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创动态 / 创作研究
研创动态
Latest News
CAFA艺术与科技专栏 | 智能可穿戴-基于传感数据的身体感知延伸方式
来源: 创作研究 时间:

CAFA艺术与科技专栏 | 智能可穿戴-基于传感数据的身体感知延伸方式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 


智能可穿戴-基于传感数据的身体感知延伸方式
Intelligent Wearable - A way to extend body perception based on sensing data

作者:刘桂羽

我们已然生活在一个被智能化所裹挟的环境中,不论是通过智能终端感受自然,还是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生活状况,身体的状态及情绪都或多或少的在数据世界⾥留下了痕迹。对于身体感知与数据的关系,我进行了一些探索和表达,在这个过程中智能可穿戴成为了我的创作媒介,继而本文先从通过智能可穿戴将身体与数据相连讲起。

【身体与数据相连】

“数据主义的诫命是:要连接越来越多的媒介产生越来越多的信息。把一切连接到系统,连不想加入的异端也不例外 ——《未来简史》”,这似乎是数字时代发展的趋势,继而将身体与数据相连也必然成为其中的一环,智能可穿戴设备通过对物理参数和生物体征进行监测,达到高精度的生物传感,可以很好的成为两者衔接的终端。

也许早期的穿戴设备更多的是以“工具”的方式作为人体的延伸,据说,可穿戴技术始于第一副眼镜的出现:西方历史上第一幅用于矫正视力、近代意义上的眼镜,出现在1286年左右的意大利。那么可穿戴技术的起源可以追溯到700多年前。在凸透镜的发明之前,近视患者不得不探索更巧妙的方式去看清这个世界。文献记载,古罗马帝王尼禄(37年-68年)就透过一块绿宝石来更清晰地观看角斗士竞技。这里可以将凸透镜理解为新材料工艺。

而除了新材料工艺,智能可穿戴设备更多的依赖于计算技术,最早的可穿戴计算技术于上世纪60年代被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提出,该技术可以把多媒体、传感器和无线通信等系统嵌入人们的衣着,并通过语音、手势和眼动操作等多种方式进行交互。1955年,MIT教授爱德华·索普(Edward Thorp)为了预测轮盘概率而构思了第一台可穿戴计算机,并与克劳德·香农(Claude Shannon)一起在1960年至1961年期间完成了可穿戴计算机的设计和建造,其设备大小可以藏在鞋子或烟盒包装中,进而预测球落在轮盘赌桌上的位置,最终装置产生了+44%的预期收益。

 

图 1 为了预测轮盘概率的第一台可穿戴计算机

为了实现对于人体信号的检测和更好的体验,智能可穿戴发展的过程中集成了越来越多的工艺和技术,包括电化学、微流体技术、生物材料、数字化制造、尤其柔性电子学等领域。移动可穿戴设备将个人和无处不在的计算联系在一起,身体通过“内在连通性” 实现快速的数据获取,超快的分享内容能力,高效地保持社交联系,摆脱传统的手持设备而获得无缝的网络访问体验。这个过程中,智能可穿戴在一定程度上激活身体潜在数据,使得曾经沉默的身体以数据的方式开始被了解、认识, 人的数据化身体被清晰地建立起来。

 

图2 柔性电路

基于对未来身体数据应用的探索,我通过作品《身体书写》,以可穿戴时装将身体机能、行为,通过数据算法进行转化,用身体做了一次关于诗的创作演示。作品开始的契机是我对自己的一些身体无意识动作的关注。我经常在不经意间抖腿,或许是在集中思考的时候,腿部似乎也有了它自己的思考。时而会想,这些肢体的动作或身体机能是否能够被转化为数据,启动另一些事物?如果并没有单一的内在自我,身体的每个部分是否可以有自己的想法?然后,我开始了关于身体数据应用的表达。

将身体与数据相连,也许我们的悲伤、恐惧和热情并不只是用于写诗的灵性,内心的情绪或许都是算法的结果,身体是许多不同算法的组合,并没有单一的内在声音或单一的自我。当身体的机能、行为都成为数据,身体聆听算法,开始自己书写......

未来我们的身体机能是否也可以被计算,每一次情绪的产生都可以是算法的导出?

