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视觉艺术|CAFA VAII全球连线系列专家访谈-爱德华多•卡茨 EDUARDO KAC

来源: vaii.cafa.edu.cn 时间:


后疫情·视觉艺术|全球连线系列专家访谈
中央美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
数据艺术与人工智能实验室
课题首席专家 爱德华多·卡茨Eduardo Kac


爱德华多·卡茨
EDUARDO KAC

爱德华多·卡茨教授以生物艺术和遥现艺术闻名全球。在80年代的前互联时期,卡茨是电信艺术的先驱,在90年代早期他则以混合机器人远程控制技术和活体生物的前卫作品著称。他前瞻性地将机器、生物学和网络技术整合,并探索了后数字时代的主体位置的流动性。他的创作包含:从线上经验的神话诗学(《维拉普鲁》)到生物技术的文化冲击(《创世纪》),从数字时代记忆的变化不定(《时间胶囊》)到分散的集体能动性(《传送未知状态》);从“异国”的问题性概念(《Rara Avis》)到创造生命与进化(《绿荧光蛋白兔》)。
在21世纪之初,卡茨为当代艺术开创了一个新方向——“转基因艺术”。第一件突破性的转基因作品名为《创世纪》(1999年),其中包含了他创造的一个“艺术家基因”,之后他又创作了名为“阿尔巴”的荧光兔(2000年)。2017年,卡茨与一名法国宇航员合作在外太空完成了一件艺术作品。
卡茨的作品在全球范围内展出并见诸于各艺术媒体和主流媒体,并曾获得媒体艺术界的最高奖项-金尼卡奖。


《绿色荧光蛋白兔》,爱德华多·卡茨
GFP Bunny,Eduardo Kac, 2000


中央美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 :
请您谈谈2020年疫情发生到现在您的工作进展及成果,您的生活和工作有哪些变化?

爱德华多·卡茨 :  事实上最大的变化就是我没办法出游了。这种变化给予了我充足的时间来完成那些由于疫情前不断地出行一直未完成的项目。同时我也希望利用这样宝贵的独处时间通过整理我青年时代的作品再次回顾我对艺术的态度和认识。我相信我的艺术也正在随着这次疫情在发生改变。


卡茨与他在纽约MoMA的永久性馆藏作品 里巴拉卡达布拉 Reabracadabra,1985

Reabracadabra, Eduardo Kac, 1985. Minitel artwork,
9.64 x 9.8 x 9.64 in (24,5 x 25 x 24,5 cm)

中央美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 :您认为视觉艺术领域有哪些新的变化?

爱德华多·卡茨
: 毋庸置疑,人工智能在近年来格外凸显了它的地位。当然,实践也向我们昭示了: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任何人类创造物往往都承载着它们创造者的偏见与盲点,这或许解释了为何多维度的视角对于我们的重要性。人类文明的进步仍掩盖不了人类的无知。我的现代生物作品也是对我们自认为辉煌文明的一种反讽,试图引发人类对未来生命形态的思考。




卡茨与2017年在国际空间站中合作完成的作品 Inner Telescope in the cupola 穹顶下的内部望远镜

中央美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 :请您谈谈在这个疫情中您的艺术创作及相关工作?

爱德华多·卡茨
: 我的确构思了许多新的想法,但事实上疫情期间的绝大多数时间我还是专注于试图完成那些我之前没有结束的艺术项目及作品。我在这段安静的时间中,整理并记录了许多我之前的作品,并且将许多积压已久的想法试图付诸实践,比如我Inner Telescope in the cupola 穹顶下的内部望远镜作品的后续创作。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成为包括我在内的大众群体普遍的社会忧虑。同时随着科技的不断革新和变化,作为在疫情下的新时代重新出生的艺术家,我也在尝试用隐喻的方法向人们呈现了我对生态环境、对人类未来的忧虑,希望能够引起人类的重视和反思,也让人们从新角度出发来重新思考并理解自然的力量以及我们与自然的关系。


卡茨于2011年基于荧光兔创作的象形文字陶瓷作品

芳香诗Aromapoetry,2011

中央美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 :您如何看待视觉艺术及设计领域的未来走向?

爱德华多·卡茨 : 基因作为人类和地球生物的基本属性标签,即使在没有人工的干涉的情况下,它也会从一个物种到另一个物种转化,未来的艺术或许也会像生物的基因一样:我们一边在寻找过去的轨迹,试图通过过去解释现在,一边探索未来,试图用未来安慰今天,如此循环往复。对于视觉艺术的未来变化,或许你可以在我的作品中找到最好的诠释,例如:《内部望远镜》、《绿色荧光蛋白兔》、《时间胶囊》等。


内部望远镜系列

内部望远镜系列视觉艺术作品 2017  9 x 13 inches (22.8 x 33 cm)

内部望远镜系列视觉艺术作品  2017  9 x 13 inches (22.8 x 33 cm)
内部望远镜系列视觉艺术作品  2017  9 x 13 inches (22.8 x 33 cm)

内部望远镜系列视觉艺术作品的展览现场


中央美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
:接下来,您有哪些新的艺术工作的计划和安排?

爱德华多·卡茨
:
今天,越来越多的艺术家正在通过科学技术创作艺术作品,这模糊了科学与传统艺术之间的区别。而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利用技术的方式给了人类一个重新认识世间万物的方法,从另一个角度探讨生命的本质。正如我之前所言,我更希望由我的作品本身来讲述这个未来。我的作品往往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完成,所以对于所有受到疫情波及的人们,包括我在内,我们都需要多一点耐心。


芝加哥展览现场正在放映的内部望远镜系列的纪录片

内部望远镜系列视觉艺术作品



专访策划/常志刚、董慧萍
主编/董慧萍
专访协助/王永蒙、范功庆、郑雅文
编辑/Miaom
英文记者/孙俊一
英文校对/董静
动态视觉设计/魏向民
图文来源/CAFA VAII 数据艺术与人工智能实验室
EDUARDO K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