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品晶教授在“中国乡村新篇”展览闭幕学术研讨会上的演讲实录

来源: vaii.cafa.edu.cn 时间:

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吕品晶在“中国乡村新篇”展览闭幕学术研讨会上发言

 

演讲实录

库哈斯先生和温铁军先生从全球和中国的乡村背景的角度来谈了乡村建设问题,那我想从文化建设的角度来谈一下乡村振兴问题。

我们都知道家族或者说宗族文化是中国传统乡村的特点,拥有共同祖先、相同姓氏的一群人聚集在一片土地上形成了所谓的宗族,宗族是一种团队,看重团结,具有极高的凝聚力。

费孝通先生曾经在他著名的《乡土中国》一书中提到“差序格局”的概念,形象地阐释了中国传统乡村的社会结构和人际关系,他说“我们的格局不是一捆一捆扎清楚的柴,而是好像把一块石头丢在水面上所发生的一圈圈推出去的波纹,每个人都是他社会影响所推出去的圈子的中心,被圈子的波纹所推及的就发生联系。”这里所说的“中心”指的是村民所处的核心家庭,“向外推开的波纹”指的是家族或者说宗族构成的亲属面。

20世纪以来,受社会变革、乡村现代化建设和市场经济推行等因素的影响,以个人为本位的现代性因素强有力地渗透进了乡村,维系家族、宗族的地方性传统规范,比如族规、家法都在逐渐消失。费孝通先生提出的“差序格局”的传统乡村的社会结构、人际关系也被打破,许多现实问题随之而来,比如村民身份认同弱化、乡村凝聚力和吸引力降低导致的乡村人际关系疏离、人心涣散等等,这些问题都为中国的乡村振兴带来了挑战,也是要实现乡村振兴目标必须先解决的问题。

什么是乡村振兴呢?乡村振兴是以乡村经济发展为基础,包括乡村文化治理、民生生态等在内的乡村发展水平的整体性提升。这个战略是十九大提出的,是继社会主义新农村之后又一个解决三农问题的重大战略。

在推动乡村文化振兴方面,国家又强调了要加强公共文化建设,公共文化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离不开公共文化服务系统的完善,公共文化服务是指由政府主导、社会力量参与,以满足公民基本文化需求为主要目标而提供的公共文化设施、文化产品、文化活动以及其他相关服务,通过推动基层公共文化系统建设,整合资源,共建共享。

有哪些乡村的资源可以利用呢?这些资源首先应该是那些乡村还保留着的,或者正在逐渐消失的传统文化资源。如果再回溯到费先生所描述的那个传统的中国乡村社会,会发现那个时候的宗族大致依靠两种机制来维持:一种是维护宗族结构和族规的仪式和节庆活动,另外一种是日常生活中的实践,体现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上面。比如住建部、文旅部和财政部公布的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不仅体现了保护传统村落的物质空间,还体现了传承和发展优秀的非物质乡土文化。

2015年以来,中国基本上形成了一套比较完整的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制度框架,乡村地区的文化设施建设也逐渐付诸实践,主要体现在将乡村软性的文化资源结合在具体的物理空间上,也就是建立公共文化空间。

比如在全国推广的五大文化惠民工程,包括乡镇文化站、农家书屋、广播电视村村通、乡村电影放映和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十五计划以来,到2014年底,中央财政先后投入了40多亿建设了1086个县级图书馆、文化馆,24200个乡镇综合文化站,此外,根据乡村不同的情况还有村史馆、工坊、书院、戏台等形式的公共文化空间建设。

所谓公共文化空间,既有公共空间的含义,又有文化空间的含义,乡村的公共空间指的是村民进行公共活动的场域,文化空间则是指一种物质空间或者社会空间以及拥有这一空间的特定群体的一整套相关行为和生活模式。

下面,我以我们改造的两个村子为例来说明公共文化空间的建设,这两个村子都位于贵州省的黔西南自治区。首先说一下板万村,板万村是一个布依族的古村落,拥有丰富的少数民族文化资源,我们在进行硬件设施的改造和建设的时候,非常注重结合民族村寨的文化生态进行修复,我们对这个村子进行总体规划的时候特别注重了从文化空间到精神性祭祀空间,以及到日常生活空间,这样三个公共空间的梳理。

