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视觉艺术|CAFA VAII全球连线系列专家访谈-肯·瑞那多Kenneth E. Rinaldo

来源: vaii.cafa.edu.cn 时间:


后疫情·视觉艺术|全球连线系列专家访谈
中央美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 机器人艺术实验室
课题特聘专家 肯·瑞那多Ken Rinaldo

Ken Rinaldo
肯·瑞那多

俄亥俄州立大学,教授。任职于俄亥俄州立大学艺术与科学学院,教授互动机器人技术,生物艺术,2D / 3D动画,3D建模和快速原型制作,并致力于广泛的艺术实践。在互动艺术装置方面享誉国际,作品内容包含人类、植物和动物的混合生态学,以模型与实验的形式思考社会来回应对于当今复杂社会的深刻思考。探索的核心问题为如何使技术作为一种具有进化生存本能和自我意识的新的可能性。对于关键界面设计的探索质疑了具有进化生存本能和自我意识的软件智能体。作品《鱼类增强现实》是一件跨物种的艺术作品,获得2004年奥地利林茨电子艺术节的优异奖。作品《自生系统》获得马德里vida3 . 0一等奖,也曾于2001年在奥地利林茨电子艺术节获得提名奖。


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请您谈谈2020年疫情发生到现在您的工作进展及成果,您的生活和工作有哪些变化?

肯·瑞那多: 就在这次疫情发生的几天前,我才刚刚结束在柏林艺术实验室( Art Berlin Laboratory)的艺术展——“无边际细菌/现金殖民主义者( Borderless Bacteria / ColonialistCash installation)”。这次的作品正是关于我们环境中微生物无处不在的特性以及边界的本质。作品奇异而预言性地出现在这样一个时间,它被收录《新科学家杂志( The New Scientist Magazine)》。微生物的的确确是我们原初的殖民者。

这件作品的视觉吸引力有一部分在于与色彩斑驳的国际货币错综纠缠在一起的、微妙的真菌和细菌菌落。它们充分发掘微观文本、不可见部分、全息结构以及复杂的材料织纹这些细菌、真菌和病毒的完美藏身之处的丰富的物质特质。本件作品是一件绿色环保作品。在与策展人合作再现这个装置时,我提供简洁明了的方案以及详细的说明和设计,并且我乘飞机飞往柏林而为地球减少我个人的碳污染。


带有多功能干细胞面具的“Holobiome”采集单元
培养皿是通过这些蓝色的风扇真空单元(bluefan vacuum units)采集到、展示出来的微生物群系绘制图


我的艺术实践通常是基于大规模的交互机器人技术、生物艺术和动态影像。在疫情期间,我准备更多地展示我的数字和虚拟作品。作为一个新观念艺术家,我致力于探讨材料过程和观念的交汇。最近,我更加专注于影像装置、户外作品以及动态影像艺术实践,这些作品都可以数字形式传播。这次疫情还影响到我作品的展示方式以及我在怎样的平台进行作品创作并为之进行优化。

我很高兴能与大家分享今年创作的几个新交互机器人声音装置以及机器人装置作品的影像。这些影像已在多个国际艺术节上首播。在工作室隔离期间,我制作了一系列名为“完美的有机主义(Immaculate Organicism)”的拼贴作品并为此受邀做一次夏季个展,同时参展的还有关于人/机调解的新作品。


     《CRISPR种子复生》的3D可视化实体模型,该作品将于5月15日在葡萄牙埃武拉(Evora)的一家博物馆里展览


也许我最重大的人生变化是从俄亥俄州立大学退休,并获得终身名誉教授的职位。我于22年前在俄亥俄州立大学开始了任教生涯,并与Amy Youngs教授建立了一流的“艺术与技术计划”。

同样鼓舞人心的是,从今年开始我成为中央美术学院的客座教授并与一群才华横溢的研究生一起工作。与陈晓文教授、费俊教授和研究生们一起工作和交流使我受益良多。我们老师们很高兴地看到学生们在接下来的几周中取得艺术/科学研究方面的进步。看到有如此众多的创意和设计带着技术和观念上的优雅性,这让我印象颇深。

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您认为视觉艺术领域有哪些新的变化?