 


图3 作品《身体书写》2019


【身体数据与社交媒体】

埃里克托普《颠覆医疗》一书中有过数字化人类的描述:通过将肉体置于我们外延的神经系统中,以电子媒体的方式,我们建立起一个动态系统,将快速成熟的数字化、非医学领域的移动设备、云计算和社交网络与蓬勃发展的基因组学、生物传感器和先进成像技术的数字化医学领域合为一体,将这些工具和能力加以综合,我们就能为每一个人获取关于他的生物数据。技术一直与我们的身体密切相关,不论是数十年前的耳机或近来依托生物数据的超现代设备。它一直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对它的依恋似乎每天都在增长。



图 4 埃里克托普《颠覆医疗》(The Creative Destruction of Medicine)

然而身体与技术日益亲密的同时,似乎也是技术对身体的殖民,数据入侵我们的身体,影响我们的行为和定义我们的身份。媒介技术成为了我们的生活日常,我每天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在通过社交媒体感受自然和生活,且这种方式也将持续下去——源源不断的内容发布到社交平台,源源不断的信息被接收。有时也会感慨移动互联网从最初简单的信息分享逐渐演变为涵盖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继而我将这种感想表达于作品《肢体的媒体社交》中。

作品《肢体的媒体社交》,它也是一套可穿戴时装,可以捕捉穿着者的日常对白,以文字的形式自动发布Twitter等网络社交平台。日常的说话、交流,在社交平台上发布感想、分享状态,这些都是的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每日着衣一样,因而我在日常感的外套中嵌入语音识别和Wi-Fi模块,借助Blynk开源物联网平台与Twitter形成链接。通过对日常语言对白的采样,自动读取生活状态,随机发布社交媒体,这个过程中,人本身失去了对社交发布的自主选择。

 


图5 作品《肢体的媒体社交》2018 -2019

如果将《肢体的媒体社交》看作是身体在社交媒体中的发声,那么似乎了缺少了身体信息在社交网络中留痕后的回馈,继而有了我后续的作品《热点映像》。社交媒体深入渗透进大众生活,信息的热度、流量等导致着媒体主流话语建设的路径不断更新,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们的表达和生活方式。当身体在社交平台中发出声音后,媒体流量也对人们身体的意象产生影响。在《热点映像》中,我使用了感温变色面料,在对其进行发热点的设计后,爬取微博的话题热度值作为其发热的能量。作品根据穿戴者在社交平台中关注的不同类型的话题映射到身体的不同部位。基于对话题流量的关注,当点赞、评论、转发等热度到达一定的数值,身体不同部位开始发热。数据流量的热度驱使身体实时升温,身体产生“异化”,身上穿戴的不同部位也同时发生颜色异变,形成星点般的聚集。

 


图6 作品《热点映像》2020

 

【超越身体与感知延伸】

不断创作的过程中,智能可穿戴逐渐成为了我对身体以及生活感受表达的常态方式。人们通过穿戴改变和重塑了身体,或至少是修饰了身体——就好像超越身体的限制是人类的普遍愿望。而智能可穿戴作为身体的延伸,似乎正可以使身体超越限制,延伸感知。作品《声·身场》是一个小小的尝试,我将它看作为是一场身体与带电体的合奏。我们的生活空间中弥漫着信号、电流,周遭的环境里似乎到处都是电子设备中电流经过的声音,身体却无从真实的听见,作品通过电磁感应,将电磁模块穿戴于身上,被身体所触碰到的带电体皆会发出各自频率的声音,身体所及之处皆与带电体产生共鸣。

 


 图7 作品《声·身场》2020

然而很多时候,心理的感知变化是由身体表层的感触带来的,穿戴作品《“漪”》通过与观众交互的方式,当穿戴者的身体被触碰、抚摸,服装表面将开始蠕动产生“漪”的现象。以此模拟心里的细微波动,表达一种被触碰时皮肤表层的感受和内心的触动。感官开始倾听,似乎皮肤对触碰做出了反馈,留下它的运动痕迹,我们所有肉体表面都在呼吸、倾听、生生不息。



图8 作品《漪》2020

 

【植入式创建心灵感应】

在以可穿戴的方式探索身体感知与数据关系的创作中,从感应电路、智能面料到生物数据、算法程序运用,我逐步地扩宽材料语言,也逐渐地感受到:也许更好地创建某种形式的身体感应或者心灵共鸣,仅是外在穿戴式设备是无法达到的,而需要植入式穿戴的介入。

