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与科技研究”课程回顾第一期--肯•瑞那多Ken Rinaldo

来源: vaii.cafa.edu.cn 时间:


主讲人 肯·瑞那多KEN RINALDO

肯·瑞那多
Ken Rinaldo
俄亥俄州立大学,教授。任职于俄亥俄州立大学艺术与科学学院,教授互动机器人技术,生物艺术,2D /3D 动画,3D建模和快速原型制作,并致力于广泛的艺术实践。在互动艺术装置方面享誉国际,作品内容包含人类、植物和动物的混合生态学,以模型与实验的形式思考社会来回应对于当今复杂社会的深刻思考。探索的核心问题为如何使技术作为一种具有进化生存本能和自我意识的新的可能性。对于关键界面设计的探索质疑了具有进化生存本能和自我意识的软件智能体。作品《鱼类增强现实》是一件跨物种的艺术作品,获得2004年奥地利林茨电子艺术节的优异奖。作品《自生系统》获得马德里vida3 . 0一等奖,也曾于2001年在奥地利林茨电子艺术节获得提名奖。



陈小文
现任美国阿尔弗莱德艺术与设计学院(School of Art and Design, Alfred University)终身教授,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客座教授,中央美术学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机器人艺术实验室负责人。曾任教于罗特岛设计学院,康奈尔大学。从事绘画、视频和视频装置艺术、互动媒体艺术、艺术与科技的创作与教学。



费俊
毕业于美国阿尔弗雷德大学电子综合艺术专业并获得硕士学位。现任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艺术与科技方向教授、博士生导师,某集体交互媒体创意总监、曾任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数码媒体工作室主任,北京媒体艺术双年展联合策展人。他以艺术家、设计师和教育者的多重身份从事艺术与科技研究、教育与实践,他的艺术实践主要关注由虚拟和实体空间的共同构建的混合空间。他的艺术及设计作品曾在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国家馆等国际展览和艺术节中展出,并荣获了德国IF设计奖、红点设计奖、德国设计特别奖和亚洲最具影响力设计大奖等荣誉。


线上研究生课程
2021/02/27-2021/05/14


课堂实录


陈小文:在这次课上,我们将基于大家原本的专业来探讨艺术与科技,希望同学们可以动手实践,做创作。我刚去美国上学的第一学期,选了一门素描创作课,当时老师跟我说的一点让我启发很深刻,就是当你脑子里一片空白时,请在纸上随意画一些线,不要坐着空想。

今天,我对大家有几点要求:当你没有想法的时候,可以在纸上勾勾画画,或者用你想去使用的媒介随意制作,例如:试试建模软件、或者买一些材料看看能做些什么。在创作初期,请带一些草图给老师看。KEN是一个涉域非常广阔的艺术家,他会要求他的学生随意尝试,不要等想法成熟,如果他也这样要求你们,我希望你们必须按时完成。当一个方案确定后,脑子里要有清晰的思路和计划,知道需要掌握什么技术,先做什么,然后制定周期和时间安排。

今天给大家布置一个任务,去看KEN的个人网站,了解他的创作,明天每人基于KEN的创作提一个问题,可以是技术问题,也可以是观念的探讨。

费俊:希望大家的创作不仅仅是为了交作业,而是当成一个作品去做。比如说我们有一个展览名称,大家的优秀作品可以进入这个展览,这其中包括作品传达的理念、呈现方式,我希望都可以更加成熟和完整。近年来,艺术与科技相融合的作品在公共空间的应用和需求都极其广泛,从某种角度上讲,它们比建筑、雕塑更吸引人。我希望大家可以思考这其中的原因。从课程角度,我希望这次大家的创作都与我们的公共空间与生态环境发生关系,例如与生命、生态相关的探讨都将是非常好的题材。

肯·瑞那多: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我很高兴通过教授这门课程,和你们一起工作,帮助你们扩展你们的想法,发展你们的艺术作品。我们将采取一种结构化的方法带动大家的思考:艺术和技术的本质是什么,它能给未来的媒体制造者带来什么?

肯·里纳尔多/Ken Rinaldo在葡萄牙里斯本的Centro Portuguese de Serigraphia生产的纸上印有蜜蜂种子Giclee,受Joao Prates邀请,2013年


后人文主义的理念是引导一种控制论生态,我们可以称之为合成自然。这是我和陈小文教授讨论过的。但我想重申的是,这是一门创作动手类课程。在这门课上,你们将会经历一系列的练习来帮助你们完成作品。希望在课程尾声时你们能创作出一件优秀的艺术作品。

对于创作,你要思考:“我的想法是什么?我对什么最感兴趣?”它通常发生在我们用草图开始勾勒的时候,或者你也可以写下你们感兴趣的想法。然后,我们将进行所谓的“统一”进程。“统一”这个词的意思是更好地提炼,并进行筛选。

