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创动态 / 创作研究
研创动态
Latest News
2.5.8多角度和多学科的研究方法:权力分析
来源: 创作研究 时间:

2.5.8多角度和多学科的研究方法:权力分析

原创 邱志杰  邱志杰工作室 

对马基雅维利这种政治学家来说,权力研究就是政治学的核心。对亚里士多德来说,政治的核心命题就是谁来掌权以及如何获得权力,如何使用权力。当然,政治学自古不可避免研究权力,在中国甚至直接被称之为“帝王术”。现代政治学的权力分析框架当然早就超越了这种帝王术。它的问题意识包括:权力的基础是来自哪里?是来自军事武力、生产技能、财富或者知识?权力的实施主体是谁?权力的作用客体又是谁?权力以何种方式运行,权力格局如何形成,它是一种硬权力还是一种软权力?而又如何消长变化等等。这些问题意识帮助我们在面对研究客体时能够去主动地发问:谁是获益者?谁是被损害者?谁欢迎这种东西,谁拒绝这样的力量,而拒绝或接受又分别是以什么方式发生的。谁是规则制定者,谁是执行者,谁是合作者,谁是破坏者,谁是被奴役者?被权力作用的人如何施加反作用?人们之间如何合作,沟通机制,维持和瓦解的条件是什么等等。

自米歇尔·福柯成为显学以来,微观权力分析成为流行。人们更多地由显性的权力运作,也就是暴力、强权、控制的研究,转而更多地关注到隐匿和潜在的控制,如通过空间管理、档案管理、区隔系统、身体政治所进行的一整套规训技术,也就是一种更加精致化、理性化、内在化的权力形式,甚至于是一种对于“影响力”的关注。这时候,权力被定义为人们根据自己的目的性去影响他人行为的能力。这种权力来自政治身份如职位,也可以来自性别、年龄、和知识等多种因素。而对知识权力的分析则与话语分析互相纠缠,这对我们展开研究同样是富于建设性的,尤其是对我们在研究中所依赖的概念和思考框架自身进行权力结构分析,特别有价值。它总是能够提醒我们去注意我们不知不觉中所陷入的对于权力系统的依赖。因此,在研究进程中对我们的研究内容进行一番权力分析是必要的,对于我们的研究方式本身进行一番权力分析,意识到我们自身所受到的隐形的控制,更是不可或缺的。

创作者同样需对权力关系有清晰的意识----创作者要讲政治。谁会欢迎这样的作品,谁会反感这样的作品?这个话题存在的政治基础和社会禁忌是什么?争议点在哪里?人们接受它或拒绝它的心理基础在哪里?我所要挑战和解决的是什么?我的工作的同盟者在哪里,我的敌人是谁?在我如此行动的时候,谁在赋予我这么做的权力?

在“实验艺术”这个语境中思考权力,我们首先要明确:如果实验艺术的目标是用一种崭新的观念/形式/意境/做法去颠覆习惯从而敞开人们的想象力。那么需要去追问的就是,这些习惯、这些主流思维方式如何以潜在的难于觉察的方式在控制我们。首先意识到它们,暴露它们的控制与影响是抵制和修正它们的前提。

其次,既然权力就是施行影响力,艺术家在工作中随时会发生他的产品、行为、话语与习惯做法和主流做法之间的权力冲撞。每一件新作品的出现都会改变既有作品之间的权力格局。我们要研究作品实现其影响力的工作机制,以便在创作中实现这种权力格局的重构。

最后,在艺术家试图用作品去影响他人的过程中,也无时不刻存在着作品受用者与创作者和创作过程中的其他参与者之间的权力关系。这种关系可以是激烈的斗争,也可以是合作和“竞合”,更经常发生的是妥协。在这个工作过程中展开权力分析,是要探讨传统艺术接受过程中的权力关系,并努力更新这种关系。有时候,改变艺术受用、解读过程中的权力关系,本身就是新的艺术实验本身。

我们总是同时面对着日常生活中的惯例,我们要做艺术去更新这些惯例。但是做艺术的做法自身又有惯例。我们必须要同时反抗做艺术的惯例和艺术所面对的生活惯例。

艺术家在工作中,随时随地处在具体的权力关系里面。对这些关系进行反思,正是我们展开创造性工作的机遇。

例如很多艺术家都会使用助手工作,这些参与作品形成的助手被默认在创作中不具有署名权,这里面就暗藏着艺术家和他所支持的生态系统中的一种权力关系。而当艺术家和民间工匠进行合作的时候,一个特殊工艺的提供者是否也应该具有署名权?这无疑是需要反思的问题。

又比如说,在艺术市场中,作品的定价权习惯性地是由艺术家本人和作品的经纪人来确定的。但是定价这件事情能不能有更加出奇的权力想象?比如说把定价权交付给观众评价,甚至于偶然性的转盘、骰子、抽签之类的结果?

更经常被谈论到的是艺术家与策展人之间的权力关系。

策展人在多大程度上有权力把艺术家的作品当做他/她的策展话语的工具,一个策展人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根据展览需要建议艺术家修改他的作品?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在策展领域由来已久,它有时候被激烈的表述为“策展暴力”或者说“暴力策展”,时常在艺术家的心中引发委屈的感觉。于是也有一些艺术家尝试过某种取消策展人存在的展览尝试。但事实上,这样的貌似,没有策展的展览,也依然有一个甄选人选和作品、作出判断、张罗事情的人存在。这其实是一个典型的被权力话语所绑架的案例,权力并不天然地凝固于艺术领域中的任何一种工种,它是在具体的人际关系中随时流变的。一个青年策展人试图邀请一位名气很大的艺术家参展的时候,他无论如何是不太敢修改大艺术家的作品方案的。反之。某位影响力巨大的策展人邀请初出茅庐的青年艺术家参展,并要求他为了适应展览而提供作品的新版本的时候,青年艺术家也往往是受宠若惊的,并不会觉得这是一种“策展暴力”。但是对策展人权力的错误想象会有意无意地诱使艺术家在和策展工作者合作的过程中产生被害妄想,不能理解合理的策展策略的调整要求。

艺术家和策展人之间的关系是如此,他们和画廊、和观众之间的关系也同样是这样。并不存在着固定的画廊更有权力或者艺术家更有权力,或者观众更有权力的情况。当你面对的观众碰巧是一位大收藏家的时候,观众的权力就会变得非常大。我们总是要在具体的人与人之间的权力关系中,来了解艺术生态中各个环节之间的力量对比的消长。

权力分析是我们解读艺术现象和具体的作品面貌的非常重要的手段,要对作品的发生及其影响作出精准的判读,就有必要对它所从中产生的权力结构进行充分的了解。我们要认识到,作品除了部分地由艺术家的倾向和自由意志所决定,它在多大的程度上是由更强大的力量制约着,不得不以如此这般的面貌而存在着的。


 

版权所有 2007-2022 中央美术学院 Copyright © 2007-2022 CAFA.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70723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