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视觉艺术|CAFA VAII全球连线系列专家访谈-克劳斯• 西本哈尔KLAUS MAX SIBENHAAR

来源: vaii.cafa.edu.cn 时间:


后疫情·视觉艺术|全球连线系列专家访谈
VAII Global Connect|CAFA Visual Art Innovation Institute Expert interview Series
中央美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  中心首席专家
克劳斯· 西本哈尔Klaus Max Sibenhaar


克劳斯.西本哈尔
KLAUS MAX SIBENHAAR
柏林自由大学日耳曼文学、戏剧学和艺术史博士,柏林自由大学文化与传媒管理学院( IKM )的创立者和院长,并曾在德意志国家剧院、犹太博物馆等机构担任领导职位。西本哈尔教授在文化管理领域有丰富的教学与实践经验,是德国文化研究领域公认的权威。西本哈尔教授和中央美术学院在文化管理领域有长期、友好的合作,除每年在中央美术学院讲课之外,和中方合作策划、组织的相关项目还包括“文化管理在中国” ( KUMA )、中德艺术管理春夏季学院、卡塞尔“中国公共艺术大展”、“文献展的神话:阿尔诺德博德与他的后继者们”等等。



中央美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 :请您谈谈疫情发生到现在您的工作进展及成果,您的生活和工作有哪些变化?

克劳斯.西本哈尔 : 2020年3月底,我所有的研究项目都被取消或延迟到2022年。直到今日,我们已关闭文化和学术机构,甚至非常受限的文化活动也停止了。所以,在这些领域的每个人都不得不应对一个缺乏计划安全度、没有可预期前景并且人际关系也受到缩减的全新处境。Zoom会议、在线教学、远程的策划或项目管理以及家庭办公成为了时至今日的日常生活操作——我们的“新常态”——一切不复从前,旧日时光不再!

在线教学的理论和创新实践成为我的实验领域。我开始与一些活动机构进行合作来开发新的形式。

中央美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 :您认为视觉艺术领域有哪些新的变化?

克劳斯.西本哈尔
: 由于全面聚焦于数字艺术,“艺术的失语”(阿多诺)的过程将继续下去。本雅明关于"可技术复制时代的艺术"的主张将会被“可数字生产时代的艺术”所取代。对艺术而言,这是个借贷期:一方面是像NFT这样的“数字假艺术(Digital Fake Art)”,另一方面则是社交或意识形态的“工具化”、——没有新东西,也没什么能令人惊讶,有的是美国和西欧越来越多的自我审查、“政治正确”和“取消文化”。

中央美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请您谈谈在这个疫情中您的艺术创作及相关工作?

克劳斯.西本哈尔
: 我的科研工作包括两个主要的实验领域。首先,是在电视、电影和直播的娱乐体验语境下对在线教学的方法和形式进行反思和测试。其次,是建立一项称为TADE 21的长期研究项目,描述、分析和开发支持技术、艺术、设计(在管理方法与组织架构层面)和教育(在美学教育层面)之间相互依赖的模型场景。我们先从德国公共剧院这一德国文化系统中最重要的机构着手,就其艺术与组织的混搭开展了一个研究项目。

《文献展的神话:阿尔诺德.博德与他的后继者们》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展览现场

Klaus Max Sibenhaar克劳斯· 西本哈尔教授在《文献展的神话:阿尔诺德.博德与他的后继者们》论坛发言

中央美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 :您如何看待视觉艺术及设计领域的未来走向?

克劳斯.西本哈尔
: 如前所述,研究表明,全球艺术将有四个主要趋势:社交层面(由艺术实践支持的各种社交活动)、意识形态(以性别与多样性、后殖民主义与种族作为激发内容)、生态(绿色也要成为艺术体系的颜色)和基于算法的数字化(亚洲是潮流引导者)。

中央美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 :接下来,您有哪些新的艺术工作的计划和安排?

克劳斯.西本哈尔
: 我作为退休教授身处一个有利的位置:不仅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且那些与我相关、或许是与社会相关的事,我也可以做。我“远程策展”了一场自己绝无可能现场亲见的德国大使馆博伊斯展览;我在布达佩斯(匈牙利)开始了一项根植于艺术的城市发展项目;我还在蒙古开展进一步的“艺术管理项目”。身为依然活跃的德国文学与文化特别教授,我正在自己的出版社里编辑着一系列关于“柏林大都会”的书籍。


Klaus Max Sibenhaar克劳斯·西本哈尔出版书籍

 


专访策划/常志刚
主编/董慧萍
专访协助/王永蒙、范功庆、郑雅文
编辑/Miaom
英文翻译/董静
动态视觉设计/魏向民
图文来源/CAFA VAII 中心首席专家
Klaus Max Sibenha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