在这个过程中,你要把你的想法提炼成一些真正重要的东西,一些对你这个当代艺术家来说真正有深刻意义的东西。艺术本身是一个集体观看的过程,它也是一个集体享受的过程。陈小文老师、费俊老师和我可能会问你问题、经历和制作过程。

我希望每个人都明白:作为研究生,我们希望你们“失败”。我的意思是,失败是成功的一部分。我真的很喜欢Laurie Anderson的这句话。Laurie Anderson说:“当我走路的时候,我总是会摔倒。但在我摔到地上伸出一条腿之前,我总是抓住自己,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艺术创作。”我们希望你们对艺术作品的想象会非常纯粹,非常贴近我们头脑中的概念空间。但在创作过程中发现有时候我们正在制作的东西,可能存在较难解决的技术问题。

肯·里纳尔多/Ken Rinaldo和马克·格罗斯曼/Mark Grossman在Liz Civic工作室的羊群,图片摄影:Liz Civic,1994年

或许有时候我们必须稍微修改一下我们的想法,当我们在制作一些东西的时候,可能会发现有一个财务问题:也许你不想花5000美元去买东西。这时候,我们倾向于允许艺术在某种程度上“进化”以适应情况。我也希望每个人都明白这一点。通常当我们开始一个想法时,它就像所有生物一样只是一个开始。这是整个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是为了成功地创造一个想法,我们必须从某个地方开始,这将是我们的第一个任务。所以你们每周都要集体出席我们的会议,分享你的进展。

在这个课程,你要向我们展示它是什么,以及你完成一周的工作。我们将集体讨论你们的观点。我想说的是,讨论真的很重要,因为艺术是一个社交过程。我来这里是为了教你,但我也想让你知道,我来这里也是为了学习。我不相信我所有的知识可以下载到你的大脑里。我认为,每一门课都更像是一个网格作业,一种网格工作。当一个人在网格上移动时,网格的其余部分也会移动,这就产生了一种关系,一种理解和学习的关系,这种关系发生在我们所有人身上。我很高兴能把我知道的教给你,但我也很高兴了解到你想要和我们分享的东西,你是怎样影响其他的研究生,你们中的一些人以后可能会成为教授。这门课上使用的一些阅读材料将进一步用在指导课程中。

肯·里纳尔多/Ken Rinaldo《镜子面具/Mask Mirror Masks》在卡米·米恩/Kami Meighan邀请的《玻璃轴》中演出的高潮,2015年

作为当代艺术家,有人听说过这句话吗?如果树林里有棵树倒了,那就没人了。树倒了吗?不,我认为这是一个比喻,但我也想说的是,作为当代艺术家,开始在万维网上建立你的数字档案是极其重要的。我想问你们的第一件事是,你们中有多少人现在有博客?因为当我们看你的草图和你正在建模或拍摄的东西时,我们需要一个空间来回顾这些。现在,我认为博客可能是最好的媒介,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回顾它,并把它作为你的项目进展的记录。它会向你展示一个非常美丽的轨迹,从你最初的设计想法到你的制作过程以及一些潜在的挑战。

将来,当我们的学生取得成功时,作为老师我们会感到非常自豪。我认为教学的最大乐趣之一就是看到自己的学生成长得出类拔萃,并取得成功。我还想说,也许这是一个很好的时间来开始介绍我自己给大家。我知道你们有些人可能读过我的自传。我的人生轨迹其实是想成为一名“实用”的艺术家,或者是一名“实用”的工作者。我在学校主修计算机科学,以此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因为我妈妈告诉我,她希望我能够拥有很好的生存能力,最好能学习一些更实用的东西,比如计算机科学。我觉得我很幸运能够学习这一专业,因为它现在在我的工作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我也想说,当我开始学习计算机科学的时候,没有对什么感到兴奋。我是作为一个计算机科学家来学习的,我经常遵循别人为我制定的规则,或者解决商业问题。在旧金山的一家电脑公司工作了多年之后,我决定离开,转而从事艺术创作。我开始在旧金山的一家商业画廊出售艺术品。这对我来说是一次很棒的经历,因为这意味着我可以做下去了。

我能够真正仔细地观察不同的艺术家试图用他们的作品表达什么。我会解码并尝试理解视觉语言是什么。他们试图从概念上表达,或者用什么技巧来表达他们的想法。对我来说,我取得了传播学、人类学和计算机科学的本科学位。后来我在旧金山又获得了美术硕士学位,我和我妻子也是在旧金山州立大学认识的。我告诉你们这些的原因是要你们理解有时候我们的故事开始的方式可能很实际,我们的母亲可能会为之骄傲。但最终,我们得跟着自己的心走,我们最终要做让自己开心的事。我知道一旦我们的父母看到什么能让我们开心,他们最终也会真正开心。

《农场喷泉4》,肯·里纳尔多/Ken Rinaldo、艾米·扬斯/Amy Youngs,新西兰惠灵顿的蒂帕帕博物馆,策划:兰迪·罗森伯格/Randi Rosenberg,图片摄影:艾米·杨斯/Amy Youngs

现在,我刚从俄亥俄州立大学退休,我在那里工作了22年。我在艺术和科技方面有一个顶尖的研究项目。我教授的课程主要是机器人编程、三维建模与动画等。这些课程可以帮助学生构建具有实验性的叙事型艺术作品。你可以看到我对细菌、植物、自然结构的生命系统很感兴趣,因为我相信自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深刻的模型来帮助我们理解技术的未来。所以我觉得有很多很有意义的模型我称之为未来设计的潜在模型。我希望我们可以在这门课上讨论一些问题,作为当代艺术家,作为当代设计师,有什么样的责任?作为个人,我们对地球有什么责任?

