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创动态
Latest News
后疫情•视觉艺术|CAFA VAII全球连线系列专家访谈-承孝相 Seung H-Sang
来源: 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 时间:


后疫情·视觉艺术|全球连线系列专家访谈

中央美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 大数据与智慧城市实验室
课题特聘专家 承孝相
奥地利勋章授予仪式

承孝相
Seung H-Sang

1952年出生,毕业于首尔大学,曾就读维也纳工科大学。1974-1989年间供职于著名的韩国建筑师金寿根事务所,后于1989年成立了自己的“履露斋建筑事务所”。他是引领韩国建筑界新风气的“4·3集团”的核心成员之一,并参与建立了一个新的教育系统——“首尔建筑学校”。2008年担任韩国艺术综合大学客座教授,2017年任维也纳工科大学建筑学部客座教授,2019年任中国中央美术学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特聘专家,现任东亚大学客座教授。
2008年出任威尼斯双年展韩国馆的策展人,2011年出任光州设计双年展的总监,2014年担任第一任首尔城市总建筑师职务,2018年被选为国家建筑政策委员长,直到2020年,长期的公共领域方面的任职已结束。
他的代表著作有《贫者之美(1996美建社)》、《建筑,思维的符号(2004石枕)》、《地文(2009悦话堂)》、《古老之美(2012Culturegrapher)》、《隐形的建筑,移动的城市(2016石枕)》、《默想(2019石枕)》、《Natured(2020 Actar)》等书籍。
他从主导20世纪的西方文明的批判中出发,1992年提出《贫者之美》主题,并将此放在他建筑创作的中心,已荣获《金寿根文化奖》,《韩国建筑文化大奖》,《大韩民国艺术文化奖》等各种奖项。2002年美国建筑师协会授予他名誉会员的荣誉,并且作为建筑师第一次被选为国立现代美术馆主办的“2002今年的艺术家”,并举办了《建筑师承孝相展》。
2019年成为首次获得奥地利《学术艺术一级十字勋章》的亚洲人,2020年韩国政府对他在韩国文化方面的长期贡献表示肯定,颁发了《银冠文化勋章》。

 

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请您谈谈疫情发生到现在您的工作进展及成果,您的生活和工作有哪些变化?

承孝相
过去十多年间我被赋予了许多公职,比如首尔市城市建筑师(City Architect of Seoul)以及后来的国家建筑政策委员会委员长(Chief Commissioner of Presidential Commission on Architecture Policy ofKorea)等职务,在去年我全都完成了。因新冠疫情无法出国旅行,甚至限制演讲或聚会,我能够专心做我固有的职业-建筑创作。多年以来身为建筑师的我一直希望能够在公职领域为打造更好的环境而努力和贡献,正如汉娜·阿伦特所说,这也是完成我的建筑的一个历程,这一点我很清楚。如今,我只专注在我的建筑创作上。


承孝相先生工作状态

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您认为视觉艺术领域有哪些新的变化?

承孝相 : 自从“保持社会距离”成为我们社会的共同法则,我们都戴口罩并且需要重新构建过去多年来的社会关系。这让我想起100年前的1918年发生的世界流行病史。在那次叫西班牙流感的传染病中,世界16亿人口的三分之一——5亿人被感染;其中5千万人死亡,并且大部分是年轻人。那是比这次的新冠疫情更加严重的一次灾难,连第一次世界大战都因这次疾病而中止。当时建筑师们感觉到这种疾病发生的原因是城市设施的落后无法承受极速暴增的城市人口,因此建筑师们开始打造新形态的城市。重点随之被放在功能和效率上,由柯布西耶等年轻建筑师为主导开启了现代主义。当然,也有像昂利·列斐伏尔这样的城市社会学者批判其为“柯布西耶式生活机器”,并对这种“将我们分类开,相互远离,毁掉日常生活”的城市持有否定态度,但这种被称为总体规划的新的城市打造方式已经扩展到全世界范围内。这样着重于速度和效率的城市很快导致人与人更加密切,城市风景变得密集和封闭,破坏自然的反生态、反环境城市等现象。我想,这是不是现今发生新冠疫情的原因呢?我们是不是应该从这种反省中重新出发?

