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创动态 / 创作研究
研创动态
Latest News
CAFA设计学院艺术与科技专栏 | 视听共振:声音的视觉演替
来源: 创作研究 时间:

“声音就是各种可能性的事件。”
—约翰·凯奇

 

「声音艺术」

最早期的声音艺术可追溯到意大利的未来主义,路易吉·鲁索洛(Luigi Russolo)被认为是第一位正式用声音来创作的艺术家,他关注于噪音艺术,创造了一系列噪音机器。

路易吉·鲁索洛(Luigi Russolo)制造的乐器
出自《噪音的艺术(The Art of Noises)》,1913

达达主义也开始使用声音做艺术,例如达达主义者雨果·拜尔发明了一种新型态的声音诗——无“字诗”,给观众呈现闻所未闻的声音。

1952年激浪派艺术家约翰凯奇·约翰凯奇(John Cage)创作无声作品《4’33”》 ,作品演出过程中只有演奏者打开和关闭钢琴面板发出的微弱声响和观众席上的人们在等待演奏过程中无意识发出的声响。这些环境中细微声响的集合在没有音乐声的音乐厅空间中形成了独特的声音景观, 人们终将注意到自己的声音。该作品的声音环境与听众自身状态形成了对比, 质疑演奏空间, 引发人们对音乐边界的思考, 提醒人们注意聆听环境中的声音。


「声音的科学」

声音无处不在,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之中。法国学者米歇尔·希翁在《声音》一书中指出,声音存在物理学和哲学化的两种定义。物理学定义:“声音是一种由分子组成的运动,通过注入空气、水或岩石这样的介质,有一个振动体导致”;哲学化定义:“声音是一种感觉,是感觉器官的经验。”
声音本身是不可见的,声音传播需要介质,没有介质,也就没有声音的存在。它是通过物体振动产生的声波,通过介质(空气或固体、液体)传播并能被人或动物听觉器官所感知的波动现象,不同的介质传声的能力也有所差别。声音的产生是一种振动,当演奏乐器、拍打一扇门或者敲击桌面时,这些发声体的振动会引起介质——空气分子有节奏的振动,使周围的空气产生疏密变化,形成疏密相间的纵波,这就产生了声波,这种现象会一直延续到振动消失为止。

 

「声音可视化的探索」

声音创作在当代艺术中的呈现往往是跨媒体式的,声音和视觉相结合,通过图形图像等影像手段来诠释声音内容的创作方式。

「声音赋形」

1787年,德国物理学家克拉尼(Ernst Chladni)发明了 一种方法,给声音赋予了看得见的塑造能力。他在金属板上撒 满细沙,然后用琴弓磨擦边缘让金属板发生共振,这些细沙就会形成各种花纹。这种纹路被称为“克拉得尼图案”,也被称为“凝固的音乐”,克拉尼也因此被人们尊称为“声学之父”。


     克拉尼图形,又称“克拉德尼声音图案”,1787

「音流学」

18世纪60年代,瑞士科学家汉斯·杰尼(Hans Jenny)经过十年的实验测试得出声音创造改变分子结构,声音对于人体的共振作用和治疗功效。细胞和器官也产生声音, 组成人体自己特殊的声音。比如,柔缓的音乐能减慢心跳率,使人平静。振动频率对我们人体所有的原子、分子和细胞都能产生作用。和谐的声音与整个身体共振,能使人体的振动与这个声音协调,从而达到和谐,平衡状态。基于克拉得尼的实验和图形,采用多种材料沙子、木屑、水等等,将他们放置于金属板上,通过振动观察他们的成像规律。每种振动波都有其唯一相对应的波形图案,随着音波的频率提高,波所展示的物理图案也越来越复杂而精细。音流学(Cymatcis)自此成立。

汉斯·杰尼,医师和自然科学家,1904-1972
Hans Jenny, physician and natural scientist ,1904-1972

 

「声音振动」

声音本身看不见,但是由于声音的自然属性,声音贯穿与不同形式的艺术作品中。美国新媒体艺术家Gary Hill创作的《Meditation(towards a remake of soundings)》,在这个视频里,艺术家将米粒洒在音响上,然后通过麦克风说话,声音从音响出来,米粒就会随着音响的振动,呈现不同的形态,这种形态能随着振动的大小,音频的高低变化。


加里·希尔,《冥想(重塑声音)》,1979-1986
Gary Hill,Meditation(towards a remake of soundings),1979-1986


