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姆•库哈斯在“中国乡村新篇”展览闭幕学术研讨会上的演讲实录

来源: vaii.cafa.edu.cn 时间:

 雷姆•库哈斯在“中国乡村新篇”展览闭幕学术研讨会上发言

 

演讲实录

今天我其实并不想给大家介绍即将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开幕的展览的整体构想,但是我想跟大家介绍一下其中的精神、理念。

我一直都在做关于城市的研究,大概在十年前,我就意识到我们对于城市的关注已经有点过度、有点夸张了,但我们对于乡村却几乎是一无所知。

比如左边的这些书籍是最近几十年出版的关于城市的书,而右边则是很少的关于乡村的一些书籍,我们可以看到两者存在极大的不平衡。所以我开始对乡村非常感兴趣,同时也希望能够做些事情来改善这种不平衡的关系。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也对现在城市的问题越来越有批判性,同时也发现乡村有很多品质是值得我们进一步来进行探索的,但我们之前完全忽略了。

这是很多年前在俄罗斯乡村拍的照片,我们可以看到文化当中有一种内在的连贯性、协调性,比如这种服装,还有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

这是瑞士的一个乡村,这张照片和之前的照片完全不一样,画面上有三个东南亚劳工,但是他们并没有上一张照片中的人物的那种自豪感、骄傲感,也没有上一张照片里面那种民族服装。

所以我就想探索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我们所有的研究成果会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进行展览,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纽约现在还是大都市文化的中心,所以能够在这里展示关于乡村研究的成果是非常不寻常的,而且这也是我们第一次能够在纽约的机构里面花六个月的时间来做这样一场展览。并且这个展览不都是关于建筑的,还包括社会学和一些政治进程、政治现象。所以这个机会是非常吸引人的。古根海姆美术馆的空间是螺旋形的,这是它对于我们来说非常有吸引力的一点,因为这意味着我们不管采用怎样的叙述技术,这个博物馆的空间本身都会使得这个叙述变得具有连贯性。

另外,在这个博物馆里面,你看到的不仅仅是你眼前的,你会在观看过程中同时意识到周边的元素,所以它有非常强烈的、独立元素合成的感觉。

整个展览其实有点像电影剧本,里面会有一些独立的故事,有一些来自20世纪,有一些来自历史,有一些则与当下相关。这些故事来自所有大洲,并在这里以一种电影剧本的形式进行展示。

ppt上展示了古罗马、古中国两个地区在公元前同时期的人物和文化的对比,包括他们对于世界文化的感知,人们如何进一步发展自己,以及人们如何利用平台与其他人进行互动这种理想的理念,包括我们如何思考世界,如何书写诗歌,如何遇见朋友……这是与城市相反的一点,因为城市是非常繁忙的地方,而在乡村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生动。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古罗马和古代中国在同时期有着非常大的相似之处。对于我来说,这也是整个展览非常重要的基础,因为我认为我们忽视了乡村的这种属性——乡村可以给我们带来什么?乡村能够如何促进人们内在的发展?我希望可以进一步探索这种共鸣。

这是古中国的画面,体现了人们对于乡村一些概念的理解,另外一张是古罗马与古中国乡村形象的对比。其实“乡村”这个概念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尤其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很多过去生活在乡村的人,现在已经是城市居民了,而过去是乡村的地区现在已经变成了旅游景点,如今“乡村性”的整个发展进程也变得越来越狭隘。

之前我对于乡村非常不了解,我的建筑生涯是从80年代开始的,当时,特别是在西方文化当中,对于乡村的兴趣其实非常小。而在这个世纪初期,“乡村”这个概念对于政治家来说也在不断地兴起,政治家通过把乡村作为一种地域或者说领域,来实现自己的目标和野心,他们对乡村进行干预来应对一些问题,来加大生产,来增强乡村的潜力,来抵抗城市对于乡村的侵蚀,来缓解乡村的退化。所以在20世纪早期,“乡村”在政治层面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聚焦点。

所以如今在中国,乡村也一直是我们关注的焦点之一,比如历史上的一些乡村发展运动,还有我们传统乡村发展的情况,以及在毛泽东时期乡村的发展情况——那个时候的很多政治、学术理念在今天仍然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中国也在学术方面对于乡村如何发展进行了一些探索,包括如何根据中国自身特点保持“乡村性”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项目,它是一个1928年从德国开始的研究项目:如果把地中海的海平面下降100米,就能创造一些新土地。比如在地中海的北面是意大利,南面是埃及、利比亚、突尼斯,这些地方能够有新的土地诞生,也可以在非洲与意大利之间通过西西里建立桥梁;或者在地中海的两端都建立起发电厂,利用水位的变化,使地中海成为对欧洲、非洲非常有用的工具。我觉得这个项目是非常有意思的,这个概念把欧洲和非洲联系在一起了,这将使过去二百多年来的分离割裂状态得到很大的改善。

