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创动态
Latest News
后疫情•视觉艺术|CAFA VAII全球连线系列专家访谈-托尼·布朗
来源: 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 时间:


                                                                后疫情·视觉艺术|全球连线系列专家访谈
                                         
中央美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 项目首席专家 托尼·布朗Tony Brown

托尼·布朗
Tony Brown

法国国立高等美术学院,教授。上世纪 80 年代初最早以尖端科技创作装置作品的艺术家之一。作为一位国际知名艺术家,作品在诸多国际性展览及各大艺博会均有展出,其中包括卡塞尔文献展、纽约军械库艺术博览会、巴黎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以及上海当代艺术博览会;在加拿大安大略省渥太华国家美术馆、法国普瓦捷夏佩尔亨利四世馆、加拿大安大略省多伦多约克大学艺术馆、法国南特美术博物馆、法国格勒诺布尔 LeMagasin 国家当代艺术中心、法国第戎国立美术学院、法国巴黎 DeDi By 美术馆和 ColletPark画廊均举办过个展。作品亦被加拿大、美国、亚洲及欧洲等多个国际知名的美术馆及私人收藏机构展示和收藏。近年来,主要以数字媒体装置为创作媒介将创作实践拓展至绘画、设计以及大型景观和建筑项目。


中央美术学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请您谈谈疫情发生到现在您的工作进展及成果,您的生活和工作有哪些变化?

托尼·布朗 :多年来,我一直定期飞行往返于巴黎和北京之间,我理所当然地视之为现代生活带来的便捷之一而从未想到——在现代生活方式将带给我们如此多进步的未来前景下,居然可能有一天这种便捷不再。然而我不得不说,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过了几近两年不必忍受12小时的飞行和时差的生活,我毫不怀念那种便捷。就在居家隔离开始前,我正好在西安为我的户外雕塑装置安装照明。当时天气比预想的要冷,大家决定等候天气转暖,一等天气好转就继续开工。所以我飞回了北京,结果这一等就是8个月。在这8个月的时间里,我结合生活中的许多其他经历不断反思这个照明方案,最终决定这件雕塑并不需要照明——在夜里融入黑暗中更顺其自然。




公共雕塑,2019,西安欧亚学院

Tony Brown 北京健康宝信息图


中央美术学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请您谈谈在这个疫情中您的艺术创作及相关工作?

托尼·布朗  : 当我还是个年轻艺术家时就一直思索物理,从很基本的层面思考几何相似性,例如一颗中子星和一个生物细胞(细胞和星星)的几何相似性。我当时在想,这种关系就是一种理解宇宙的途径,是一种理解我们的身体、我们的生活以及我们的存在的途径。当然,我知道自己并不是开始凝望宇宙并思考这类大问题的艺术家、哲学家或科学家的第一人,也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人。因此,一心决定不落俗套,身为艺术家的我明白最好缩小领域而把关注放在将所有这些东西联系在一起的形式、结构和元素上。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以及其它许多因素,我最终选择了逆转录病毒的结构以及它们结合与变异的能力作为我的创作参考。

十三年前,我用专用的3D软件创作了一件数码图像作品,将巴克敏斯特富勒烯细胞(它以建筑师巴克敏斯特·富勒而命名,通常被称为巴基球)——这是一种最常见的天然富勒烯——与一些普通逆转录病毒的形状组合在一起。我在巴黎的一个重要的艺术博览会上展出了这件数码图像作品。那时的观众并没有真正理解它,以为这只是一件普通的当代抽象艺术作品。




细胞与病毒系列


三周以前,我在北京的国贸中心安装了新的大型影像装置,影片中使用的正是这个十三年前创作的富勒烯细胞-逆转录病毒混合体。赞助商最初观看影像时颇为犹豫,担心会对观众产生生理上的影响。在我解释了作品的含义后,他们继而非常支持展示它——这正是十三年前展出的未被人注意的病毒细胞混合体。?





流星,视频装置,2021


中央美术学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您认为视觉艺术领域有哪些新的变化?