「声音的数字化」

日本艺术家黑川良一从事的艺术创作包括了新媒体,装置艺术和声音艺术。在他的作品中融合了电子声音,自然录音以及数字图像,在近些年的创作中结合现场行为表演。听觉和视觉的一致性是黑川良一作品的关键所在,声音与影像不可分割,互为主体。他的作品《流变:五个视野》(rheo: 5 horizons),以视听装置的形式呈现,在五块并行的电子影像投影屏上,运用数字衍生和自然采集的影像与声音素材,模拟出五个仿制地平线的画面,五个影像五位一体又各自独立,现场的视觉和听觉氛围强烈刺激着观者感官,表现出“时空的流动是永恒的”。


「声音的多重感官体验」

自19世纪末艺术家开始进行声音与视觉联觉的实验性表达,发展至如今的声音艺术,这背后有两个文化价值观起着强大的推动作用:

1、当代艺术家和思想家对视觉在视觉艺术史中绝对权威地位的质疑,促使艺术家对经由其它感知器官感知的艺术语言重现创作的热情。

2、对艺术成品的永恒性的质疑,促使艺术家极度热衷于表演现场是实时发生的,而非录制好永远不变的。

声音会引起视觉的联觉想象这一现象,早已潜移默化的融入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和语言中,基于声音语言中的节奏和旋律等元素与视觉语言图像相结合,通过声音视觉化表现出的声音景观可以打破时空与感官间的壁垒,给观众带来更强烈的美学体验。

基于音画联觉的多重感官体验产生的沉浸感,是指人和事物的情感关联,通过人的感知和认知体验产生,是情绪交替的过程。高度的沉浸感是人在当前的的情景下感到愉悦和满足,忘记真实世界的情景,构成独特的交互叙事体验方式。

日本艺术家池田亮司关注各种声音的原始形态,利用拍子去营造气氛,节拍的变化会在最微小处发生转变,在旋律上形成一种极简主义的风格。有时他还会使用原始声音、电子音调和噪音来做现场表演,形成一种沉浸式的音乐作品。他的作品《无限》,展厅就像是个巨大的数字屏幕,而池田设计的声音伴随着地面上类似条形码式的黑白条纹,一起延伸到视觉的顶端,在这里,观众要么是感到头晕目眩,要么是像进入了舞池般兴奋,甚至是在电光石火的环境中进入到自我的冥想状态,给观众带来多感官体验。

「声音疗愈」

声音可以用来疗愈,声音疗愈是用发声的器物以及人自身的声音,通过共振和与声音更好的结合,来疗愈身心的治疗方式。声音疗法是通过生理和心理两个方面的途径来治疗疾病。一方面,声波频率会引起人们生理上的反应。声音的振动频率是一种物理能量,而适度的物理能量会引起人体组织细胞发生和谐共振现象,能使颅腔、胸腔或某一个组织产生共振,这种声波引起的共振现象,会直接影响人的脑电波、心率、呼吸节奏等。

另一方面,声波频率也会引起人们心理上的反应。和谐的声音波能提高大脑皮层的兴奋性,可以改善人们的情绪,激发人们的感情,振奋人们的精神。同时有助于消除心理、社会因素所造成的紧张、焦虑、忧郁、恐怖等不良心理状态,提高应激能力。


「结论」

随着艺术与科学的交叉发展,声音这一媒介被广泛运用到新媒体作品的创作中,视频 、装置、录像等,图像与声音结合的越来越紧密。根据心理学的相关理论,声音可视化其实是一个视听联觉的过程,在听觉器官接收到声音之后,视觉上在脑海中就会形成相应的图形。将声音以视觉的形式来呈现,是声音的一种转换,为声音创作带来了更多的创造空间。虽然声音看不见,但它是真实存在的,声音有着无限的潜力,等待着更多人去运用去实践。

图片
参考文献
《声音》(法)米歇尔·希翁
《声音也能治病》(美)乔纳森·高曼
《声音艺术简介》 罗伯特_沃比
《声音可视化中音流学的研究与探索》 徐百鸣
《声中有形_白噪音可视化研究》 凌炎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艺术与科技方向”已获得教育部批准成为中央美术学院第22个本科专业,该方向旨在新的自然、科技和社会环境里探索艺术与科技的创新结合,以跨学科的方式来培养学生的创意能力、技术能力和思辨能力。

 

版权所有 2007-2021 中央美术学院 Copyright © 2007-2021 CAFA.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70723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