肯·瑞那多: 我一直以来着迷于藉由与人类、动物、细菌或环境元素互动而自我创造的艺术和设计。这似乎是我观察事物的透镜。我看待一切都会透过生物系统的空间,并且思索和提问:这个系统是怎么运行的?这一系统有怎样的物质、能量和信息流?它如何与环境中的其它生物和“非生物”系统交织在一起?我之所以在前面这句话里把非生物放在引号中,是因为生命的本质不在于它由什么物质构成,而在于物质的组织结构。

活力是源于这种组织结构的一项功能,而并不出于物质本身。这对于从事人工生命的艺术家而言尤为令人兴奋,因为它暗示我们在潮湿的生物物质基底以外有可能复制活力。这就是说,我们将看到更多超越纯粹信号多样化的人机/界面开发。自然界有许多智慧可为技术世界所用。虽然我们只是刚开始去理解自然界的各样信号,但在创作艺术、设计以及想象一个更绿色环保的星球时,还有一些深奥得多的组织结构和过程的原则我愿意多加思索。机器存在一个物质本性的问题。

假如一切机器都可回收,就像树叶、植物、虫豸和真菌一样,那我们就可以将旧收音机扔进我们的素食花园来获得一个进化和增强版,并在过程中同时给我们的南瓜和菠菜施加肥料。这是一个我向往生活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里,科学构造、业务过程和商业对于我们身以为之且所处其中的自然生物系统是完全无害的。

从某一角度来说,这个时代似乎是艺术与技术的黄金时代。市场产生突如其来、戏剧化的兴趣,例如佳士得拍卖行最近以43.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来自法国艺术家团体的“德·贝拉米家族(La Famille de Belamy)”的埃德蒙·德·贝拉米(Edmond de Belamy)的AI作品,这就是一个明显的迹象。NFT(不可互换代币)艺术已经成为一项大生意,虽然其环境成本很高,而且尚未得到公认的当代博物馆评论家们的充分尊重。许多NFT作品趋向奇观。然而,金钱利益还是存在的;并且如同使用任何媒介一样,一些突破性的艺术家发现了颇具诗意地使用这个媒介的方式。当出现比区块链更绿色的替代品时,我可能会对NFT艺术品有更大的兴趣。

我认为,我们即将看到可穿戴计算以及各种类型的绿色可穿戴设备激动人心的未来。将这些形式予以混合将在时尚、通讯、娱乐、健康和未来的人类、机器以及进一步的细菌/真菌共生方面带来极大发展。

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请您谈谈在这个疫情中您的艺术创作及相关工作?

肯·瑞那多: 我创作了一部名为《昆虫歌剧(TheOpera For Dying Insects)》的作品。这部作品在俄罗斯的一次主题演讲中被予以展示,并在意大利、葡萄牙,奥地利林茨艺术电子中心(Ars Electronica)和蒙特利尔(ISEA)都进行了展示。我很看好《昆虫歌剧》将来在流媒体音乐会上的潜力。这是一部关于昆虫的末日启示和昆虫灭绝的作品。


《昆虫歌剧》作者Ken Rinaldo 2020,拍摄Ken Rinaldo,林茨艺术电子中心的”获得性免疫展“(Acquired Immunity)中展出《昆虫歌剧》的影像作品,策展人Marta De Menezes

《昆虫歌剧》作者Ken Rinaldo 2020,球潮虫玻璃柜内部照 拍摄Ken Rinaldo
《昆虫歌剧》里用来感知玻璃柜中球潮虫的位置与速度的MaxMSP代码片段和Jitter代码


我制作了《散涌生物机器人装置(Scatter Surge bio robotic installation)》的巡回影像,并在俄罗斯、奥地利、葡萄牙和蒙特利尔展出了该影像。

我应邀在德国法兰克福的B3动态影像双年展(B3 Biennale of the Moving Image)作主题演讲并展示作品《不停歇的战争列车(The Continuous War Train)》。去年我学习了路标制作。我创作了一系列幽默的、政治性的路标和一些涉及到环境、人机交互以及诸如数据跟踪之类的文化问题的街道装置。


                                                 《GWA路标》-《前有全球变暖》作者Ken Rinaldo

                                                     《路标》-《前有全球变暖》作者Ken Rinaldo


葡萄牙的品种栽培(CultivamosCultura)机构委托我为Alter(action)展创作了一部名为《Crispr 种子复生(Crispr Seed Resurrection)》的新作品。这一艺术创作和项目是利用种子进化的特性作为结构指导来创造新的生物杂交种子,以及容器。我希望它能够帮助种子存活更长的时间,使它们能在遥远的未来绽放。

这项创作是基于我们对细菌教我们怎样编辑病毒DNA的一项新发现。CRISPRCAS 9项目和CAS12项目将使对种子DNA的编辑可以实现。值得一提的是,我一直以来在与香港城市大学的细胞生物学和化学专家Dr. Lam Yun Wah保持联系并进行合作,他已成为这个项目的科学顾问。

