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图像实验室负责人王川教授专访

来源: vaii.cafa.edu.cn 时间:

王川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发展规划处处长兼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处长、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副主任。2000年毕业于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昆士兰艺术学院,长期致力于对中国传统在当下社会生活中的存在形态研究,关注艺术与科技的跨学科趋势,强调将摄影作为一种视觉媒介展开探索。

受访人:王川(未来图像实验室负责人)

采访人:张悦妍、栾宁

采访时间:2019年9月20日

采访地点:中央美术学院未来图像实验室

 

CAFA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您作为中央美术学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未来图像实验室负责人,目前有哪些工作计划?进展如何?

王川:今年我们启动了“通州视觉记忆”的二期课题“小堡村艺术小镇”,由于有一期的基础,二期课题在工作方法、工作组织、工作效率以及工作重点的设定等方面都进行得十分顺利。因此,二期课题在图片设计上的配比要多于图像采集。二期课题研究出定帧连放的方法,这种构架是一期里没有的。该课题目前已提供在线观看,同时我们与旅游公司之间的合作也在推进。

我们的另一个课题是“重生——基于圆明园文物残片的数字化创新”,这也是学校比较重视的一个项目。圆明园作为历史公园与其历史资源并不匹配,亟需各方面的提升,目前我们已经开展了该课题的相关工作。另外,我们也将支持“北京国际摄影双年展”的筹备,这也对应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图像北京”的研究领域。展览将涉及城市视觉记忆的建构、城市文化历史资源的重塑与创新,也包括影像相关的国际艺术品牌。

如果要说工作进展的话,目前资金已经成为实验室工作推进的瓶颈。

“通州视觉记忆”课题

“重生——基于圆明园文物残片的数字化创新”课题现场

“重生——基于圆明园文物残片的数字化创新”课题地图

 

CAFA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就图像/摄影技术本身而言,您觉得未来图像发展会是怎么样的?

王川:我不会去正面回答它将是什么样,但是我们可以判断其走向,而走向一定从当下中有迹可循。比如我们实验室“通州视觉记忆”一期课题中引进的图像系统,这种前沿的图像技术几乎可以瞬时完成获得图像、处理图像、传播图像的整个流程。这实际上就代表着影像的发展趋势,它将是高度智能化、高度趋人化的,将具有极高的效率和极大的容量。

我们实验室把传统的档案性社会纪实与新技术结合起来,这是我们对新老技术系统的创新运用。我认为未来的摄影在快速走向人工智能的同时,一定是多元化的。不同阶段的反向激活会产生不同的结果,总体来说,影像这个媒介会变得多元化、变得丰富。所以我在央美影像教学方面提倡“抓两头”:一头是以暗房为代表的最传统的部分,另一头是以AI等新算法为代表的新技术,但二者的原理、想法是相通的。随着图像在技术层面变得越来越容易,对摄影的讨论也将延伸到围绕摄影这一行为的人,包括从事摄影的人、阅读照片的人、使用照片的人。这些关于人、社会、文化、文本等的研究都会被纳入到摄影的讨论中,也会构成它的新的学科内容。这是我对未来的两个判断。

“通州视觉记忆”课题展览现场

 

CAFA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作为中央美术学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未来图像实验室负责人,您认为实验室有哪些使命呢?

王川:未来图像实验室可能要承担一种承上启下的作用,它对于未来美院基于美术学科的新摄影学科建设和教学实践将起到先导和铺垫作用。我认为这谈不上使命,而是它承载的职能之一。高精尖本身就是和双一流紧密关联的,我们的实践、研究成果以及理论探讨、研究判断,都会成为未来摄影教学研究思想的组成部分。

 

CAFA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在人才培养方面,实验室在推动学院双一流建设方面起到了哪些作用呢?

王川:我认为目前实验室在人才培养上的起得作用还不够直接,但不得不承认,所有参与过实验室项目的研究生确实在对专业的学习、对媒介的理解、对技术的掌握等方面都有收获。但这与我理想的人才培养相差甚远,我认为工作室应该是项目制、课题制的,应该招募不同类型的学生,甚至包括理工科背景的学生。我们确实应该加强跨界的人才培养,但人才培养的基础是生源,而招生方面也存在着各种限制。

 

CAFA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您作为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的副主任,对中心未来有怎样的期待呢?

王川: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所有的愿景都基于实干。中心的管理目前还远不能真正为实验室工作室的课题执行提供有力支持和机制保障,这是当务之急。

空间数据——建筑改造课题

 

主编/董慧萍

文/栾宁

版面编辑/张悦妍、Miaom

图片来源/CAFA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未来图像实验室