托尼·布朗  : 早在十六年前,我就开始使用专门的3D数字软件创作一个细胞系列的作品并延续至今,这个细胞系列的作品输出有三种不同的形式:数码图像打印、人机交互机械装置绘画或3D制造的雕塑。我一直使用3D软件创作我的装置作品,早在当初住在加拿大的时候就已开始;其中最初的一件作品完成于1980年,被加拿大国家美术馆永久收藏。1992年,在维也纳分离派展览馆(Wiener Secession Museum),我首次展出一件3D数码动画作品。当时对数字艺术并没有太多的理解或语境,因为艺术界在那个时期更关注于传统手工艺术(analogue art)而不是数字艺术;摄影和影像艺术在当时被归类为媒体艺术。最近,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经历大幅涨跌,NFT也随之上下跌宕。传统的银行业和股票市场同样,都有悠长的历史经历过各样的金融起伏。既然画廊和拍卖行这种传统的艺术市场也经历过极端的涨跌,看到NFT经历同样的事应该也不足为奇。我认为,让大多数人最难以理解的是所有事情发生的速度;但自从60年代末数字化革命开始以来,这一切其实早已在酝酿之中。

毫无疑问,数字化革命在过去10年里对社会的影响愈演愈烈。就在不久前,离家外出而口袋里不带现金的想法是不可思议的,如今这却是我生活的常态;反而我若出门忘记带手机则成了不堪想象的事。NFT本身并非革命,而是这场革命的一个表征。我的装置艺术作品中,多年来持续创作的CG和机械装置绘画此刻正直接和间接地应对着这场正在演化进入后数字时代的数字化革命。我笃信,中国实施后数字战略从而实现有效控制疫情的实例,在许多层面上都是这场重大转变的一个非常明确的风向标。

艺术界人士大多接受过艺术史的背景教育——而艺术史是以过去而非未来为导向看待事物,不像科技界人士以看向未来为导向。我的导向属于后者。十三年前我在巴黎的艺术博览会上展出细胞与逆转录病毒混合体的数码图像作品时,正处在一个人们既不理解该作品是什么也不明白它是怎样被做出的时代。但我想如今时代已不同,我确信,今天大多数受过教育的人既了解逆转录病毒是什么样子,也知道CG虚拟作品是什么样子。





人机交互机械装置绘画,材料:墨水笔、纸,2016-2020

中央美术学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接下来,您有哪些新的艺术工作的计划和安排?

托尼·布朗  : 目前,我正为北京元典美术馆的一个群展以及我明年在壹美美术馆的个展创作新的相关作品。我对逆转录病毒的思考以及疫情发生可能性的思考已延续超过了16年,并且又再次目睹了疫情的发生,这些都带我重回多年前的自己,让今天的我尝试并重新应对自己以往曾规避的那些大问题。



Work plan


中央美术学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您如何看待视觉艺术及设计领域的未来走向?

托尼·布朗 : 现在是北京的春天,随着一年一度的粉白色花蕊争相绽放并飘落在地的大自然力量展,樱花季节也刚刚而去。生命的循环这一许多中国艺术家关注的共同主题,我如今对它有了不同以往的观察和思考。自19世纪以来,从现代艺术到当代艺术变得愈加简化和自我指涉;或许如今在疫情的影响下,将迫使艺术重回到解决较大的哲学问题上,比如 “存在本身”。70年代的民粹口号“现代性已让我们失望”在这个疫情流行的世界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真实,也许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使用智能技术设计作为建构性过程对这个世界进行重新设计和人性化。因此,我想到这次疫情就像一场非常强大的风暴,一场还将再次出现的风暴;而且它尚未结束——随着它持续在世界许多地方施加影响和它的变异,它正变异着人类的存在并随之变异着艺术和设计。

双生花,人机交互机械装置绘画,材料:墨水笔、纸,2016-2020

 

专访策划/常志刚
主编/董慧萍
专访协助/王永蒙、范功庆
编辑/Miaom
英文翻译/董静
视觉设计/魏向民
图文来源/CAFA VAII 项目首席专家TONY BROWN

 

 

 

版权所有 2007-2022 中央美术学院 Copyright © 2007-2022 CAFA.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70723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