布依族最有特点的民族文化是布依戏,戏台在传统社会中是村民自发构建的一种公共文化空间,ppt上展示的是上个月我们带着国家艺术基金乡村建设研究人才培养计划的学员在板万村用一个星期的时间为村民搭建的戏台,这个戏台也成为了布依戏的展演和排练空间。戏台的建成将对村落传统习俗的延续、活力的激发起到积极作用,戏台也会成为村落重要的公共活动娱乐空间,造福村民。

我们结合山神庙周边的空间把这个祭祀空间非常完整地保护下来了,ppt中展示的是整个大村子的两个山神庙,右边是他们新建的山神庙,我们可以看得出来传统的山神庙对于山神更加敬畏,新建的庙有点敷衍了事。我们把这些空间更好地结合成祭祀空间,结合节庆活动进行空间的梳理。

我们还在改造的小学里增加了布依族文化的乡土文化馆,小学可以说是乡村中非常重要的文化中心,通过这样的增建可以促进小学生学习,也可以促进外来游客了解布依族的文化。

生产性的保护也是创建公共文化空间的重要途径之一,我们在板万村增加了一些传统技艺工坊,比如将闲置的民居改造为锦绣坊,为村民提供织布、染织、刺绣的生产空间。土陶窑的改建既是为了恢复传统制陶工艺,也为回乡大学生创业提供了条件。我们还改建了传统的酿酒坊,希望通过酿酒坊的建设把传统工艺的生产性保护与日常生活更加有机地结合在一起。

第二个案例是雨补鲁村,改造前的雨补鲁村公共空间严重匮乏,ppt上展示了改造后雨补鲁村村中心的榕树广场,广场四周传统建筑风貌比较完善,有百年榕树、土地庙还有相对开阔的场地,因此形成了全村的生活交往空间。

基于地理位置和建筑特色,我们将此处原有的一座老房子重塑为陈氏宗祠,恢复宗祠的形态。在空间上形成榕树广场的延伸,在视觉上加强了宗祠的肃穆感,也丰富了村民的公共活动,祠堂为公共空间注入了乡村文化的内涵,我们也在这个祠堂中注入了很多新的文化功能——我们在一次乡村活动中把孙君老师的画展也放到这个祠堂里展出。其实南方有很多的祠堂已经变成了村子里的公共文化设施,包括老年人活动的场地。

经过广场和祠堂空间的营建,中断了数十年的民俗活动走幡会也恢复了,与板万村不同,雨补鲁村主要由汉族人构成,陈氏先祖把中原来的幡文化继承下来,每年都会举行这样的走幡活动。为了满足表演需求,我们在改造的时候把古榕树下面的道路向周边延伸,以村落民居的自然轴线为基础扩大了广场面积,使广场成为了良好的室外剧场和观礼平台,正月十五举行走幡会的时候许多外出打工的村民都会返回观礼,活动结束后村民还会举行盛大的龙狮闹元宵活动,并进行相应的农贸活动。

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是一项由政府推动的服务于群众文化生活的制度实践。公共文化服务建设作为一种福利式的行政性建设,容易忽视地方文化资源的特质和村民在乡村文化建设上的角色,如果设计师和政府仅仅通过物理性的公共文化设施建设,而不考虑整合已有的文化资源与乡村的文化需求,容易导致空间资源闲置、活动流于形式等现象。

乡村的公共文化服务应该善于利用乡村的文化资源,按照村民的意愿提供文化服务,并依照现代生活的情况不断拓展乡村公共文化服务内涵,以新时代的文化秩序代替传统的宗族秩序,通过乡村公共文化服务系统建设建构新型乡村生态文明。

我的发言到这儿,谢谢大家。

“中国乡村新篇”展览闭幕学术研讨会嘉宾合影

 

 

主编/董慧萍

文/栾宁

现场图片、版面编辑/张悦妍

图片来源、速记/CAFA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文化乡建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