 时安公墓
 时安公墓


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请您谈谈在这个疫情中您的艺术创作及相关工作?

承孝相:  我在做不少项目,最近有一个特殊的树木园项目非常有意思。项目名称叫“思惟园(sayuwon)”,在韩国大邱近郊,顾名思义,希望访客们在这里能够进行反省和思考。这里有郁郁葱葱的山林,特殊树形的、几百年树龄的木瓜树和松树有几百棵。我为这里设计了玄庵(hyeonam)、暝庭(myeongjeong)、思潭(sadam)、卧寺(wasa)、瞻坛(cheomdan)等小设施,每个设计都合乎其名;为来访的鸟们设计的设施也被设计成修道院,起名叫“鸟类的修道院(birds’monastery)”。我希望访客在这里能够感受到所有生物都有享受自身存在的价值。除了这个项目之外,我还在埋头做实际修道院的建筑设计,这个项目的主题也是在我们的内心流淌的尊严的价值。


玄庵-思惟园
暝庭-思惟园
 暝庭-思惟园
 思潭-思惟园
卧寺-思惟园
 卧寺-思惟园
瞻坛-思惟园

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您如何看待视觉艺术及设计领域的未来走向?

承孝相 : 21世纪伊始,2000年的威尼斯双年展的主题为“少一些美学,多一些伦理(Less Aesthetics, More Ethics)”,这是引用地理学家大卫·哈维的主张:在我们的城市中比起形象更重要的是叙事,比起美学更重要的是伦理,比起完成更重要的是过程。在当年的双年展上虽然很难找到对这个提问给与回答的作品创作者,但如今面对疫情,这个提问已经不是选项,是必须事项了。

如今已经不是自己做好就能过好的时候了,是我们所有人做好我也能过好的时代,我们要学会共同生活的方法。所以不是自己炫耀自己的美学时代,更重要的是我们互相守礼仪、互为对方着想的伦理。伦理的问题其实对我们亚洲人是更熟悉的生活方式。虽然过去在现代化的过程中我们可能失去了这个传统概念,但我认为是这种伦理的城市、伦理的建筑才能够重新挽救我们。当然这并不只是人和人之间的伦理,在与大自然的关系上也需要伦理,所以换句话说可以叫“共生”,也就是共生的建筑,共生的城市的意思。


 河阳教会

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接下来,您有哪些新的艺术工作的计划和安排?

承孝相 : 前些日子开始我特别关注关于灵性的问题。西方的住宅一般只有两种空间,一种是生理性空间,比如卧室、餐厅、卫生间等;第二种是社会性空间,像客厅、书房等。但韩国的传统房屋里还有另外一种空间,叫文房,是思索的空间和供奉祖宗灵魂的祠堂等为我们灵魂的空间。如今韩国现代住宅中很难找到这样的空间,但过去我们祖先的生活是直面死亡的,所以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更加虔诚。这应该不只是韩国的现象,在过现代生活的大部分的现代人都在排斥能够发现自己灵魂健康的空间,我想这会不会在损害现在我们内心存在的尊严?所以我要在我的建筑创作中,我之前主张的“地文(Landscript)”之上增添“灵魂的风景(Soulscape)”,更加要努力奋进。

明礼圣地

明礼圣地



 

专访策划/常志刚
主编/董慧萍
专访协助/王永蒙、范功庆
编辑/Miaom
英文翻译/董静
韩文翻译/韩桂花
中文校对/董静、刘帆
视觉设计/魏向民
图文来源/CAFA VAII 大数据与智慧城市实验室承孝相Seung H-Sang

 

版权所有 2007-2022 中央美术学院 Copyright © 2007-2022 CAFA.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70723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