许多描述植入式可穿戴装置设备的术语及概念来自科幻小说。受控机体(cyborg)这一术语,源自Manfred Clynes和NathanKline在1960年所写的小说《Cyborg and space》。在这个故事中,受控机体是一个用技术附件增强的人,是机器与生物体的融合。今天这个技术定义为依赖于机械,或者电子设备的人。英国艺术家Kevin Warwick在2002年的“ Project Cyborg”项目中以植入式可穿戴的方式实现了机器与身体的融合,该项目意在创建心灵感应,Warwick与他的妻子在皮下植入了一个RFID标签的阵列,目标是使用互联网远程传送信号,这项活动取得了成功,使两个人的神经系统以电子形式达到直接、纯粹的交流。似乎植入式可穿戴完成了心灵感应的空缺,脑机接口让人们直接用思维沟通,打破人类和机器的边界,继而可以达到「人机合一」的境界,这也是我想继续探索的创作领域。

 


 图 9 艺术家Kevin Warwick的“ Project Cyborg”项目

 

通过智能可穿戴设备,人们依赖数字了解身体和自我,呈现“身体数据化”趋势。如凯文凯利在《技术想要什么中》提及:“未来,‘天造物’与‘人造物’将联系得更加紧密。”智能穿戴式、植入式设备从实验室走向我们身边,基于传感数据的身体感知延伸方式也将无处不在,每个人都将成为智能世界的中心。身体与数据相连,当技术成为一种新的“生命形态”,我们是否能顺势而为?


参考文献:

《可穿戴创意设计技术与时尚的融合》[M].希贝尔.德伦,姚军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7年
《Crafting Wearables ·Blending Technology with Fashion》【美】Sibel Deren Guler
《Digital Bodies Creativity and Technology in the Arts and Humanities》Susan Broadhurst, Sara Price (eds.)


学术主持:宋协伟
学术策划:陈小文、费俊、张文超、封帅
编辑:孟松林、陈方杏子

 

艺术与科技方向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艺术与科技方向引导学生在新的自然、科技、文化和社会环境里探索艺术与科技的创新结合,扩展新型的想象力和创造力。通过一系列构架严谨、层次分明、思考与动手并行、有社会针对性的课程,培养学生学会建筑自己的知识体系而又不失幻想和生活情趣,学会激活自身探险的激情和发明的欲望,学会培养自身独特的审美素质和思辨能力目前“艺术与科技”已获教育部批准成为中央美术学院第22个本科专业,在研究生教学方面目前包括四个子研究方向:机器人科技与艺术、智能科技与艺术、生物科技设计、新兴社会媒体科技艺术。基于建立开放性教学理念,艺术与科技学科与国内艺术院校和大学科研机构、科技企业建立了联合实验室和教学基地并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创新实验室联合推进科技创新以及社会创新学科建设,启动社会性研究课题。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一级学科作为国家“双一流”建设获批学科,已经建成涵盖视觉传达设计、数字媒体艺术、公共艺术与设计、环境艺术设计、生活产品设计、服装与服饰设计、艺术与科技、设计史及理论等目录内的二级学科,以及自主创设的交通工具设计、社会设计、设计管理、创新设计、系统设计、生态危机设计(智慧城市)等新增二级学科。同时,在保持现有学科口径范围优势下,设计学科以对中国社会未来形态和经济模式整体研判为基础,以积极应对全球科技、经济和社会变革为契机,以培养具有中国文化立场和全球意识的顶尖人才为目标,以服务于国家重大战略举措为根本,全面深化改革和创新驱动发展。

面对新时代的形势变局、产业变革、危机与挑战,深刻研读新文科建设内核,设计学院以中国高等教育发展新需求、新变化、新阶段、新特征为依据,将设计学科与现代信息技术等其他专业集群相融合,于新工科、新医科、新农科提出的新命题、新方法、新技术、新手段中,创造新方向、新标准及新价值判断,并研判后疫情时代的全球政治、经济变化,以人类既有的社会组织结构、生产与消费方式为课题研究切入点,以学科专业划分为工具与方法,构建危机意识主导的全新学科教育架构与学科资源整合平台,全面聚焦应对人类未来生存模式的思考与行动。


 

更多资讯可关注CAFA设计学院官网
http://design.cafa.edu.cn


 

版权所有 2007-2021 中央美术学院 Copyright © 2007-2021 CAFA.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70723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