿尔维托·曼古埃尓著《阅读史》第一章的开头,文章叙述了插图中关于阅读的情节,这些插图包括绘画、雕塑和摄影。

对于阅读,一般我们会将其视作一种行为,当涉及观看阅读行为时,我们也仅仅是对于阅读静态的欣赏,但文章从共时性的角度阐述了阅读行为,为我们对阅读的理解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


 

 

《阅读史插图一》 水印木刻 30cmx60cm 2018年

 

 

书籍,向来都是被阅读的对象。我选择了书籍的切口作为《阅读史》插图的图示。当我们观看一本书时:排列整齐的书架上,它向我们展示它的书脊;当我们开始想要了解它时,它向我们展示它的封面;当我们开始阅读它时,它向我们展示它剧场式的内页。切口好像从来都不是一个观看书籍的常规角度,但它一直都存在。


 

 

《阅读史插图二》 水印木刻 30cmx60cm 2018年

 

 

从插图艺术到书籍艺术,水印版画作为印刷手段展现着独特的东方魅力。水印版画的印痕是其最具特点的语言之一,印版的肌理平滑程度、颜色颗粒的细腻程度、纸张的干湿程度、马连印制压力的大小都会对印痕产生影响。颜色颗粒大或是木板上翘起的纤维会使印痕出现颗粒感。印刷过程使用的水的水质也会使印痕产生干枯或温润的效果。

 

 


用来压印的趟子,图片来源:上海头条

 

 

面对一幅水印版画,观者透过宣纸浸润的墨色,企图再一次发现,在技术偶尔赐予的惊喜与满足中,观看一种理解。面对画面,艺术家也该考虑如何具体的询问且如何真实的回答出印痕建构的图像向观者暗示的问题。


 

 

《书之一》 水印木刻 60cmx80cm 2018年

 

 

水印版画向内有精湛的画面表现,向外更有丰富广阔的外延。作为印刷手段的水印版画回到温床更加氤氲绵延,印刷指向了传播。

早在明代,人们就用水印版画装饰信笺、书籍。最重要的是徽州人胡正言编纂的《十竹斋画谱》、《十竹斋笺谱》和《十竹斋印谱》等一系列木版水印的书籍。


 

 

《十竹斋印谱》部分插图,图片来源:咖啡文化

 

 

书籍是理想的载体。一幅水印版画可以引领观者进入到东方的视觉体系,感受东方的审美取向。其印刷方式可以介入到书籍艺术创作使这种视觉感受得以绵延。

时间感在这里并不是一种线性的延长,而是呈现出累积的现象。书籍的阅读过程产生时间、空间的延续、重构,阅读行为架构起的共时性在水印千年的印痕里得以穿行。

 

 

在插图工作室学习的过程中,书籍始终是我创作的出发点。

 

 1
 《快照集》

 

 

《快照集》是法国新小说派作家罗伯·格里耶1962年出版的短篇小说集,文章以近乎直叙的方式完成了对世界的客观描述,写出了"一个更实在的、更直观的世界"。在这件书籍作品中,我选用不带有任何装饰的楼梯作为图示,既是客观的,又是不断重复的。

 

 


画面形式为黑白木刻,书籍形制采用经折装,使不同书页间的楼梯成为一个连贯的有机整体,在书籍内部,时间、空间可以任意组合、穿插,就像新小说派主张的陈述方式,往往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

 

 


同样没有开头和结尾的科赫曲线,图片来源:果壳网


 2
 《消逝的本体》

 

 

《消逝的本体》是我对关于过度解读艺术作品乃至一个事件所做的思考。图像来源于杜尚的作品《泉》,文字来源于对杜尚《泉》这件作品的艺术批评。

书籍中的文本与插图本应是互相阐释、互为补充的关系,在这件作品中我将二者做成了消解的关系。将白色的文字覆盖在图像上,逐渐增多,最终图像和文本都消失掉了。

 


 3
 《Altered Books》

《Seventeen altered books》是用类型学摄影的方式创作的一本书。图像采用20世纪70、80年代的笔记本,文字来源于改造笔记本的信息。


 

书籍样式是以致敬的心态模仿Ed·Ruscha的《Twentysix Gasoline Stations》。


 4
 《十七点五厘米》

 

 

“如果一件事做了2分钟后觉得很无聊,那就试着做4分钟。如果仍然觉得无聊,那就做8分钟,然后16分钟,32分钟。最终你会发现它并不无聊。”这是激浪派艺术家 John Cage 说过的话。

 


《十七点五厘米》就是一件这样的作品。这是一本厚度为17.5厘米的书,内容是以书写的方式写下了“我在把这只笔写没水儿”,书写长度共计2418页。书籍形制采用锁线装订,并以20页为一贴共计125贴手工缝制。

 

结语


书籍脱离不开内容,除了作为观念艺术的书籍艺术作品,书籍作品也以艺术化的方式传达着其中承载的思想性。
书籍作为载体,无论是其中繁衍的插图还是作为作品的书,书籍自身的属性都隔过纸张透漏着幽光。得益于诸多媒材、介质、手段的性质,书籍艺术作品的果实定会茁壮绚目。

 

 

本文系 ArtChenqi 内容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相关信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