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创动态 / 创作研究
研创动态
Latest News
CAFA设计学院艺术与科技专栏 | 远程通信艺术(二): 信息生命、数据空间与远程临场
来源: 创作研究 时间:

远程通信艺术(二): 信息生命、数据空间与远程临场
Telematic Art II : Information Life, Data Space and Tele-presence


“远程通信的艺术维度并不在于通过诸如传真等手段来创造“艺术品”,而是在于建立一种对话的关系——那些创造了交流事件的参与者之间的特殊关系。”——罗伯特·阿德里安·X(Robert Adrian X)

远程通讯在艺术与科技的实践中常有着有趣的体验,它让观众能同时经历到身体所在的现实空间和一个虚构或现实的远程空间,并通过动作控制或通过传感装置进行远程交互。Richard Kriesche 与 Peter Gerwin Hoflmann 共同创作的《远程雕塑III(Telesculpture III)》由一段24米长的火车铁轨构成,而该铁轨则由一根20米长的传送带运送到展览空间中。《远程雕塑III(Telesculpture III)》同时在奥地利边境处有一个喇叭塔,人们可以通过不同电话号码打电话给这个喇叭塔。一旦收到电话。铁轨就会以缓慢但稳定的速度驶向墙壁,来电号码和内容将决定铁轨是否会被推到墙壁顶端,并在这个过程中撞毁被绑在镜头的监视器,也就是说打电话的行为触发了针对另一个媒体的行动与电话网络的连接,引起了一次复杂的交互活动。作为世界上的第一个信息和通信网络,国际电话体系向远程雕塑提供了控制脉冲,并打破了雕塑的空间界限。

《远程雕塑III(Telesculpture III)》
Richard Kriesche, Peter Gerwin Hoflmann

实时通信技术给艺术家们带来了各种灵感,早在60年前,白南准就设计过一场在旧金山和上海同步进行的钢琴演奏会:左手在美国弹奏,右手在中国弹奏。从可行性上来看,这个想法在某种程度上可能并不成熟,但却是一个有趣的点子。

无形化、过程化与参与性是三个很重要的特点,而 Robert Adrian X 则尝试让“参与性”扩大到更多人。《24小时内的世界(The World in 24 Hours)》可以被看作是第一批进行合作写作的项目之一,在24小时中,来自3个大洲、60个城市的艺术家们被作品联系在了一起。在这段时间内,他们起草了一个远程信息处理世界的蓝图,通过电话交流创立了一个“整体数据网”。这个作品旨在摆脱电话通信商业用途,而是创造出远程通信媒体,并发展相应的艺术实时策略。但是,由于新技术并未普及,在这些早期的远程通信项目中,参与仅仅被限制在了少数艺术家之间,这是当时参与概念的局限。公众的角色主要被限制在阅读和观看中,而不能主动进行干预。


《24小时内的世界(The World in 24 Hours)》
罗伯特·阿德里安·X(Robert Adrian X)

而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参与的方式越来越多,规模也越来越大。例如 Rafael Lozano-Hemmer 由虚拟分散的网络空间和真实城市空间的交织产物就是这种类型的作品,通过特别定制的界面将虚拟空间连接回现实城市的场地。他的几个作品都允许互联网用户在某个固定的物理场所或介入,或在合适的情况下控制和协助。《Vectorial Elevation》 由12个指向天空的大功率探照灯组成,被安装在墨西哥城的主广场上,互联网用户可以使他们形成特定的样式。


《Vectorial Elevation》
拉斐尔·洛萨诺-亨默(Rafael Lozano-Hemmer)

《Blinkenlights》 坐落于柏林亚历山大广场的建筑的正面,构成这个巨大的建筑立面以最简单的形式被转换成了一个屏幕,面对广场的144扇窗户都被设置为像素点,每一个像素都可控,通过一个专用的号码,路人或观众可以在这个屏幕上交互。

《Blinkenlights》
拉斐尔·洛萨诺-亨默(Rafael Lozano-Hemmer)

除了参与真实城市空间,彼得·迪特默(Peter Dittmer)在他的装置作品《护士(The Nurse)》中呈现了一个让用户和系统交互的体系。作品《护士》由一台配有显示器和键盘的电脑构成,用户可以通过这台电脑与一个看似自我反讽的电脑程序进行交流。后来,这个装置又进一步包括了一张放有一杯牛奶的杯子,如果电脑程序在与人进行娱乐性对话的过程中开始发脾气,一个设计精密的机械装置就会打翻那杯牛奶。


《护士(The Nurse)》彼得·迪特默(Peter Dittmer)

Stelarc 的许多作品也很好的使用了远程数据通讯。如《Ping Body》中,把身体和感应电线、网络连接起来。当世界各地的人向他发出PING,他的身体被网络行为控制,成了网络行为的一种展示。

《Ping Body》 Stelarc

通过不同的地理位置间的通讯,艺术家们用自己的方式连接起了或私人或公共的空间,观众则通过参与和体验与作品联系在一起。随着技术的不断变化,在界面的具体形式上,也由原来的批处理、文本等阶段发展到现在的以图形用户界面和多媒体用户界面为主的阶段。我们可以看到,发展的趋势是多通道、多媒体的用户界面和虚拟现实系统,最终进入人机共生的最高形式。

学术策划 / 宋协伟
文章作者 / 胡帅
文章编辑 / 孟松林


参考文献:
鲁道夫·弗里林《媒体艺术网络》
周娉《互动装置的体验设计研究》
刘莉芳《“合成时代”——好玩又好看的新媒体艺术展》

 

 

 艺术与科技方向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艺术与科技方向”已获得教育部批准成为中央美术学院第22个本科专业,该方向旨在新的自然、科技和社会环境里探索艺术与科技的创新结合,以跨学科的方式来培养学生的创意能力、技术能力和思辨能力。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一级学科正在成为中央美术学院引领国内、对话国际的战略优势学科和国家“双一流”建设获批学科,已经建成涵盖视觉传达设计、数字媒体艺术、公共艺术与设计、环境艺术设计、生活产品设计、服装与服饰设计、艺术与科技、设计史及理论等目录内的二级学科,以及自主创设的交通工具设计、社会设计、设计管理、创新设计、系统设计、智慧城市等新增二级学科。同时,在保持现有学科口径范围优势下,设计学科以对中国社会未来形态和经济模式整体研判为基础,以积极应对全球科技、经济和社会变革为契机,以培养具有中国文化立场和全球意识的顶尖人才为目标,以服务于国家重大战略举措为根本,全面深化改革和创新驱动发展。

 

版权所有 2007-2021 中央美术学院 Copyright © 2007-2021 CAFA.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70723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