这是德国,他们对于乡村也很着迷,他们认为乡村体现了德国本质的精神,他们建立起公路系统,让每个德国人都能够到乡村去。十年后,美国人在思考赢得世界大战之后如何处理德国时,也思考了德国乡村的概念,思考了如何让德国人加入乡村。美国人提议在战争之后将德国的所有工业元素、城市元素消除掉,这样德国就会成为一个永远是乡村的地方。这也是被人们认为是美国对于欧洲人进行的一项战后惩罚,而这也是我们对于欧洲的一点理解。

五六十年代,欧洲就开始了一体化进程,但欧洲的一体化进程始终没有真正完全完成。为什么会样呢?一开始的时候,欧洲的农村实际上引入了很多更加具有生产力的机器,那时农业生产总体有了非常大的进步。欧盟建议对于整个欧洲实行统一的农业管理,但实际上欧洲在地形上并不是完全统一的——南北有高山、平地等等,统一的农业管理对于平地地区是有用的,但对于地形比较复杂的欧洲地区是非常有问题的,比如希腊或者意大利这样的地方。现在我们也可以看到在北欧和南欧之间也有一定的紧张局势,很多人认为这是一种金融方面或文化方面的紧张局势。但实际上这代表了整个欧洲南北之间地形在本质上的不同。

现在在乡村地区还有很多这样的生产机构,在欧洲和美国已经不常见了,但是在卡塔尔比较常见,一年之前,卡塔尔在沙特以及阿联酋之间的这些国家都进行了非常严重的封锁,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没有办法很好地发展自己的农村,基本上说,他们不到一周的时间就进口2500辆车,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通过自己的努力在乡村建立起了非常大的自动化工程,基本上在没有任何打断的情况下,这些国家通过农村的发展停止了对于其他国家的进口,完全使用自己国家的生产,我认为这是非常厉害的,因为这些国家基本上在一夜之间就完成了整个乡村的发展史,整个乡村变得非常智能化。

非常有趣的是我们作为西方的思想家,很多时候我们可能会忽略乡村以及乡村的这些现象,我们对于乡村的发展以及现象实际上是并不知道的,所以这是我们的一大缺陷。

对于中国,我刚才也说过,中国的乡村也是我们展览非常重要的一部分,Stephan Petermann通过这样的一个面板充分比较了过去50年中国与美国之间的不同,我们在这个图表上可以看到,中国在过去五十年中乡村的快速发展,而且可以看到美国的情况实际上是有所衰退的。基本上来说在国际背景下,我们看到了中国乡村的发展,并且我们在古根海姆隔壁的房间还进行了一定的展示,通过这样的展示,我们希望可以展示中国现在对于乡村的概念是什么样子的,以及一般的中国乡村可以进行怎样的发展。

我们考虑了不同情况的发展,包括生态文明、或是在乡村地区进行旅游产业的发展,换句话说,就是我们会非常具体地通过这样的展示来展示每一个中国农村是如何利用自然的资源存活下去的,而且我们会看一下中国各个乡村所采用的发展策略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除此之外,通过研究我们也非常惊讶地发现实际上中国对于乡村的重视是非常大的,而且我们看到中国政府也一直致力于促进乡村的发展,所以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样的展示来探讨中国乡村的发展会对世界造成什么样的影响。除此之外,我们也会展示一些现代的技术,比如说无人机、互联网、移动手机等等,展示这些现代技术是如何帮助中国农村实现新发展的。

其实最近在中国就算用手机,我也觉得非常吃惊,我们只用手机通过扫描的方式就可以知道我想要什么样的鱼,用手机可以做很多事情,这很大程度上缩短了城市与乡村的距离,而这也是在世界其他地方看不到的。这证明了现在中国正在非常积极地使用先进技术促进自己农村的发展,同时也证明了很多在毛泽东时期的宣传工作,已经不仅仅是宣传工作了,在大家的努力之下已经成为了现实。

住在中国,思考中国,我们一定要在世界的背景下来思考、看待中国。比如说这是中国在肯尼亚建设的铁路,我们看到通过使用各种各样的建筑结构,在保护肯尼亚的生态环境的同时也建立起了铁路。这是肯尼亚的乡村情况,我们刚一看到这些图片可能会思考中国建设的铁路和非洲农村有什么样的关系和影响?一开始看的话,铁路建设的影响是不可见的,但是就像刚才我提到的使用先进的技术,比如使用移动手机,将新技术——比如手机、互联网——应用到农业生产当中会带来非常大的发展空间,而且还会为我们带来很多创新,比如中国是如何使用先进技术促进自己国家的农村发展的。