《榛子花粉/Pollen from Hazelnut》,WolgangLaib,纽约MoMA,2013年

例如,你们中的一些人可能熟悉一个叫Wolfgang Laibd的德国艺术家的艺术作品。一年中他有6个月采集花粉,接下来的6个月他走进博物馆,把花粉洒在地板上,然后创作出这些艺术品。从生态学的角度来说,这些艺术品真的非常无害,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因为我们知道蜜蜂、其他昆虫也收集花粉,所以他找到了一种环保的做法。我想你们所有人挑战用同样的方式思考自己的作品,并不是说你们不能使用技术,因为技术也是一种深刻的表达工具。

如果你要使用技术,也请仔细考虑技术所包含的哲学命题:这种技术对环境的影响是什么?这是我可以理解的东西吗?还是我的兴趣在于关注技术本身,我想你们很多人已经看过我创作的一些艺术品了。但是,我要说我最大的兴趣是:活态生命体。任何有生命的东西都是有趣的,它们也会被应用到进入到计算机艺术作品中,就像人工生命体。



当我想向大家展示我曾经在现有系统上发展的一种特殊技术时,比如需要一个MP3播放器,我们基本上不能从头开始设计MP3播放器,但我们可能想要艺术品中播放音乐或声音的交互。

首先,你们都很幸运,因为在中国可以以非常便宜的价格得到所有这些东西。在美国,我们必须支付高昂的运费。言归正传,今晚我想向你们展示如何破解一个MP3播放器。另外,我知道我们有很多人真的对可穿戴服装和可穿戴时尚感兴趣。我还将向你们展示一种特殊的工具。这是一种可以用电进行缝制的工具,它被称为绕线工具。我稍后将在有关如何使用此工具的视频中向大家展示这一点。



这是微型继电器。我会告诉你们如何将其与mp3播放器相关联,以便你们可以使用arduino控制此mp3的微控制器。因为所有内容都有一个按钮,无论你们在何处看到按钮,都意味着您可以使用一个小继电器和微控制器发出的信号来激活该设备。

另外,我想谈一谈在博物馆环境中如何处理声音的问题,因为通常我们知道如何制造声音,但是我们如何制造仅在观众站在人们面前时才会发生的声音?我将向你们展示如何使用超声波传感器,以及另一种称为无源红外传感器来激活声音。当你离开时,声音将关闭。



我的这件作品,是我在阅读有关如何在俄罗斯挖出一些被松鼠掩埋的种子的文章时,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信息:种子基本上能够存活长达3000年的长时间。

看到这个信息时我非常兴奋,因为这些种子不一定保持任何特殊形式的存储方式,只是保持它们寒冷干燥即可。我认为我可以并使用基因编辑技术来改良种子,从而达到以某种方式延长种子寿命的目的。

这就是该想法的源泉。接下来我就思考我将如何分发这些种子?我可能需要将它们放入某种包装中,或某种人造种子中。所以我开始用2年的时间对3D海洋模型进行原型制作,这也将是展览的一部分。还有一些较小的种子,比如鸭子会吃掉一些种子。我读过另一篇科学文章,事实证明,鸭子会先吃种子,然后传播种子。一旦种子通过鸭子的消化道,许多种子就能被激活。因此,在种子的传播途径上不仅是鸭子,而且还可以通过飞机进行分配。



但是后来我也想向公众展示这些种子在包装盒内的外观,然后我使用快速原型进行建模以创建一个开放系统,以便你实际上可以在这里将一些土壤装满,以向你展示种子的外观。这个种子包装盒一旦打开或撞开,所产生的黑色和白色是由于不同颜色的膨胀和收缩而导致的。



随着太阳的照射,它会导致塑料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破裂。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既是对遥远未来的一次投资,也是一项立足当下真实的工作,它一定是基于可行的科学原理。这个项目的另一个挑战是,尽管支持者确实有钱可以付给这个项目,但我们并不想花很多钱在运输上,因为这是巨大的框架,它的尺寸是3x 4x 3米,而且都是用金属建造的。

 

 


主编/董慧萍
编辑/Miaom
文图整理/孟松林、崔昱
图文来源/CAFA VAII 机器人艺术实验室、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艺术与科技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