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乡建工作室负责人吕品晶教授专访

来源: vaii.cafa.edu.cn 时间:

吕品晶

中央美术学院党委常委、副院长、教授、CAFA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文化乡建工作室负责人。主要社会兼职: 中国美术家协会建筑艺术委员会主任;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城市设计专家委员会委员;教育部高等学校建筑学专业教学指导分委员会委员。

受访人:吕品晶(中央美术学院党委常委、副院长、CAFA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文化乡建工作室负责人)

采访人:董慧萍

时间:2019年10月31日

地点:中央美术学院

 

CAFA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吕院长您好,作为中央美术学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文化乡建工作室的负责人,可否请您谈谈工作室的最新的工作计划和工作成果?

吕品晶:我们正在筹备明年二月在古根海姆美术馆的展览,这也是我们三年前与库哈斯合作进行中国乡村研究的成果。这个成果实际上分为三个阶段、三年来做的:第一年在研究生教学中开展课题研究;第二年针对该课题开设高研班;第三年在本科工作室教学中开展课题研究。我们将三种不同层次的人才培养模式植入到这个研究中,因为我们没有具体的研究人员,所以只能结合教学,将本科生、研究生以及高研班学员组织起来,在大的研究方向之下展开教学。同时我们也希望将研究与教学更好地结合起来,通过教学来形成成果。我们正在做的是古根海姆美术馆展览的预展,目前本硕博都介入到了研究里。所以,该研究有形的成果是展览以及相关的衍生产物,无形的成果则是对学生的培养。

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乡村建设研究高研班”合影—国家艺术基金2019年度艺术人才培养资助项目

2020年2月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全球乡村展草图

雨补鲁村改造项目

 

CAFA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您觉得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文化乡建的原则和内涵应该是?

吕品晶:目前针对乡村建设的研究有很多切入角度,包括农业学、经济学、社会学、高科技等等,而我们希望能够依托美院这个平台,从人文艺术的角度来进行切入。我们在人文艺术领域是具有明显优势的,因为拥有更好的研究资源和人才积累。而我们所参与的乡村建设,也是结合建筑、规划、设计等本体专业来进行的,如此可把有形的建设与无形的建设结合起来,把物质形态的空间实体建设与非物质形态的文化艺术方面的乡村建设结合起来。不光着眼于目前的保护,也着眼于未来的发展。比如在帮助乡村脱贫攻坚、获得更多经济收入的同时,也要着眼于未来长久的乡村振兴,在保护好乡村传统文化的同时,也使乡村在文化、教育、人的精神面貌等方面有更好的发展。这样才是健康的、可持续的乡村发展途径。

 

CAFA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在文化乡建的项目过程中您有没有遇到一些难题?您又是如何去解决的?

吕品晶:我们的文化乡建注重的是对乡村优秀传统文化更好的保护,但这是村民很难理解的,因为我们觉得了不起的都是一些他们习以为常的东西。这种观念上的差异,带来了工作上各方面的困难,所以我们也要努力解决这些难题。比如在乡村里进行的各类非遗项目,也许只是村民逢年过节一起热闹的活动而已,但外来的人觉得了不起,可是这种活动又带不来钱,无法解决村民的实际问题,所以到底应当如何说服他们保护、传承自己的优秀传统文化,加强对自己民族的文化自信?不光是要喊口号,更要从实际行动给予帮助。比如我们这次借助国家艺术基金的经费在村里搭建了一个戏台,这可能是全县甚至全省唯一的布依族戏台,那么村民会感到自豪感,就会自然而然地多用戏台、多唱戏,他们就可以感觉到外界对他们传统文化的重视。同时,这种做法也可以把文化资源变为经济来源。

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人才培养—国家艺术基金2019年度艺术人才培养资助项目

板万村戏台模型

板万村改造项目

“民艺兴乡——非遗技艺扶贫与乡村振兴研讨交流会” 嘉宾与村民合影

 

CAFA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您作为中央美术学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文化乡建工作室负责人,您负责的项目可能成为全国文化乡建的风向标,您对未来中国乡村建设工作还有哪些期待呢?

吕品晶:期待就是在CAFA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的支持下,能够把我们已经做的事情更好地梳理、总结,能够得出一些从文化艺术的角度切入乡村建设的方法、理论以及成果。

普通乡村——爱园镇果园村改造课题

 

主编/董慧萍

文/栾宁

版面编辑/张悦妍

图片来源/CAFA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文化乡建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