这一CRISPR艺术创作旨在延长种子生命力的存续。它看起来带有希望,因为它可为种子发挥技术增强器的功能;悲哀的是,这也承认这种方法可能是将来治愈地球的一种必要手段。考虑到我们燃烧化石燃料和全球变暖的现状,这是一种保险策略。

这一观念性的艺术创作和研究追求提出问题:我们能否改造种子的基因结构以使其对大气中更高的二氧化碳浓度具备更高的免疫力,并能在未来的潮湿土壤中生长?我们能否延长它们保有种子生命力的能力?我们能否改造种荚的基因结构,既使种子受到保护又允许它们基于自己的物质特性和结构能在将来特定的时间打开?

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您如何看待视觉艺术及设计领域的未来走向?

肯·瑞那多: 我对当下发生在艺术和设计界的几个不同的运动感到激动。艺术/科学/设计/技术矩阵的持续增长使我深受鼓舞。

艺术、技术和设计,是可以有一个奇妙和一体化的空间来进行探索、创造和表达的。因此,数字艺术、机器人技术和生物艺术正与数据空间和机器学习日趋融合。

界面问题最为让我激动,因为它们通常对一件作品怎样表现自我和进行自我表达具有决定性的影响。我认为,数字/生物艺术和设计将继续蓬勃发展并会变得越来越具相关性。我相信,关于材料和过程学科的以及关于更绿色环保方法的智能生物研究将取代许多能耗高、毒害地球而引发争议的形式。

我相信环境与生物艺术以及设计将在艺术和科学的未来中发挥重要作用。浸入式数字化与绿色空间混合体将会成为我们愿意追求的体验。我们看到在艺术史上有些运动印证了那一时代,而于我而言,数据支撑的绿色思维是一个重要的未来。

作为艺术家和设计师,我们精于思考那些不可能的事并想象出对某一时代而言似乎像科幻小说的事。我们创造出可能成真的神话以及梦想。

摆在许多人面前的挑战依然是立足于未来去思索伟大的设计。我们能够利用知识和科学大规模地推动事物发展吗?我们需要与科学合作的艺术家和设计师们来对未来重新定义愿景。中国黄土高原的重新绿化使那里的沙漠变成绿色的山谷和富饶的农田,这就是愿景和行动的绝佳典范,也是一片有治愈能力的森林礼物。

麦克多诺艺术博物馆(McDonoughMuseum of Art)展出的小型风扇微生物移动采集单元,以及重力石
麦克多诺艺术博物馆(McDonoughMuseum of Art)展出的《重力石》与一位观者。这些石头指向行星形成中的重力,重力使物质凝结创造出形成氨基酸、蛋白质和DNA的复杂的小分子。


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
接下来,您有哪些新的艺术工作的计划和安排?

肯·瑞那多: 我正在准备一次个展。这次个展将于7月在葡萄牙的安东尼奥·普拉特斯画廊(the Antonio Prates Gallery Portugal)开幕,它着重于人机交互以及两者间持续进化的关系。我已经接种了疫苗并打算前往里斯本进行个展的安装。

我将对一些新作品进行首展,例如关于赌博输掉自然的《人为的老虎机( Anthropogenic Slot Machine)》。这件作品将采用赌博用老虎机的形式,可以作为独立雕塑来演示,也可以在网络浏览器上演示以方便观看。这次展览还将展出一些额外的作品,比如3层机器人3D动画(3-Story Robot 3D animation)和影像雕塑。我还将进行一系列AI机器学习打印,并展示混合打印制作与Arduino机器人技术的交互式作品。

我很高兴与艾米·杨斯(Amy Youngs)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开设了一家新画廊。今天刚刚得到消息,我们获得了50,000美元的拨款以帮助组建空间和制定计划。

这个画廊将被命名为“显现:把未来成形的网络(Emerge: The Network for Prototyping the Future)”。我们将致力于围绕环境的艺术,设计和科学。“显现(Emerge)”期待与央美合作。

最后,我正为一部百科全书撰写新媒介一章;为另一本书撰写生物艺术一章;并与《天线期刊(Antennae Journal)》的总编乔瓦尼·阿洛伊(Giovanni Aloi)共同编辑新一期里的《微生物生态学》。

我尚未学会如何退休。:)

 


专访策划/常志刚
主编/董慧萍
专访协助/王永蒙、范功庆
编辑/Miaom
英文翻译/董静
英文记者/胡宝
视觉设计/魏向民
图文来源/CAFA VAII 机器人艺术实验室Ken Rinal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