但是这些新技术可能对于世界其他国家就没有那么明显,我们也看了在俄罗斯西伯利亚的情况,西伯利亚有很多的冻土,这很大程度上限制了西伯利亚基础设施的建造,而基础设施是可以促进城市发展的,但是现在在全球变暖的情况下,有很多的冻土、冰面正在融化,这带来了非常严重的影响。所以通过研究农村,我们可以更加直观地了解到全球变暖是不是真实存在的,以及全球变暖到底有多么的紧迫,通过对农村这样的研究,我们几乎可以非常直观地感受到全球变暖的情况,而且我们也会知道像这样的环境问题会为城市带来怎样的影响。

乡村研究意味着我们会去研究传统、自然、野生动物,我们也会研究气候变暖所造成的影响,除此之外,我们也会慢慢发现实际上乡村也出现了新的建筑形式,建筑本身就是一种艺术,我们会在环境当中通过这样的艺术创造的形式为人类建造一个住所,通过这样的方式让人们开心满意地居住,除此之外,人类可以在这样的居住环境当中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而且建筑的形式也可以丰富人们的社交生活。

同时,我们现在看到了有一种新型的建筑形式,比如ppt展示了内华达的新建筑群,硅谷就在这边,我们可以看到这里有很多基础设施,这对于硅谷是非常重要的,很多的服务中心和社区中心都是在这个区域内建设的,而且目前这些设施的建筑规模变得越来越大,它们的占地也会越来越大,这个区域现在已经像曼哈顿一样大了,所以你也可以把它称为所谓的城市。

但是我们知道这种城市里面只会有越来越多的箱型建筑,比如这个就是特斯拉电动车的生产工厂,但是你只从外面看的话根本不知道它是干什么的,从外墙看它就像一个箱子一样根本没有窗户,但是在这些建筑的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建筑模式,这些建筑模式可能是我们在其他地方都看不到的,我们在这里看到了一种全新的建筑模式。它满足了我们人类、机器以及机器人的所有需求,而且它也解决了工业生产对于机器的需求。所以我认为这是一种全新的建筑模式。但是对于这种建筑模式,我们并没有很好地了解它,我们的学习生活也没有让我们真的非常熟悉,甚至制作出这样的建筑模式,而且我们的学习也没有告诉我们应当如何把自己的力量贡献到这样的建筑模式当中。

我觉得我们也需要从各种各样的角度去看乡村,包括我们农业用地、工业用地到底在哪,我们可以通过卫星遥感,或者使用无人机这样的技术来观测农村各个用地到底在哪里,现在我们有越来越多的机会来提升农业生产的产量,而且农作物的收割对于农民而言,现在已经非常直观了。现在农民在进行农业种植的很多时候只要坐在屏幕后面使用高新技术就可以了。

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农村成为这样的实验室,就像ppt里展示的实验室,在这里可以用机器来模拟光合作用,当植物刚刚萌芽的时候,我们通过这样的模拟实验就可以知道这个作物的产量到底如何,所以说在未来我们会有越来越多类似的专业知识帮助我们提升农作物的产量。

所以,最初我们只是说我们的展览不是关注整个世界,而是关注12—15个世界范围内的场景的原形,这些就是刚才我们提到的场景,但是如果你把它做成一种拼贴——把这些我们所有探索的场景拼贴在一起,可以非常惊讶地看到,我们这个展览已经涵盖了很大的地方,我们可以建立起这些不同地方的联系,比如像在中国我们和央美合作,另外还有跟哈佛大学、荷兰瓦赫宁根大学的合作,而且在我们的合作当中,很多人都非常希望有这种合作,都非常希望能够更进一步探索乡村究竟意味着什么,在其他地方的乡村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所以这也让我坚信,我们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生活在城市当中,30年后城市的人口大概会上升70%-80%,但是我们并不一定就要顺着这个潮流去做,如果我们真的顺着这个潮流去做的话,它其实是一个更加疯狂的想法。基本上看,80%的人会居住在地表上2%的面积(城市),这是一个非常疯狂的想法——我们所有的人聚集在非常小的空间当中。而在世界上其他国家也能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最终这个趋势可能导致一些我们不是特别希望看到的结果。

我们看到现在很多地方人们都在重新探索、重新发现乡村,甚至进行所谓的乡村复兴,所以这就是我们所有的研究背后的一些初衷,谢谢大家。

“中国乡村新篇”展览闭幕学术研讨会嘉宾合影

 

 

主编/董慧萍

文/栾宁

现场图片、版面编辑/张悦妍

图片来源、速记/CAFA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文化乡建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